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1)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1)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1)     

不死不滅16 可怕推斷

獨孤敗天道:“該來的總會要來,擔心也沒有用。” 魔祖嘆道:“確實如此。唉,‘名利’二字真是害人不淺啊,即便是達到與天地齊壽的武圣們也不能夠免俗。當年的野心家四處鼓吹造神運動,在有心人煽風點火下遠古武圣們一分二派大打出手,那么多的強者隕落。那真是一個天才凋零的時代啊,無數至強至大的武圣死在動亂中。” “是啊,后來的事情我雖然沒有機會參與,但逆天重生之后我從各種資料中發覺了那個時代的悲慘事情。那真是一個天哭地慟的時代,無數的強者卷入大戰中,身不由己,根本沒有選擇。沒有中立一說,只有支持造神與反對造神這兩股勢力,誰也不能超然物外。殘殺、殘殺、殘殺……每個人都殺紅了眼,不殺人便被人殺,流血的時代,英雄強者們隕落的時代!” 魔祖嘆道:“每當我想起當年的慘烈大戰都心驚膽戰,不怕你笑話,有很長一段時間,大概有數千年,每當我合上眼都會做噩夢,夢見那些死去的強者找上門來。那么多蓋世強者死的太不值了,冤魂太多了。若是沒有發生那場遠古大戰,我想今日的武學定會百家爭鳴,武學定會比現在強盛許多。” 獨孤敗天點頭同意,許多偉大的武學天才都在那個時代隕落,那是難以估算的重大損失。 “算起來老魔頭你已經非常強悍了,死去那么多人,你竟然還能夠活下來,可見想象你當時一身魔功強橫到了何等境界。” “啊,我能夠活下來算是僥幸吧,我自己都沒有想到。” 獨孤敗天笑道:“你不要妄自菲薄,能夠從死人堆中活著站起來的遠古武圣絕對是當時第一列強者。” 老魔王搖了搖頭,道:“你錯了,真正的頂峰強者都沖在最前面,他們所要面對的人也是最強者,越是強大的武圣越是兇險,沖在最前前面的人真正能夠活下來除非發生奇跡。” “呵呵,這樣說來,在當時你只是個小蝦米?” “我沒有說笑,確實如此。像我當年那樣的修為,能夠排到中等就不錯了,按理說我也不會活下來,只是開戰那一天正好是我哥哥的忌日,因此大戰時我遲到了一會兒,也因此沒有經歷到最慘烈的場面,故此僥幸活了下來。在當時,人人得知我那個天才哥哥的大名,我在那個時代默默無聞,人們只知道天才武圣大魔天王有一個弟弟,但是誰、修為怎樣,無人知曉,我算的上名副其實的小蝦米。” “在那個時代,大魔天王的確夠強,算的上頂尖強者之一,我一直想找他較量一番,沒想到他比我還要短命,竟然走火入魔而死,真是人生一大遺憾啊!” 提到大魔天王,魔祖臉上滿是崇敬之色,他嘆道:“天妒英才,以我哥哥當年的修為來說決不在光明武圣之下。他若是能夠活到現在,一定會創新出不少絕世奇功,我本是一個默默無聞的武圣,但自修煉成他創出的舍身成魔大法后已經不再懼怕任何一個人,這都拜他所賜啊。” 獨孤敗天忽然嘆了一口氣,道:“命運是殘酷的,每個人都會遇到一些非常痛苦、難以取舍的事情,未來……唉!” 魔祖一愣,沉聲道:“你好像知道了些什么,你有話要說嗎?” 獨孤敗天看著遠空,悠悠嘆道:“了解的越多,知道的越多,我越感覺心驚、感覺可怕。” “怎么講?” “在那遠古強者如林的時代,如果……我是說如果……所有人都贊成造神運動,那到底會出現多少神?” 魔祖想了想,道:“當時的遠古武圣若是加在一起總有上百人吧,如果當時所有武圣意見統一,毫無疑問會有數百個神,你問這個干嗎?” “如果上百人都成神,到底要聽誰的?” 魔祖還是不明白,沉聲道:“這個很難說,畢竟大家都是神,很難聽命于一個人。若是以武力來論的話也不好說,許多強者的功力都相差不多,實難分出輸贏。就是那幾個實力最強者,若是強迫別人聽命于他們,恐怕也會引起所有武圣的抵抗。” 獨孤敗天接道:“不錯,沒有人能夠獨自統率數百名武圣,其中的野心家若是想獨攬大權,你說他會怎么做?” 聽到這里,魔祖的冷流出來了,他感覺心中一片冰冷,感覺無比后怕。遠古那場驚世大戰,那場無數武學巨匠隕落的大戰竟然……竟然像是發生在一個巨大的陰謀之下! 獨孤敗天接著道:“一個人若想成為絕對的神,不可能容忍數百名絕代高手在旁虎視眈眈。若想成為真正的神,只是有殺死和神一般功力通天的數百武圣,到那時他才能夠坐的安穩。” 魔祖顫聲道:“你……你是說,在所有事件的背后……一直有一個人在推波助瀾,在導演這一切?“ 獨孤敗天搖了搖頭,道:“不是一個人,應該是幾個人共同布了一個巨大的局!” “這……太可怕了!”魔祖不寒而栗。 獨孤敗天嘆道:“可惜,后面的事情,我沒有親身經歷,不然一定能夠發現蛛絲馬跡,了解整件事情的真相。” 魔祖巨大的魔軀已經顫抖了起來,道:“究竟是什么人……這么惡毒?” “是誰還不能夠最終確定?我只是懷疑而已,但肯定不是一人所為。當年,兩派之所會那么快就分開大戰,肯定有人導演了這一切。兩派的發起者應該是一路人,他們即使不是罪魁禍首,也是重要的參與者之一。是他們率領兩派進行了一場毀天滅地的大戰,是他們造成了一場武學巨匠同時隕落的可怕結果。” 魔祖沉重的道:“太可怕了……這個推斷我真的不愿意去接受,但從當年的蛛絲馬跡來看,你的推斷真的極有可能!太狠毒了,不管是否贊成造神運動,都難逃一死,只有幾個未來的神能夠活下來,好惡毒啊!” “這個推斷也令我自己不寒而栗,當年布局的人太毒辣了,想要數百武圣同時死去,只有制造一個極大的矛盾,令數百武圣同時參戰才能夠達到這個效果。” 魔祖道:“嘿嘿,那些贊成造神的武圣恐怕怎么也不會想到自己只是人家的一個棋子而已,唉,說來所有武圣都是人家要消滅掉的棋子。你肯定已經猜到了些什么,說來看看。” “我那些胡亂猜想一點也沒有根據,說出來沒有任何意義。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光明武圣應該如我所料的那樣,還沒有死去。我有一種感覺,雖然我現在還找不到他,但他應該還活在這個世上。” 魔祖嘆道:“事情為什么會變的這么復雜,他當年就是你的勁敵,也是那個時代的最強大的武圣之一,不知道經過這么多悠久的歲月后他究竟達到了何等境界,想來一定可怕無比。 “上一次一時疏忽,沒有徹底殺死他,這一世我一定不會讓他再次落網,定會讓他魂飛魄散,靈識盡滅。”獨孤敗天的話語冰冷,但卻透著強大的自信。 魔祖道:“能夠策劃這樣一場驚天陰謀的人一定具有超強恐怖的實力,一個人肯定完成不了,你猜會有哪幾個人呢?” “最少應有三、五人吧。” 魔祖道:“既然他們當年的陰謀已經得逞了,為何一直沒有實施呢,既然是幾個實力驚天的武圣策劃了這場陰謀,那么他們必定會有完善的準備。他們一定保有強大的實力,在最后關頭消滅漏網之魚,可是我……卻活下來了,而彼岸那面也沒有太大的動作。” 獨孤敗天道:“既然我能夠在這么多年以后憑借著蛛絲馬跡推斷出,在那個時代也決不乏才智高絕的人物,我猜想有人洞曉了他們的陰謀,雖然沒有能夠阻止那場慘變發生,但卻能夠在最后的時候和策劃這場陰謀的人相抗,致使他們的造神運動難以實施。” 魔祖驚道:“你是說……有幾個實力足夠強大的遠古武圣存活了下來,一直在和他們相抗?可是我為什么從未感應到過他們呢?” “這一切只不過是建立在猜想上而已,究竟怎是否如此根本不能夠證實。如若真有這樣幾個人,幾萬年前你之所以感應不到他們,是因為你實力還不夠,你還沒有修成舍身成魔大法。現在你實力已經夠強了,但還沒沒有感應到他們,如若真有這樣幾個人,只有一個可能,他們現在一定進行了自我封印,不然以你、我現在的修為完全能夠感應到。” 魔祖若有所思,道:“原來如此,這樣說來,自古至今,那幾個陰謀者和那幾個發現陰謀的遠古武圣一直在較量?” “應該如此吧,想來已經沒剩下幾人了。” 魔祖道:“我記得當年那幾個最強者都已經死去了,我實在想不出是哪幾人策劃了那么大的陰謀,也實在想不出是哪幾個人在和他們相抗。” “我當初還確定光明武圣已經死去了呢,但他還不是活過來了,更何況那幾個策劃陰謀的人有意掩蓋真相呢,他們一定會制造戰死在那場大戰中的假象。”獨孤敗天意味深長的看了他一眼,道:“即便是早已確定死去的人也不一定是真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