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6)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6)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6)     

第四章微酸雨季

歲月匆匆,轉瞬間兩年飛逝而過。 今天司徒世家的二公子司徒傲月終于將家傳《明月心經》練到了第十一重。司徒驚云非常高興,拉著司徒傲月的手道:“兒呀,你十九歲就將家傳神功練到了第十一重,這在近百年來的家族史上都是少有的。如果以你這般速度修煉下去,到五十歲時就可以將《明月心經》練到第十八重的最高境界。到那時你就可以置身與帝級蓋代高手之列了,家族將在你手中發揚光大。” 司徒傲月望著父親激動的樣子,內心也充滿了沖天的豪氣。叱咤江湖、縱橫大陸、所向披靡誰不向往。尤其像他這般年紀,正是崇拜英雄,做英雄夢的年齡段。 “爹爹,我會讓司徒世家名震大陸的。” “好,你有這樣的志氣,我很欣慰。傲月,我放你們兄弟三人三天假,去吧。” “太好了,謝謝爹爹。我去告訴大哥和三弟。”說著轉身朝后院練武場跑去。 這也難怪,這兄弟三人足足有三個月未出過家門了。司徒世家對下一代要求極為嚴格。武功在相應的年齡段如果不達到相應的標準,是不準離家半步的。這就是為什么司徒世家行走江湖的人都是武功高強之輩的原因。 其實這一代家主司徒驚云的三個公子都是資質不凡之輩,他們的武功早已達到了相應的標準。但司徒驚云身為家主,對自己的子女要求極為嚴格,總是高標準要求,這三人在家族同輩中都是佼佼者。 老大司徒皓月今年二十歲,現已將家傳《明月心經》練到了十一重,是目前家族年輕一代的第一高手。老二司徒浩月十九歲,剛剛將《明月心經》練到十一重,隱隱有后來居上之勢。老三司徒泯月十六歲,和司徒明月是一對龍鳳胎,晚明月出生半個時辰。受年齡所限,剛將《明月心經》練到第九重,即使如此在年輕一輩中也算是高手 不一會兄弟三人從后院來到了大廳,老大身材魁梧,有一股陽剛之美。老二英挺非凡,一臉的帥氣。老三和司徒明月長得很像,非常俊美,如果化成女兒裝的話,也是個大美人。 “拜見爹爹。”三人齊向司徒驚云行禮,但臉上難以掩飾歡愉之色。 “起來吧。” “是” “你們三人這么急著出去,是不是去找敗天?” 三人點了點了頭。 “那個小打架狂如果再要求和你們打架,你們千萬要封住自己六成的功力。這個小子雖然身體強悍的不象話,但你們也已今非昔比了,小心別傷了他。” 兄弟三人點頭,司徒傲月道:“我們明白,上次我們三個人就讓著他的,不過這小子太可惡了。我們明明是讓著他,才會輸給他的。他居然還笑我們的武功沒有用,這次一定讓他吃些苦頭。 司徒驚云道:“敗天這個孩子,資質奇佳,簡直就是為武而生的。以前我還為他不學武而惋惜,現在看來我是杞人憂天了。” 司徒皓月道:“就那個打架狂?” 司徒驚云道:“不錯,憑我現在的修為終于感覺到了他體內的那股熊熊戰意,他早晚會追尋武道之路,也許他自己還沒有意識到罷了。” 司徒傲月道:“他真的有那么厲害?可是他年紀都已經這么大了,習武不晚了嗎?” 司徒驚云道:“他從小到大都在打架,身體筋骨早就鍛煉出來了,根本不晚。況且他不是普通的人,獨孤家果真沒有普通人。” 司徒泯月道:“我就知道姐夫不是一般的人,獨孤叔叔和獨孤爺爺難道也不是普通人嗎?” 司徒驚云叱道:“你姐姐還沒嫁給那臭小子呢。”接著又道:“孩子們,真正的高手往往默默無聞。你們要記住這句話,好了,你們出去吧。” 兄弟三人在家里悶了三個月,如今就像剛出籠的鳥兒一般,說不出的輕松愉悅。走在大街上,看什么都感覺新鮮。 獨孤家幾乎和他們家挨著,只隔一條街。司徒皓月和司徒傲月進門就大叫:“打架狂。”司徒泯月更是夸張,“姐夫,我來看你了。” 下人一看,是司徒家的三位公子,趕緊進去稟報,他們對于這些古怪的稱呼早已習以為常了。 不一會一個高大魁偉的的年輕人走了出來,足足比常人高出一頭半,十八、九歲的樣子。長眉入鬢,鼻直口方,尤其是一雙眼睛如同黑夜的寒星一般明亮。年輕人只穿著一條長褲,赤裸著上身,皮膚成古銅色,結實的肌肉如一條條筋龍般纏繞在身上,盡現力感。一條黑帶扎著頭發,長發隨意飄散在肩頭,狂放不羈,略帶飄逸,大有一副睥睨天下,惟我獨尊的氣概。 此人正是獨孤敗天,他剛剛睡醒午覺。 獨孤敗天壞壞的笑道:“原來是三個小舅子,恕姐夫迎接來遲之罪。” 司徒皓月怒道:“打架狂,我妹妹還沒嫁給你呢,就是嫁給了你,你也要畢恭畢敬的叫我一聲大舅哥。” 司徒泯月跑過去,笑道“姐夫,三個月不見,你更加英武不凡了。” 司徒泯月和他姐姐司徒明月一樣,從小就對獨孤敗天特別崇拜。盡管近年來功力大進,打架的功夫已經不在獨孤敗天之下,但還是對他無比崇拜。 “還是小舅子好,知道我永遠是那樣的英明神武。” 司徒傲月道:“打架狂,你少在那自戀了,當心呆會我們將你打的跪地求饒。” 獨孤敗天道:“二小舅子,你們要是不來的話,我真的要抓狂了。我剛剛學了點武功,正想找人練手呢,你們來的正好。大舅子,你火氣那么沖,呆會我幫你先瀉火。” 三人大奇,均沒有想到這個自小不愛習武只愛打架的狂人會突然開始學武。 司徒皓月忍不住問道:“你習武了,什么時候?和誰學的?” “就是三個學前吧,和我爺爺學了點大陸上通用的的三流武功,對付你們就個應該綽綽有余了吧。” 司徒皓月大怒:“打架狂,我們立刻到城外去較量。” 司徒傲月也道:“本來我們還想拜見一下獨孤叔叔和獨孤爺爺,現在看來只好呆會兒再見了。” 司徒泯月顯然對這種情況早就習以為常了,在旁邊笑嘻嘻的看著。 獨孤敗天道:“好,你們等我。” 說著轉身朝后院跑去,一會兒穿了一件上衣又跑了出來。 這是一個陽光明媚的春日,風和日麗,萬里無云。春風微微拂動,吹在身上暖洋洋的,使人覺得身輕氣爽。 路邊的小草嫩嫩的、綠綠的,垂柳輕垂綠絲絳,一切都顯得那樣的生機盎然。空氣中蕩漾著一股混合著泥土的草香,無處不顯著春意。 獨孤敗天一行四人已來到了城外,四人邊走邊聊。 這四人是打出來的交情,盡管司徒皓月和司徒傲月均比獨孤敗天年長,但小時侯沒少挨他欺負。直到有一天他不再欺負“弱小兒童”為止,而后因為司徒明月的關系更是“友上加親”。雖然到了一起不是斗嘴就是打架,但四人之間的友情是真摯的。 司徒泯月道:“姐夫,你到底學了些什么招式?” “多了,比如說野馬分鬃、金雞獨立,專門為大小舅子準備的甕中捉鱉,為二小舅子準備的守株待兔。” 司徒皓月大怒:“獨孤敗天,我再說一遍,我妹妹還沒有嫁給你,就是嫁給你以后,你也要叫我大舅哥,而不是什么小舅子。” 司徒傲月也怒道:“獨孤敗天,你現在別逞口舌之利,呆會讓你跪地求饒。” “好呀,真是迫不及待。” 幾人一路杠嘴來到了他們的打架圣地――――城外森林。 這時他們發現樹林旁坐著一對青年男女,神態親昵,女孩正在為那個青年擦汗。看樣子是趕路累了,在這里歇息。 獨孤敗天開始沒太在意,可是他忽然發現司徒世家三兄弟的笑容凝住了。他不由好奇的向那對男女望去,那對男女也正向他們望來。 “轟” 獨孤敗天如遭雷擊一般,腦袋一陣暈旋,思想一片空白,好半天才醒過神來。那個少女不正是他朝思暮想的月兒嗎,兩年未見,司徒明月出落的越發漂亮,美的讓人窒息。以前略顯青澀的小丫頭,如今已徹底變成了一個絕色少女,艷麗的容顏嫵媚多姿。然而朝思暮想的人卻和另一個年輕人親昵的坐在一起。年輕人英氣逼人,俊美異常。獨孤敗天明白了,背叛,曾經的愛人已經背叛了他。 司徒明月顯然也發現了這四人,表情尷尬的站了起來,想要拉那個青年人一起起來,卻又把手縮了回去。年輕人到是落落大方,很自然的站了起來。 “大哥、二哥、三弟。” “哼” 三人齊哼了一聲,他們三人沒想到會在這種情況下和司徒明月見面。司徒浩月和司徒傲月早將獨孤敗天看成了自己的準妹夫,司徒泯月更是人前人后的叫獨孤敗天為姐夫。獨孤敗天是司徒世家未來的女婿,早已是公開的秘密了,然而眼前的事實讓他們難以接受。 “敗天哥哥,我、我……” 司徒明月更顯尷尬,不知說些什么。 此情此景,獨孤敗天心傷欲碎。這就是曾經深愛著自己的女孩嗎?這就是自己深愛著的女孩嗎?這就是兩年前對自己千叮嚀、萬囑咐,要自己一定要等她回來的女孩嗎?這就是從小到大一直喊著:“敗天哥哥,我長大后要嫁給你。”的女孩嗎? 獨孤敗天聽到了自己心碎的聲音,曾經的點點滴滴一剎那全部涌上了心頭,一幕幕往事如在眼前一般。 一個粉雕玉琢的小女孩跟在少年的身后,聲音嬌憨而又甜美:“敗天哥哥,你慢點,我跟不上你了。” “敗天哥哥,你背著我。”小女孩爬到少年的背上,甜甜的笑了。 “敗天哥哥,我長大后要嫁給你。”小女孩語氣堅定,神情可愛。 一轉眼,小女孩變成了一個明艷的少女。少女躲到少年的是身后,伸手蒙上了他的眼睛,“猜猜我是誰?” 少女拿出香帕細心的為少年擦汗,嬌聲道:“敗天哥哥不要和他們打架了,陪我玩。” 少女嬌憨的依偎在少年的肩頭,“敗天哥哥我長大后要嫁給你。” 轉眼間場景又變了,明艷少女變成了一個美麗的姑娘,艷麗的容顏嫵媚多姿。同樣是在為一個年輕人擦汗,然而年輕人卻不是他,婀娜的身影和另一個年輕人親昵的坐在一起。 獨孤敗天的眼睛濕潤了。 “啊……” 他大叫一聲,飛快的朝小鎮跑去。他聽見司徒明月好像在叫著敗天哥哥,讓他停下來。他不敢停留,他怕司徒明月看見他眼中的熱淚,怕她聽見他心碎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