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07)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07)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07)     

第一章橫空出世

天宇大陸7840年九國大戰爆發,歷經10余年四國被滅,余下五國也元氣大傷,再無力征戰。五國統階級終于達成共識,簽署了互不侵犯的協議。 大陸一片蕭條,百廢待興。 7878年九國大戰已經過去了二十多年,余下的清風、拜月、漢唐、無雙和新明五國經過多年的休養生息,已經元氣大復。大陸百廢具興,一片歌舞升平的繁榮景象。 長生谷位于漢唐帝國境內,一年四季谷內始終郁郁蔥蔥,充滿生氣。 這里有一個古老的傳說,相傳遠古時期長生谷內住著一個蓋代魔君,此君一身出神入化的武功縱橫大陸,傲視當代,難逢抗手。 不知為何,魔君觸怒了仙人,一場仙魔大戰在谷內展開。魔君不愧為天縱奇才,居然將肉體凡胎修到了仙魔之境,強橫的實力另仙人都感到難以招架。 大戰持續了三天三夜,結果如何,無人得知。很久以后谷外居民才敢進來觀看,只見谷內滿目瘡痍,地上到處是殘枝敗葉,獸骨堆積如山。此后數十年谷內寸草不生,無絲毫生機,一片死寂。 大約又過了百年的光陰,谷內才慢慢的恢復了生機,重現了長生谷內一年四季郁郁蔥蔥、生氣勃勃的景象。 即使如此,再也沒有人愿意踏入谷內一步。 這些畢竟只是古老的傳說,隨著時間的推移逐漸被人們所淡忘。 7878年長生谷迎來了它的稀客,一家四口般進了谷內居住。 三個月后的一個夜晚,長生谷內年輕的女人要生產了,痛苦的呻吟不時從一間茅屋傳出,期間夾雜著老婦人的鼓勵和安慰聲。 一個年輕人在屋外走來走去,臉上盡是焦急只色。而一個五十多歲的老者靜靜的坐在院中的一把椅子上,神態說不出的悠閑。 “言志不要走來走去了,放心吧,沒事的。你娘生你的時候,我可沒你這么慌張。當時我在院中擺了一桌酒菜,自斟自飲,‘敬候佳音’。” 年輕人停下身來,笑道:“怪不得娘每次提起過去的事情總要數落您一番。” 正在這時一聲嘹亮的啼哭劃破了夜空的寧靜。 “生了,生了。”年輕人高興的幾乎跳起來,轉身就想跑進屋內。 但正在這時異相發生了,從小屋之中發出一道耀眼的血紅之光,血紅的光芒剎那充滿了整個長生谷。隨后耀眼的血紅之光直沖天際,星月之光都黯然失色。 年輕人驚呆了,老人也豁地站起身來。 與此同時大陸上數十位追尋武道極境的武者同時心存感應,齊望向長生谷的方向。 無雙帝國插天峰上一個白發蒼蒼的老人席地而坐,他身后站著一個英氣勃發的少年。 少年道:“師傅,那沖天的血光是什么?” 老人雙目神光湛湛,望著萬里之遙的沖天血光感慨道:“是不屈、是不服。” 清風帝國月光殿中一個老婦人喃喃自語:“殺戮來了。” 新明帝國的云煙閣內傳來低語:“一段湮滅的歷史。” 拜月帝國內一老者道:“破空飛仙。” 漢唐帝國有人道:“仙魔大戰。” 云山之巔,有人道:“不死不滅。” ………… ………… ………… 沖天的血紅之光持續半分鐘后,突然瞬間消失,無影無蹤。 年輕人如夢方醒,大叫一聲沖進茅屋。 只見他嬌弱美麗的妻子疲倦的躺在床上,而他的母親――――老夫人正在逗弄一個粉雕玉琢的小嬰兒,小嬰兒不哭不鬧,一雙烏黑明亮的大眼睛正在一眨不眨的望著他。 年輕人激動的叫道:“娘,這是我的孩子嗎?” “噓,小聲點。別把婷婷吵醒了,她剛生產,身體還非常的虛弱。” 年輕人緊張道:“婷婷沒事吧。” 老夫人笑道:“沒事,都已經當爹了,還這么毛躁。還不快來看看你的寶貝兒子,瞧,多可愛。” 老夫人臉上充滿了溺愛之色。 年輕人伸手接過小嬰兒,忍不住在嬰兒粉嘟嘟的小臉上親了一口。 “娘,剛才你沒看到一股沖天的血紅之光嗎?” 老夫人道:“竟說夢話,哪里有什么血紅之光,還不快把小寶貝抱出去,讓你爹看看。” 年輕人抱著嬰兒走出屋外,高興的叫道:“爹,是個男孩。” 老者道:“快,抱到我和你娘的屋中去,晚上濕氣大,小心傷了他。” 年輕人和老者走進另一間茅屋中,不久老夫人也走了進來。 小嬰兒一雙烏黑明亮的大眼睛骨碌碌轉來轉去,不停的打量三人。 老夫人道:“你們瞧,這個孩子多可愛,剛生下來就會認人了,而且不哭不鬧。” 老者面色凝重,“老婆子,剛才小寶貝出生時,沒發生什么奇怪的事情嗎?” “你們爺兒倆今天怎么了,竟說這些莫名其妙的話。” 老者道:“你有所不知,剛才發生了一些奇怪的事情。” 接著老者將剛才的事情詳詳細細的說了一遍。 老夫人聽的目瞪口呆,好半天才開口道:“剛才屋中真的什么事情也沒發生,根本就沒有看到什么紅光。” 老者道:“暫時管不了那么多了,她們母子平安就是好事。” 正在這時年輕人突然驚叫道:“啊,小寶貝手上有血。” 老夫婦兩人趕緊觀看,只見小嬰兒的雙手握成小拳頭狀,指縫間有絲絲的血跡。老者急忙將小嬰兒的小拳頭打開。只見兩只小手掌各有一個血字。左手“敗”,右手“天”。 老者喃喃自語:“左手‘敗’,右手‘天’,名字自定為‘敗天’。夠氣魄,夠狂妄。小寶貝你到底是何方神圣,居然手握凝血而生。” “爹,你在說什么?” “沒什么,老婆子你和言志趕緊收拾東西,我們連夜離開此地。” “老頭子你瘋了?婷婷剛剛生產,孩子又這么小,怎么受得了旅途的勞累呢。” “娘,爹說得對,我們必須馬上離開。剛才發生的異相必然會引起各方勢力關的注,不久就會有大批人來此察看。我們繼續住在此地的話,生活將不在平靜。” 老夫人道:“好吧,我去收拾東西。” “……敗天……手握凝血而生……逆天戰魂……逆天戰魂……” 老者獨自一人站在院中仰望天際,喃喃自語,幾乎不可聞。 次日,長生谷又恢復了往昔的寧靜。然而未過三天,它又迎來了大批的訪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