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1)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1)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1)     

不死不滅25 結局

這天地間最強大的兩個武圣相隔百丈對峙著,洶涌澎湃的恐怖力量在方圓百里內瘋狂的肆虐呢,兩人的之間的虛空不斷破碎,又不斷復合。 慘烈大戰過后的后輩武圣此時僅僅余下八、九十人,這些人都是武圣中的絕頂強者,他們在遠方驚恐的望著這兩個如同神一般的至強存在。 殺不死的武圣,不滅的戰魂,這兩個最強的存在已經將對方的身體撕裂多次了,但他們誰也不能最終殺死對方,誰也奈何不了誰。 生死平衡盡窺生死之秘,在生與死之間找到了一個平衡點,從此步入真正的長生境界,外力難以殺死,自此之后稱的上不死不滅。 獨孤敗天和大魔天王都已掌握了生死平衡的訣竅,均達到了不死不滅之境。 除非有高于不死不滅境界的人出現,或者他們自己自殺,不然沒有人能夠殺死他們。事實上以兩人此時的修為來說已經無敵天下,這世間根本再也沒有人能夠令他們滅亡。 他們是自太古眾神消逝后的最強存在,已經稱的上半神。 這時大魔天王將軒轅真君的魔魂已經收回了體內,獨孤敗天也將逆天九劍收了回來。 “獨孤敗天我們還有必要打下去嗎,你我都應該明白我們現在已經是不死不滅之身,誰也殺不死誰,在這個世間已經沒有任何人再能夠奈何我們。” “你說怎么辦?” “我們合作吧,重現太古眾神時代,探尋那段不為人知的驚天大秘!”大魔天王眼中盡是狂熱之色。 獨孤敗天斷然拒絕,他雖然殺不死大魔天王,但決不可能和他走到一起。若是真和他合作,就意味要鏟除所有反抗的武圣,雖然此時天宇大陸進入彼岸的人已經死的差不多了。但在天宇大陸還有許多的后輩武圣,大魔天王若是想讓天宇大陸的居民信仰彼岸的神,第一步肯定要消滅那些留下來的武圣。 氣氛又開始緊張起來,強大的力量波動在整個天地間浩蕩,兩大絕頂高手即將再次大戰。 然而就在這時,一股劇烈的波動從數千里地之外傳到了這里,那是一股毀天滅地的力量,即便是相隔千里也能夠感應到大地在顫動。 獨孤敗天臉色大變,毫無疑問,這是遠古的老怪物在激烈的大碰撞,他們此時必定正在進行生死大戰。 大魔天王絲毫不在意,似乎根本不在乎己方的遠古武圣們是否會吃虧,他的臉上甚至泛起了一絲笑意。 獨孤敗天道:“大魔天王,我們一起去看看如何?” “好啊,反正我們兩人誰也殺不死誰,不如過去看看那幫老東西。”說罷當先飛去。 獨孤敗天回頭看了看天宇大陸的圣者們,直至此刻天宇大陸的圣者們僅僅剩下了五十余人。十七強者陣亡八人,此刻還剩下九人,雙方武圣中最前列的人都已死去半數,可想而知剛才的大戰是多么的慘烈。那八人之所以先許多后輩武圣死去,主要是因為遇到的對手實在是太強了,是彼岸的最頂尖高手。雙方早在數萬年前就曾大戰過,這次有好幾對老對手是同歸于盡的。 萱萱的師傅東海老人和老周伯沖也都已身受重傷,不過還好沒有生命危險。獨孤敗天隔空向兩人分別傳去一股大力,這是生死平衡中的生之力,瞬間將兩人的傷勢治愈了。 獨孤敗天又轉頭看了看八世傳人,這八人加上天魔的徒孫通天神魔總共九人,他們一直在一起,利用獨孤敗天傳給他們的逆天九轉大陣阻擋著一波又一波猛烈的攻擊,到最后他們并未受多重的傷。 獨孤敗天冷冷的注視著雙方的武圣道:“你們不要再繼續戰下去了,剩下的戰斗主要靠遠古武圣來定勝負。” 天魔看他要離去,張了張嘴,但又忍住了。獨孤敗天沖他點了點頭,一切不言中,而后飛身追隨大魔天王而去。 當獨孤敗天和大魔天王趕到數千里外的戰場時,這里的九人正打的昏天暗地,大地到處是龜裂的巨大溝痕,原本平整的大地被打出一片片數十丈、上百丈深的巨坑。許多地方都已噴涌出了地下水,一個個小湖被遠古的無敵強者們瞬間開鑿而出。 空間在不斷碎裂,滔天的魔氣涌動四野,各色罡氣布滿了整片天空,九條人影在空中快如閃電一般的相互穿梭著,一排排驚濤駭浪般的掌力鋪天蓋地,震蕩八方。 彼岸仿佛世界末日來臨了一般,肆虐的能量將彼岸大片美麗如畫的山林、平原破壞的慘不忍睹,大地仿佛被翻了過來,高山坍塌,河流改道,地貌大變樣。 這是一場災難性的大戰,若是再這樣戰下去,彼岸不算廣袤的土地必將全部化為沙漠,生機盎然的土地將不復存在。 九大蓋世高手完全沒有停手的意思,空中縱橫激蕩的劍罡,洶涌的魔氣,充斥在每一寸空間。 遠在數千里之外的近百名武圣深深不安,感覺到了一股來自靈魂的戰栗。似乎彼岸末日來臨了,極有可能被遠古的強者們就此毀滅! 彼岸和天宇大陸的武圣們此時沒有心情再大戰下去了,獨孤敗天說的對,最終的勝利取決于遠古武圣的大戰。這些武圣們相互看了一眼,一起向著數千里之外的大戰所在地飛去。 當他們來到大戰之地的百里外時便再也不敢上前了,至強的力量洶涌澎湃,整片大地都在慢慢塌陷。 這絕對不是錯覺,九人間的慘烈大戰,令大地在碎裂,地下水由開始時的汩汩而流到后來徹底噴發出了地面,大地在沉陷…… 魔祖五人對光明武圣四人,雙方實力相當,很難分出輸贏。毫無疑問,昏天暗地的大戰最終必會將美麗的彼岸徹底毀去。 此刻獨孤敗天和大魔天王臉上都不能夠再保持平靜,獨孤敗天不能夠再保持平靜是因為他看到了光明武圣,畢竟這是致使他當年身死的大仇人,沒想到他果然被人救活了,不用問也知道定是大魔天王找人救了他。 大魔天王不能夠再保持平靜是因為他看到了自己的弟弟,其實魔祖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中,不過他一直沒有去打攪弟弟的平靜生活。他知道自己這個弟弟,雖然脾氣暴躁,但人卻很正直,若是讓他曉得了遠古時期的真相,非和他拼命不可。 但事情已經到了如今這種地步,大魔天王知道不可能再隱瞞下去了,他看了看獨孤敗天道:“你想出手嗎?” 獨孤敗天毫無畏懼之色,道:“無所謂,你若想再戰下去,我奉陪。” “不,不是我們繼續大戰,我們不如達成一項協議如何?我們倆,一人對付一個遠古的老家伙,在一定時間內看誰先得手,如何?” 獨孤敗天皺了皺眉,道:“有必要嗎,我覺得你很無聊。” “我們彼此都不能夠殺死對方,何不進行一場另類的較量呢?不過有一樣,我們兩人誰也不能破壞對方的行動,只準各自出手對付選種的目標。” “好。”獨孤敗天應聲道,他身形電閃而去,徑直撲向了在空中縱橫激戰的光明武圣。 獨孤敗天滔天的掌力狠狠的向光明武圣砸去,巨大的力量將在空中大戰的九名武圣震的都搖晃了幾下。處在暴風眼中的光明所受的壓力遠遠大于別人,巨大的沖力直接將他席卷向了遠方。 獨孤敗天將他轟擊出了遠古武圣的戰場后,快速追擊而去。 直到這時,光明武圣才開始認真打量他。 “是你……你果然強悍,沒想到九轉的魔天竟然遠古的故人!” “不錯,是我。光明,你我之間的恩怨在今世、在今時來個徹底的了斷吧。”獨孤敗天滿臉平靜之色。 “好,我不信我從遠古修煉到現在還比不上你這個不斷轉世重復修煉的人。殺!” “殺!” 兩人同時怒吼,向對方沖去。 劇烈的能量波動掀起層層氣浪,浩蕩在天地間的巨大力量在方圓百里之內不停的震蕩,其他幾個遠古武圣受影響不得不停止了戰斗,遠遠躲開。而在更遠的地方,那些后輩武圣被這股突然涌現的大力生生掀飛了,不得不不再次向遠方飛去。 空中的兩條人影以肉眼難以看到速度在激烈的交鋒,從天上到地上,再到地下水中,兩人打的異常慘烈。獨孤敗天魔功初成,神威無匹,但光明武圣也決非泛泛之輩,乃是當年遠古時期的最強者之一,經過這么多年的修煉,修為更是震古爍今。 與此同時,大魔天王也從兩色云中露出了自己的身影,強大的氣息鋪天蓋地一般狂涌而出。 站在高空的魔祖頓時感應到了這股熟悉的氣息,他顫聲道:“大……哥……” 大魔天王嘆了一口氣,道:“你什么也不要不問了,什么也不要說了,一切都是我做的,我就是當年的幕后黑手。” “為什么?為什么!我不相信,大哥你這是為什么?!”魔祖怒吼著,咆哮著,數十丈的魔軀在劇烈的抖動著。 “唉,因為哥哥在探索一個驚天大秘,哥哥在與天做對。弟弟,我知道你很善良,本不想讓你了解我的事,沒想到最后你還是都知道了。我只想要你平凡而有平靜的生活下去,但現在……唉!” “大哥……我真的沒想到……” “弟弟。”大魔天王打住了他的話語,道:“為了讓你忘記現在的這些不愉快,哥哥要對不起你了。”說吧,他突然破碎了虛空,瞬間出現在了魔祖的頭頂,一掌印在了他頭上。 魔祖正處于情緒異常激動中,根本沒有想到大魔天王會對他出手,結果毫無防備的情況下,被一擊而中。 “大哥……你……”他眼前一黑,就此失去了知覺,數十丈的魔軀轟然倒了下去。 天宇大陸的那四名武圣剛要上前營救,大魔天王冷冷的道:“就是與天下所有人為敵,我無論如何也不會害我弟弟。” 四人相互看了一眼,止住了腳步。 大魔天王大喝了一聲,道:“魔神封印!” 一片耀眼的光芒自他的右手掌激發而出,向魔祖飛射而去,高大的魔祖在這片光芒的照射下逐漸縮小,最后變成了普通人大小。大魔天王一掌擊碎了虛空,而后將魔祖拋向了天宇大陸的魔域,最后再次拍了一掌,喝道:“百年魔封!” 他將魔祖封印在了魔域之內。 “弟弟,當你醒來的時候你會忘記一切,當你破除封印而出的時候已經過去了百年,雖然這百年你將飽受煎熬,但你會避免所有的動亂,我想百年后我已經達成所愿了吧。” 旁邊的幾個遠古武圣心中驚駭不已,沒想到大魔天王簡簡單單就將修為強悍的魔祖給封印了。就是彼岸對大魔天王有所了解的那三個遠古武圣也吃驚不已。 這時,獨孤敗天已經將光明武圣轟入了地下,地下水狂涌而出,兩人的戰斗,此時已經進入了尾聲。光明武圣雖然強悍,但也難以和已經達到不死不滅境界的獨孤敗天為敵。 他擊在獨孤敗天身上的掌力并不能有效殺傷對方,但對方的掌力卻掌掌令他吐血。 最后獨孤敗天逆天九劍齊出,九道百丈長的光芒自天而降,生生將光明武圣擊碎了。 “光明,這次我決不會給你再次重生的機會。”獨孤敗天高舉右手,大喝道:“魂飛魄散,靈識寂滅!” 一片奪目的光芒自他的右手發出,照向天際,光明武圣的魂魄被徹底攪散,一代強者就此寂滅。 場中,此時天宇大陸算上獨孤敗天還有五名遠古強者,彼岸算上大魔天王還有四名強者,雙方實力相差不多。 大魔天王沖著天宇大陸的五人道:“我再問你們一次,難道我們真的不能夠合作嗎?” 獨孤敗天和另外四人的神情已經回答了他,絕不可能合作。 大魔天王道:“你們看他是誰?” 說完,他將體內的軒轅真君的無意識魔魂釋放了出來,高達百丈的魔魂上頂天、下拄地,猙獰無比。 除獨孤敗天外,其余四名遠古武圣驚呼:“什么?一直沒露面的軒轅竟然……竟然被你殺了?!” 大魔天王道:“不錯,從遠古到現在,天宇大陸能夠抵擋彼岸一次又一次的進攻,主要歸功于軒轅,他的確是一個異常強大的對手。我和他從遠古打到現在,直到百年前才將他殺死。” 眼前的事實如驚天霹靂一般,震的四位遠古武圣說不出話來了,他們沒想到昔日的最強戰友竟然已經死去。號稱最強遠古武圣之一的軒轅真君竟然在百年前就被殺了,這令他們有些難以接受。 “軒轅真君都已經被我殺死,你們自問能夠比的上他嗎?” 獨孤敗天冷聲道:“大魔天王,不要吹大氣,剛才我們已經大戰過,你并不能奈何我。” 大魔天王冷笑,道:“獨孤敗天我若不是特別看重你,絕不會容忍你成長到現在,其實很早以前我就已經注意到你了。別以為我殺不死你,我隨時能夠突破不死不滅之境,只不過那種力量不是用來對付你的。但你若把我逼急了,我會不惜任何代價除去你。對于我來說,這個世上對手難求,我真不希望在武道從此寂寞。” “是嗎,我到想看看你還能夠突破到何等境界,大魔天王你來殺我試試看。”獨孤敗天怒發飛揚,升騰到了半空,和大魔天王對面而立。他實在憤怒無比,看著昔日的的朋友軒轅真君竟然變成了如此模樣,他心中的怒火燃燒到了頂點。 遠古武圣再次呈現出五對四的局面,獨孤敗天和大魔天王的上場,無疑將使這場大戰更加慘烈,接下來的戰斗極有可能會毀去彼岸。 獨孤敗天沖著百里之外那些觀戰的天宇大陸武圣喊道:“你們速速退回天宇,任何人都不準再踏入彼岸一步!” 幾十個武圣相互看了一眼,最后在東海老人和天魔等人的帶動下,破碎了虛空返回了天宇大陸。他們知道即使留下來也幫不上忙,與其如此還不如回去保存戰力。 大魔天王似乎對于彼岸武圣的死活根本不在意,并沒有下令要他們退出彼岸。 遠處的幾十個武圣似乎已經看出了不妙,一起向后退去。 九大強者之間的大戰終于爆發了,天崩地裂,怒怨沖天! 這是一場滅世之戰,這是一場武圣之間的毀滅之戰。 整個彼岸都在顫栗,天空破碎了,大地碎裂了,海水怒浪沖天,席卷了大地,這滅世一戰徹底將美麗的彼岸毀去了,彼岸被分割成幾塊小沙漠如海島一般矗立在大海中。 彼岸的后輩武圣們無一人幸免,全都死于九大高手的滅世大戰中。 天宇大陸的圣者們通過破碎的虛空可以清楚的看到彼岸發生的一切,每個人的心都在劇烈跳動,每一個人的靈魂都在顫栗。 九大強者的通天之能快可以比擬神了,遠古武圣的確是至強的存在,每一個人已經都快達到了神境。 后世稱一戰為末世神戰! 實力到了遠古武圣這般天地,的確可以稱的上通神,每一個人的實力相差并不是太懸殊,只不過境界有高下之分。九人中獨孤敗天和大魔天王雖然也曾經被人擊中,身受重傷,但他們已經掌握了生死平衡,達到了不死不滅之境,很快就能夠恢復過來。而其他七人則不能夠如此變態,七人的傷勢已經惡化到了極點,隨時有可能喪命。 就在雙方有可能同歸于盡之際,虛空破碎,一股磅礴的大力自天宇大陸透發而來。 八道人影如同八尊戰神一般,穿越了虛空,來到了彼岸。 為首之人正是在玉虛府和獨孤敗天有過一戰的轉世遠古武圣戰帝。 大魔天王有些吃驚,道:“是你們,你們居然又活過來了,好啊,果然是逆天強者!” 毫無疑問,這八人都是遠古時期的武學巨匠轉世重生。雖然每一個人戰力都已經不足原來的三分之一,但八人合在一起絕對是一股不可忽視的強橫戰力,尤其是眼前的緊要關頭,八人的加入就更顯得的更加無比重要了,足以令戰斗的天平向一方傾斜。 “大魔天王,你沒想到吧,我們這些老不死的還活著。我們一直在等待這個時刻,我們要為死去的那么多遠古強者們復仇!” “哈哈……”大魔天王突然狂笑起來:“這個世上已經沒有人能夠殺死我,來多少人都沒用,我已經掌握了生死平衡,達到了不死不滅的境界。” 彼岸的三個遠古武圣大驚,他們可沒有大魔天王的神通,在眾人的圍攻之下必死無葬身之地。 獨孤敗天周身魔氣繚繞,飛到了大魔天王的身前,擋住了他的去路,而后對身后的人道:“你們所有人合力那三個老家伙殺死,我來對付這個瘋子。” 天宇大陸這些老古董們知道獨孤敗天也已經掌握了生死平衡,當下不在為他擔心,一起向那三人圍攻而去。 四大遠古武圣加八大轉世武圣,合戰彼岸的三個遠古武圣,戰斗已經呈一面倒的趨勢,彼岸的三大高手再難以支撐,他們知道今日可能難以幸免了,完全放棄了防護,一派以命搏命的打法。 獨孤敗天冷聲道:“大魔天王,你看到了嗎,彼岸即將只剩下你一個人。” 大魔天王哈哈大笑道:“哈哈,知道我為什么放任彼岸的武圣死去,而不出手援助嗎?我在借助你們的手殺死他們,不然我自己早晚也要親自動手。” 殘酷的話語,令苦苦支撐的三個彼岸遠古武圣身形大震,天宇大陸的遠古強者們抓這住這個機會瘋狂向這三人發動攻擊,可嘆三大遠古武圣慘死在自己首領的一句話中。 天地間歸于平靜,彼岸已經徹底被毀去了。 此時所有人都轉眼望向對峙的獨孤敗天和大魔天王二人。 大魔天王冷冷的道:“我是殺不死的,在以后的歲月中,我可以慢慢的、一個一個的去殺死你們。” 除獨孤敗天之外,所有人都打了個冷顫,這個瘋狂的人說的到做的到,他們沒有掌握生死平衡,沒有達到不死不滅境界,絕對難逃脫大魔天王的毒手。 獨孤敗天看了看天宇大陸的那些最強者們,道:“你們所有人都退出彼岸吧。” 那些遠古強者張了張嘴想說什么,但卻說不出口。的確,他們留在這里,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大魔天王是殺不死的。 獨孤敗天道:“今日無論用什么方法,我一定要殺死大魔天王,你們所以人快快退走!” 遠古強者們深深看了他一眼,一起破碎虛空出離開了彼岸。不過每個人的心中都沉重無比,大魔天王太強悍了,已經算的上神了。獨孤敗天似乎……要和他同歸于盡,但這能夠嗎? 百圣大戰最后一戰,在兩個接近于神的人之間展開了。 此刻彼岸的陸地早已沉沒,大海在狂嘯,海浪不斷的自破碎的虛空沖入天宇大陸。 天宇大陸所有的圣者們透過破碎的虛空看著那最后的滅世戰,同時阻擋著穿越空間而來的猛烈能量流。 獨孤敗天黑色的長發變成了血紅色,滔天的魔氣籠罩在他的體外,他和大魔天王已經不知道打斗了多長時間。 最后兩人纏斗在了一起,獨孤敗天死死的掐著他的脖子自高空向大海墜去。 “嗵” 兩人沉入海底,但還在瘋狂的糾纏著,獨孤敗天推著他撞進了海底的地表之下,一直向地心沖去。兩人神功蓋世,地層的的擠壓,海水的壓力,絲毫能夠傷害他們。 最后大魔天王扭轉了過來,推拒著獨孤敗天沖出了地層,沖出了海平面,再次來到了高空。 “獨孤敗天你應該知道,我們誰也殺不死誰,不要再做無用功了。” “哼,誰說殺不死,我今天一定要殺死你。”冰冷的話語透著堅定的語氣。 “好,我看你怎么殺死我。” 這時獨孤敗天身上開始瘋狂向外涌動魔氣,整個天地間一片黑暗,滾滾魔氣籠罩了大地。 在黑暗中,獨孤敗天的身上閃現出八條魔影,每條魔影自他身體內幻化出來后,都在瞬間變成了高達百丈的不滅魔軀。 “大魔天王讓你看看我真正的實力!” 八尊神魔分八方守護在獨孤敗天的周圍,冷冷的注視著大魔天王。 大魔天王嘆道:“我說過,我們太像了,就連武學都相差無幾。哼,你有八尊魔魂,我難道沒有嗎?魔魂出體!” 隨著他的大喝,他的身體內涌現出十條魔魂,其中包括軒轅真君的魂體。 “大魔天王你果然罪該萬死,這十條魔魂只有一條是你的,其余九條都是遠古的武學巨匠,你竟然吞噬了他們的戰魂?!” 大魔天王冷笑道:“修煉的法門殊途同歸,你我的目標一樣,只不過所走的道路不同而已。不要隱藏了,我知道你十世必然修煉出了十條戰魂,將你的實力都展現出來吧。” “戰魂齊出。”隨著獨孤敗天話落,又有兩條魔魂出現在他的體外,十方魔魂鎮守十方。 大魔天王大笑:“哈哈,十魔齊出亂天地,我以為說的是我,沒想到你真的也有十魔魂。嘿嘿,看一看到底是我的十魔厲害,還是你的厲害!” 魔魂咆哮,聲震八方,天宇大陸的圣者們僅僅透過破碎的空間就已經感受到了那兩股滅世之力。他們知道,彼岸完了,徹底的完了,定會被兩人打的不復存在。 在獨孤敗天想方設法要與大魔天王同歸于盡時,清風帝國,通州城,地下宮殿,一道神光直沖天際。地下宮殿下的月神宮門戶大開,一個美麗絕倫圣潔無比的女子緩緩走出。 “我又活過來了……”她喃喃自語。 這是當年的情月,也是現在的司徒明月。 就在這時,明月突然感應到了獨孤敗天自彼岸穿越空間而出能量波動,她蹙眉道:“不好,他有難!” 她沖出了地下宮殿,感應到了外間的一切,瞬間她已經明了一切,傳說中的百圣大戰爆發了,獨孤敗天在和大魔天王進行最后一戰。 小魔女萱萱被他師傅封住了功力,一個人呆在小島之上,她已經將她師傅精心養的那些珍禽異獸消滅了個干干凈凈,但這也難以抑制住她滿心的不快之情。 彼岸傳到天宇大陸的陣陣波動,均被她感應到了。她急又氣,但就是沒有辦法離開這里,進入彼岸。 隨著時間的推移,獨孤敗天和大魔天王最后決戰時所涌動出的那股毀天滅地的氣息不停的涌入天宇大陸。 在這一刻,萱萱感覺自己渾身燥熱起來,似乎靈魂深處某些東西似乎在覺醒,一股圣潔的氣息自體內瘋狂涌出,直沖天際。 “咦,這是怎么了,我怎么突然會這樣啊?”原本聰慧、刁蠻的萱萱這時一下子迷糊了起來。 明月看到東海之上升騰起一股神光,神色激動無比,她喃喃道:“太好了,想不到世上還有一個太古眾神的后裔,大魔天王你死定了。” 彼岸的戰力絕大多數都是從天宇大陸選中的武圣,數萬年前大魔天王在天宇大陸發現那時的圣級高手情月竟然是太古眾神的后裔,震驚無比。 真神的后裔體內必隱藏有真神之力,雖然經過千萬年后這種力量雖然越來越弱小,但卻是這個世間唯一能夠威脅到圣級最強者的力量。當時大魔天王非常矛盾,有心除去情月,但又覺得可惜。最后開誠布公對情月講述了一切,要她作為彼岸在天宇大陸的神。說到底大魔天王是一個瘋狂的人,他想挑戰“天”,了解過去真相。但首先他要做的事情便是先超越神。他留下情月就是要讓她成神,他要看看神到底有多強,這是他的初級目標,最終他還是要“戰天”。 經過百般游說,情月終于答應作為彼此岸在天宇大陸的代言人,以月神的身份出現在天宇大陸世人的面前。 那是彼岸實現封神計劃的重要一步,但他們沒想到情月根本是在與他們虛以委蛇,最后叛離了彼岸。 明月飛快的朝東海飛去…… 獨孤敗天和大魔天王再次糾纏在了一起,兩人的戰魂也在糾纏著。在這一刻,他們已經破碎了無數個空間,來自無數空間的狂暴能量不停的涌入彼岸,彼岸即將徹底毀滅。 “敗天……” “小白,我們來了……” 獨孤敗天轉頭發現司徒明月竟然出現在彼岸,他感覺雙眼模糊了,不想沒到三年期他們就相見了。 當他看到萱萱也來了時,不禁笑了…… 大魔天王卻臉色大變,他知道明月是太古眾神的后裔,而她身旁那個小丫頭此刻也散發著同樣圣潔的氣息,這令他感到了一絲恐懼。 他揮掌向兩人拍去,巨大的能量帶動起猛烈的風暴,掌力如驚濤駭浪一般向前席卷而去。 獨孤敗天嚇的魂飛魄散,他知道明月和萱萱絕難抵擋遠古武圣的滅世一擊,他破碎虛空瞬間出現在了兩人的身前,將那股毀天滅地的力量導向了另一片空間。 “大魔天王你要對付的人是我,不要這么無恥好不好?” 大魔天王冷冷的注視著三人,沒有回答。 明月小聲道:“我們兩人是太古眾神的后裔,他害怕我們體內的神力,所以急著要先除去我們。” 萱萱一臉興奮之色,道:“沒想到我是神的后裔,嘻嘻,真是沒想到!小白你想方法纏住他,只要我和明月姐姐將神力打入他的體內,他就死定了。” 獨孤敗天聽了之后也振奮不已,道:“好,你們等著。” 大魔天王似乎早已猜想到了他們的行動,他根本不給獨孤敗天近身的機會,不斷攻擊明月和萱萱,使獨孤敗天根本不敢離開她們半步。即使這樣,兩女頻頻遭遇危險。 在大魔天王十幾道掌力連番攻擊下,獨孤敗天漏掉了一道掌力,終是沒能攔截住。這道狂暴的能力將兩女打的口吐鮮血不止,臉色慘白無比。 獨孤敗天發出一聲怒吼,十條魔魂伴隨著他的身影擋在兩女面前,快速向前沖去。 在魔魂激烈的沖擊、對撞中,獨孤敗天終于抱住了大魔天王。 但大魔天王卻無絲毫慌亂之色,他冷笑道:“你和我在一起,毀滅的神力不光會涌入我的體內,也會涌入你的體內,我看她們如何下手,嘿嘿……這個世間只有你能夠纏住我,但是……嘿嘿,她們下的去手嗎?” 兩女也一下子呆住了。 大魔天王接著大笑道:“除非我們兩個一起死,不然沒有辦法消滅我,嘿嘿……” 獨孤敗天雖然惱怒,但卻沒有辦法。 大魔天王接著道:“在這個世間,我已經無牽無掛,但你不同,你有著太多的牽掛,這兩女、你的父母、你的朋友……嘿嘿,還是和我合作,重現太古神話時代吧,不然……嘿嘿……” 獨孤敗天怒火涌起,但他真的感覺有些害怕,這個瘋狂的家伙什么都做的出來,他若是不擇手段,后果真的非常可怕…… 家人、朋友、眼前的兩女、天宇大陸的武圣們…… 這些人的身影在他面前不斷晃動,獨孤敗天在猶豫、在彷徨…… 考慮良久之后,獨孤敗天仰天大笑了起來:“哈哈,大魔天王你以為我像你一樣死在神力之下就永遠的消逝了嗎?你不要忘記我是誰,我是獨孤敗天,是這個天地間唯一一個不斷轉世逆天修煉的人。再死一次,對于我來說只是再轉世一次而已,沒有什么可怕,你則不同了,你若是真的死在神力之下,你便永遠消逝了,不可能如我一般逆天再生。” 大魔天王冷笑道:“不要自欺欺人了,毀滅性的神力要遠遠高于圣力,我們這個境界根本承受不住神力的攻擊,這樣被殺死,任何人都不可能再生。” 但此時獨孤敗天卻是滿臉笑容,沖著明月和萱萱大聲喊道:“你們還在等什么,還不快將神力引導出來,打入他的體內。” “可是……”明月眼圈已經紅了,若是這樣將神力打過去,獨孤敗天也會跟著消亡,她相信大魔天晚所說的話是真的,沒有任何一個武圣能夠在真正的神力攻擊下死后再生。 萱萱也語音顫抖:“小……白……” 獨孤敗天大怒:“我都已經說了我決不會有事,你們難道想錯過這個機會嗎?明月你可曾想過你的父母、你的三個哥哥、你的伯伯血帝,現在若不將這個瘋子消滅,他以后什么事情都干的出來,你不想你的家人受到傷害吧?” “萱萱你可曾想到過你的師傅,他把你養育成人,教你一身高深的武學,你不想他被這個瘋子殺死吧?” “這個瘋子決不會放過天宇大陸的武圣,也不會放過我和你們兩人的家人、朋友,因為我們三人是能夠給他直接威脅的存在,你們不想讓那么多的人慘死在這個瘋子的手中吧?” “可是……”兩女已經帶了哭腔:“可是……我們也不想失去你啊…… “我說過我絕對死不了,我答應你們即使現在我消亡了,但未來的某一天我一定還會轉世重生出現在你們的面前!快動手!快!”獨孤敗天怒吼著。 明月雙手顫抖著,解開了身后的包裹,取出一張黝黑的寶弓。 大魔天王開始時不相信明月和萱萱會動手,但此刻他有些拿不準了,而當他發現那張黝黑的寶弓時,他雙眼瞳孔急劇收縮。 明月沒有搭箭,只是將寶弓的弓弦輕輕來開了一點點,黝黑的寶弓開始泛出淡淡的金光。明月將體內的神力引導了出來,神力化成了金色的羽箭出現在了弓弦之上,隨著神力不斷注入,光箭越來越亮,同時天地間的精氣瘋狂向寶弓涌來,注入光箭內。 大魔天王再也不能夠保持鎮靜,驚呼道:“自太古神話時代就存在的后羿神弓?” 明月眼中含淚,道:“不錯,神弓一直藏在我的修煉之地————月神宮,月神宮是一處太古遺跡,大魔天王你死定了。”但此時,明月悲傷無比,她和獨孤敗天剛剛重逢,又要離別,而且可能是永別。 她舉著后羿弓,久久松不能夠松開弓弦,淚水不斷滑落。 獨孤敗天大吼道:“明月你還在猶豫什么?萱萱你和她一起拉弓!” 兩女面現悲戚之色,共同拉開了后羿神弓,淚水模糊了她們的雙眼。 這一箭要除掉瘋狂的大魔天王! 這一箭要帶走“他”的生命! 這一箭要還天宇大陸一片安寧! 這一箭要給她們留下永生的痛! “我答應你們,早晚有一天我會再次出現在你們的面前,快放箭!”獨孤敗天大吼呢。 一聲驚天霹靂,暴風狂涌,天地失色,金光撕破了虛空,瞬間洞穿了天地間兩個最強大的武圣。 “啊……” “啊……” 兩聲凄厲的慘叫響徹整個彼岸,透過破碎的空間傳到了天宇大陸每一個武圣的耳中。 所有的武圣透過虛空,看到了這悲壯的一幕,獨孤敗天和大魔天王這兩個接近于神的最強存在頃刻間爆碎,兩人體內那狂暴的能量瘋狂在彼岸內肆虐。 萱萱的師傅,在那兩股驚濤駭浪一般的巨大能量涌向二女時,將他們拖出了彼岸。 兩女如杜鵑啼血一般悲戚的叫著、喊著…… 生生世世…… 自此滅世一戰之后,彼岸徹底毀去了,成了一個充滿能量風暴的空間,再無任何生命跡象…… 結局一: 時光似水,三年轉瞬而過。 百圣大戰,無數絕世強者的消逝,終于換來了天宇大陸的安寧。武界迎來了一個朝氣蓬勃的春天,一切從新開始。 只是有一段凄美的愛情,令所有圣者都感到黯然神傷。 獨孤敗天這個天下第一魔,這個曾經被無數林人追殺,曾經大戰天下,與天為敵,逆天九轉的至強絕存在,為了消滅大魔天王,為了還天宇大陸一片安寧,拋卻了自己的性命,要求最愛的兩個女子親手殺死了他。 最悲傷的人當屬這兩個女子。 明月與萱萱這三年來悲戚無比,明月整日以淚洗面,沉浸在巨大的痛苦當中。本來活潑好動的小魔女萱萱也仿佛失去了生氣一般,整日渾渾噩噩,經常在夢中哭醒。 三年了,兩人在海外一座小島上過著與世隔絕的生活,謝絕一些訪客,將自己封閉在了孤島之上。心,則在當初出射出那一箭的瞬間就已經封閉了。 沒有什么比親手殺死自己的愛人更痛苦! 三年過去了,彼岸再也沒有敢踏入,這里涌動的狂暴能量即便是武圣中的最強者都難以承受。 這里已經成了名副其實的死地,再無任何生命跡象。 然而就在這一日,彼岸的狂暴能量旋渦中出現了一條淡淡的虛影。虛影似乎很微弱,他一次次的對抗著猛烈的能量風暴,在夾縫中掙扎,在夾縫中喘息…… 他一天一天的積聚著力量,直到三個月后他的形體才漸漸穩固下來。 “我回來了……” 時光匆匆,又過去了三年。 明月與萱萱心如死灰,悲傷已經消失,兩人再也沒有一絲情緒波動,似乎心已經死去…… 直到這一日,一聲驚天霹靂響在整個天宇大陸的上空,兩人的雙眼才有了一絲生氣。 虛空碎裂了,一股磅礴的大力自原來的彼岸,現在的死地狂涌而出,這令所有圣者震驚無比。 所有武圣都緊張的遙望著那片虛空。 “歷千劫萬險,縱使魂飛魄散,我靈識依在,戰百世輪回,縱使六道無常,我依然永生!” 一股霸絕天下的強大氣息充斥在天宇大陸的每一寸空間,令每一個武圣都感覺到一股發自靈魂的顫栗。 一道光影在天宇大陸上空傲天而立,十方靈氣一起向那里涌去。 明月和萱萱高興的流著淚水,口中喃喃著,飛快向那里趕去。 當她們趕到時,獨孤敗天已經重塑肉身完畢。 “敗天……你終于回來了……” “死小白你我恨你……嗚……” “是的,我回來了。當初我騙了你們,但在死前的一剎那,我覺得那樣太不負責任了。我怎么能夠就此一走了之呢?既然我答應過你們,我一定要做到,即便要經歷千劫萬險也要與你們重逢!” 十年后,一座美麗的小島之上,三個幼童在嬉鬧著。 “小月、小萱、小敗不要鬧了,快洗手吃飯……” 第一結局至此結束。 ※※※※※※※※※※※※※※※※※※※※※※※※※※※※※ 結局二:此結局包括第一結局。 十年匆匆而過,獨孤敗天的三個兒女一天天長大。 兩個妻子,三個可愛的兒女,還有可敬的父母,爺爺奶奶…… 這是一個幸福的家庭…… 獨孤敗天心中始終有一個秘密未曾對家人提及,那是大魔天王所透露出來的…… 那一日,太古神話時代遺留下來的后羿弓被明月和萱萱的神力灌注后,威力激增無限,神光箭瞬間將獨孤敗天和大魔天王洞穿了。 兩人身體皆暴碎,強大的神力不斷的撕扯著他們的靈識,但這兩個逆天強者不愧為最接近于神的人,兩股靈念始終不散。 ※※※※※※※※※※※※※※※※※※※※※※※※※※※※※※ 大魔天王嘆道:“獨孤敗天你果然是個人物,竟然選擇與我同死,唉,我們明明是同類人,都是反抗命運、逆天的人,為何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呢?唉!” “你的所作所為,我難以接受!” “你太善良了,成大事者不局小結。殺些武圣算的了什么,千年、萬年之后還會出現許多武圣。” “哼!”獨孤敗天冷哼了一聲,顯然不愿聽這個瘋子的胡言亂語。他冷聲道:“你說一說,你到底掌握了什么驚天大秘?我們都已經這樣了,不知道還能堅持多久,你就說出來吧。” 大魔天王道:“你說武圣之上還有什么?” “當然是神,不過現在早已不存在了。” “神之上是什么?” 獨孤敗天語塞。 大魔天王道:“是‘天’!,你可知道太古神話時代的眾神是怎樣消亡的?是被‘天’滅掉的。” 獨孤敗天道:“‘天’是什么?” 大魔天王道:“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太古眾神的的確確被‘天’所滅!” “你如何知道的?” “我發現了一處古神遺跡,經過艱難的翻譯,終于破譯了那里遺留的刻文,終于了解了一些真相。” 獨孤敗天漸漸的被吸引住了,忍不住問道:“到底記載了什么驚天大秘。” 大魔天王道:“神已經是上天允許的極限存在,一旦神過多,或者有超越神的人出現,就會招來‘天罰’,在‘天罰’面前任何神都不能夠幸免,都會被打入輪回,永世不能憶及前身。” 獨孤敗天道:“你不會是在說笑吧?” 大魔天王嘆道:“一切都是真的,刻文記載的一些事情已經被證實了。上面說在遙遠的西方,在大海的深處,還有一個和天宇類似的大陸,那里居住的人所修習的功法和天宇大陸上的武學有著本質上的不同。但兩塊大陸有一個共同點,都會出現‘天罰’現象。幾萬年前我曾遠渡重洋,去查探是否真的有這樣一個大陸。沒想到神文記載竟然是真的,真的有那樣的一塊大陸。” 獨孤敗天震驚無比。 “那里的人修煉的魔法著實是一種全新的修煉方法,有些類似于我們這里太古神話時代的修道者。” 獨孤敗天道:“那些神文既然已經被證實是真的,那……后面還有些什么記載?”他此刻真的被深深的吸引住了。 大魔天王嘆道:“太古神話時代的眾神并不是最先遭受‘天罰’的神,早在他們之前還數個神話時代,當然結果一樣,‘天罰’降臨,眾神消逝!” “什么?!” 大魔天王道:“萬古皆如此,而且還要永遠的繼續下去,除非有一天某個時代的人能夠破“天”、“滅天”。” 獨孤敗天道:“這就是你瘋狂開始的原因?” “不錯,我知道自己的實力還遠不如太古的眾神,但我只想得到一個答案而已,我只想知道那個‘天’到底是什么?” 獨孤敗天嘆息,此刻他了解這一切后,何嘗不想知道真相呢? 大魔天王道:“為了這一切,我從遠古時期準備到了現在,但……唉!” “你能成功嗎,即便是死去的眾神都不一定知道到底發生了什么,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想若不是那兩個女孩的出現,我會成功的了解到‘天’到底是什么,我會有和‘天’一戰的能力。” “你難道能夠超越神?” “是的,遠古數十位強者的龐大靈力被我封印在了彼岸的某個秘密所在,這次百圣大戰消逝了那么多的圣者,他們身上的靈力都會被吸引到那個封印之地。如果給我時間,我會將所有龐大的靈力吸收,瞬間超越神,向‘天’挑戰。” 獨孤敗天沒有言聲,大魔天王果然是一個瘋才,居然想出這種逆天舉動。 “一切都完了,在我身體碎裂的那一瞬間,封印破開了,巨大的靈力瘋狂涌了出來,不久彼岸將會化成一片能量風暴的海洋。” 獨孤敗天只發出了一聲長道:“唉!” 大魔天王道:“我不行了,我所遭受的神力比你重,希望你可以堅持下去。我相信一個新的神話時代就要來臨了,眾神將再現,希望你能夠發覺真相!” 大魔天王的靈識漸漸寂滅,但在最后關頭他突然大喝道:“我看到了未來……我看到了一絲真相,獨孤敗天,我的希望全都寄托在你的身上了,如果有一天你再墮輪回,我希望你那強大的靈識能夠幫助你憶及往昔的一切,不要忘記你是這天地間不斷輪回的最強戰魂之一!” 大魔天王就此消逝。 獨孤敗天不知道他是否真的看到了未來,更不知道他所說的“天地間不斷輪回的最強戰魂之一”是指從遠古到現在的十世,還是指更加久遠的、曾經消逝了的幾個神話時代! “輪回?我是逆天的最強戰魂之一?有一天我會再墮輪回嗎?” “爸爸吃飯了。”小敗打斷了他的沉思,獨孤敗天抱起六歲的小兒子,道:“乖,走,我們去吃飯。” 小敗天真的道:“爸爸,剛才我做了一個奇怪的夢,我夢到你去挑戰一個無法戰勝的存在,你……消失不見了,媽媽、姐姐、還有我非常想念你……” 獨孤敗天心中一顫,在小敗的臉上親了一下,道:“小孩子就知道做夢,不要和媽媽亂說這些沒用的話,知道嗎?” “知道了。” 獨孤敗天仰望蒼穹,他似乎看到一雙眼睛正在一眨不眨的俯視著他,他的心情有些沉重…… “大魔啊,或許你才是一個純粹的逆天者,我相信你也沒有死去……神話時代即將來臨,我相信如你我一般的逆天者終將一一醒來,也許再過千年、也許再過萬年、也許再過一個神話時代,那‘天’終將破滅!” “消逝的神魔在塵世輪回,我是誰?大魔是誰?在‘天’的眼中,我們只是他游戲的一個角色,我們只是一群可憐蟲!” “如果冥冥之中真有主宰一切的無上存在,我詛咒你,詛咒你同樣被他人掌控命運,詛咒你早晚要煙消云散!” 千年之后天宇大陸步入一個新的神話時代…… (結束) ※※※※※※※※※※※※※※※※※※※※※※※※※※※ 這本書的基調很灰暗,加之開始幾集缺乏吸引力,致使本書實體書(繁體版)銷量很差。迫于出版社壓力,不死不滅匆匆結尾,我無力改變什么。 各位讀者見諒!我也無奈 不死原本的設定里,彼岸是一個奇異的所在,很廣袤的一塊神奇大陸,那里有天使、有仙人、有龍、還有各種精怪……結尾匆匆,不容我去狗血了,呵呵。 沒有展現的設定,我放在了新書神墓中。開始時沒想過令神墓和不死發生聯系,但自己回頭看看不死,發覺如果就這樣結束,許多讀者心里可能會很失落。(還有一個原因,以前在專欄舉行過一個投票活動,大多數人要我寫續) 所以,為了給喜歡不死的讀者一個交代,我改變了想法,新書神墓會和不死有聯系。 第二結局的續為《神墓》,已經在起點上傳。續中的主角會憶及過去種種,但不會過多強調往事,點到為止。沒看過不死不滅的人,完全可以當新書看。 另,《神墓》主角開始時不會像敗天那樣豪氣沖天,狂的%¥¥。他是慢慢成長起來的。看過獨孤敗天戰天斗地,再看新書主角開始時挨欺負,委曲求全,老讀者可能不適應。 我只能說,我既然能夠寫出獨孤敗天那么狂的角色,決不會容忍我新書筆下的主角一直是一個軟腳蝦。早晚…… 另,換了一家出版社,《神墓》銷量很好,不會遇到不死類似情況。 ※※※※※※※※※※※※※※※※※※※※※※※※※※※ 簡單說一下神墓中的設定,數個神話時代匆匆而過,獨孤敗天所在的天宇大陸已經更名為仙幻大陸,大魔天王所發現的那個大陸已經更名為魔幻大陸,隨著時間的推移,兩個大陸相連在了一起,這便是神墓中天元大陸的由來。 ※※※※※※※※※※※※※※※※※※※※※※※※※※※ 真心感謝各位書友長期以來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