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5)     

第三章花樣年華

年華似水,似水年華,短暫八年飛逝而過。 這一年獨孤敗天十六歲,曾經的天才打架孩童、混混之王已經變成了一個英姿勃發的少年。劍眉虎目,鼻直口方,尤其是一雙眼睛如同黑夜的寒星一般明亮。比常人高出半頭的魁偉身軀,很難讓人想象這是一個十六歲的少年。 獨孤敗天站在鎮外的森林旁,他在等一個女孩,一個他深愛著的女孩,小時侯整天喊著要嫁給他的女孩―――司徒明月。 不多時,遠處飄來了一朵綠云,一個婀娜多姿的綠色身影眨眼便到了他的眼前。 “敗天哥哥。” 一個絕美的少女縱身投進了獨孤敗天的懷中。 曾經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如今已變成了亭亭玉立的如花少女。少女明眸皓齒,肌膚晶瑩如玉,美麗的如同仙子一般。 “敗天哥哥我好想你,可是爹爹不讓我出來,非要讓我將《明月心經》練到第七重不可,熬了一個月終于練成了。你想我了嗎?” 獨孤敗天笑道:“想,你再不出來,我就要去找你家老頭子拼命了。” 司徒明月嬌嗔:“不許說我爹爹壞話,我爹也是為我好。” “我哪敢說我未來的岳父壞話啊,萬一他知道了,把寶貝女兒藏起來,我去娶誰。”獨孤敗天笑道。 司徒明月滿臉幸福之色,從獨孤敗天懷中掙出道:“敗天哥哥,我們到森林中走一走吧。” “好呀。” 此時正是初夏季節,林內一片郁郁蔥蔥,婉轉的鳥鳴和偶爾受驚嚇逃逸的小動物更為森林增添了無限生機。這片森林不僅是獵人的最愛,也是獨孤敗天和他那些混混兒朋友們的寶地。在這里他們不僅有野味可打,還可以酣暢淋漓的拼斗,不受世俗的約束,這是一片屬于他們的天地。 獨孤敗天對這里熟的不能夠再熟了,而司徒明月卻很少來這里,主要是被乃父逼著在家練武。 如今佳人在伴,獨孤敗天少不了一番介紹。 “敗天哥哥,你為什么不拜我爹爹為師和他學武呢。” “他的武功很好嗎?” 司徒明月白了他一眼,“我爹爹好歹也是個次王級高手,在漢唐帝國這也算是少有的高手了,還不配作你師傅嗎?” 獨孤敗天學著她的腔調:“我岳父好歹也是個次王級高手,在漢唐帝國這也算是少有的高手了,還勉強可以作我師傅吧。” “討厭,大男人學女孩語調。” “月兒,小時侯我的確不喜歡武功,但隨著年齡的增長,我發現我開始慢慢的喜歡上它了。” 司徒明月高興的叫道:“好呀,你趕快拜我爹爹為師。你不僅可以學到武功,我們還可以天天呆在一起。” “月兒,你讓我把話說完,我是想學武,但我要學天下第一的武功,對于別的武功我只參考。”獨孤敗天一副豪氣沖天的樣子。 “可是你到哪里去學呢?” 獨孤敗天伸手從褲兜里將長條形的黑玉石掏了出來,“這就是我的師傅,我要的武功就在它里面。” 司徒明月滿臉驚奇之色,“敗天哥哥,這不是你打架時的武器嗎。我記得小時侯你用這塊黑石頭把我二哥的頭都砸出血了。二哥跑到你家去告狀,嚇得你天黑了都不敢回家。” 獨孤敗天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笑道:“月兒的記性這么好,連這點小事都還記得。” “我還記得是我央求我爹爹出去找你,把你送回家的,結果氣的二哥三天都不和我說話。” 獨孤敗天道:“還是我的小月兒乖,那小子打架輸了就賴皮。不過還真挺想他的,好久沒跟他過招了,什么時候把你二哥偷偷放出來?” 司徒明月笑道:“就知道打架,我可不敢再偷偷幫他逃出來了。上次就因為偷偷幫你給他傳了張紙條,結果被我爹狠狠罰了一頓。我二哥可是我爹爹重點培養的對象,對他比誰都嚴格。不過即使我幫他逃出來,你也不是他的對手了。” “切,他可是我的手下敗將。”獨孤敗天嗤道。 “士別三日,刮目相看。我二哥可是一日千里,而你卻只靠蠻力。一個在天天進步,另一個卻在原地踏步,結果可想而知。” 獨孤敗天道:“好,下次我用事實證明給你看。不過這塊黑石頭我還真是搞不懂它,它的秘密究竟藏在何處呢?” 司徒明月笑嘻嘻道:“好了,我們不說這些了,我新學了一套輕功,敗天哥哥你來抓我。” 說完,曼妙的身軀一下子飄舞而去,衣衫飄飄,像一只美麗的蝴蝶般飛進了樹林深處。 獨孤敗天在后面大叫:“好,我來了,看你往哪里逃。” 他健步如飛,隨后跑進了樹林深處。 森林里充滿了歡聲笑語。 太陽慢慢西沉,晚霞染紅了半邊天。獨孤敗天和司徒明月兩人坐在森林的邊緣,一起靜靜的望著落日的余輝,神態是那那樣的安詳。 司徒明月滿臉沉醉之色,“好美呀,真想讓時間停留在這一刻,永遠的停留。” “傻丫頭,時間怎么會停止呢。不就是火燒云嗎,我看也不怎么美。” 司徒明月嗔道:“真是不解風情的木頭,你就不會順著我說兩句好聽的話嗎。” “時間就是不能夠停止。” “你……”司徒明月氣的將臉扭向一邊。 獨孤敗天笑道:“時間當然不能夠停止,我還要和我的寶貝月兒一起相扶到地老天荒呢。” “壞蛋竟氣我。”說著伸出小粉拳在獨孤敗天胸前捶了起來。 夕陽西下,天色漸漸暗淡下來。 司徒明月將頭靠在獨孤敗天肩上幽幽道:“敗天哥哥,其實今天我想告訴你一件重要的事情。” “什么事情?” “過段時間我可能要離開小鎮了,我們家傳的武功不太適合女子修煉,我爹爹要送我到無雙國一位武學大師的門下去學藝。臨走時我可能來不及和你道別了,你一定要等我回來。等我,好嗎?” “好,我一定等你回來。” 一輪明月升了起來,皎潔的月光像大片大片潔白的羽毛灑在樹林中。 兩人回到了小鎮,臨分手時司徒明月轉身對獨孤敗天道:“敗天哥哥,你一定要等我,我長大后要嫁給你。”說完,逃似的跑開了。 “好,我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