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1)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1)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1)     

第五章難忘初戀

司徒三兄弟轉身朝獨孤敗天追去,但司徒傲月追了幾步又停了下來。如果自己三兄弟都這樣離去,太不給妹妹面子了,畢竟這里還有一個“外人”。 司徒傲月來到獨孤家的時候,司徒皓月和司徒泯月正在獨孤敗天的房門外走來走去,獨孤敗天的母親陳婷也正好向這個院子走來。 陳婷已年近四十歲,舉止雍容,歲月并沒有在她姣美的臉上留下多少痕跡。“你們三兄弟怎么這么慌張,是不是敗天又惹了什么大禍?可惜他父親不在家,要不然狠狠的教訓他一頓。” 司徒泯月道:“嬸嬸,不是這樣的,我姐姐回來了。” 陳婷美目一亮,她早已將司徒明月當作了獨孤家的準兒媳。“真的,月兒回來了?你們是找敗天過去嗎?敗天,你怎么還不快開門,月兒回來了,你還不趕快去見她。” 獨孤敗天在里面應聲道:“不去,我想靜一靜。” 司徒浩月和司徒泯月長出了口氣,總算知道他在里面沒事,剛才他們生怕他做出什么傻事。 司徒傲月道:“嬸嬸,我們有話想對你說。” 陳婷也看出了不對,“你們三個隨我去大廳。” 四人來到大廳,司徒泯月才結結巴巴道:“嬸嬸,剛才、剛才我姐夫看到我姐姐……” 陳婷終于明白了怎么回事,柳眉不禁皺了一下。難怪兒子會有如此反應,獨孤敗天的性格她是知道的。平常遇到再大的事他也不在乎,但這件事情卻觸到了他的心窩。 “你們三人和敗天從小一起玩到大,他的性格,我想你們三人比我還要清楚。他表面看來狂放不羈,平常更是吊兒郎當,對任何事情都不在乎。但一旦認真起來,唉……這個孩子面對感情其實很脆弱。” 司徒皓月道:“我們知道他的性格,這件事情發生的太突然了。明月太過分了,我們回去會好好勸說她的。” 司徒傲月也道:“嬸嬸放心,我們回去以后會勸服明月的。” 司徒泯月道:“除敗天姐夫外,我不認任何人。” 陳婷苦笑道:“傻孩子,感情的事不是勸的,尤其是女孩子的心事,你們永遠也不會懂的。唉!順其自然吧。” 司徒世家的小公主司徒明月回來了,本來是一件大喜的事情。但與她同回的還有一個異常英俊的青年,司徒世家的長輩從他們的眼神怎能看不出二人的關系呢。本來比較熱烈的氣氛在比較尷尬的場面中草草結束。 剛剛過吃晚飯,司徒世家的三兄弟便跑到了獨孤家。 獨孤敗天的父親獨孤言志已回到了家中,三人來時他正在飲茶。 司徒泯月道:“叔叔,敗天姐夫還好嗎?” 獨孤言志對他這樣稱呼敗天早已見怪不怪了,笑道:“你這個小家伙,以后可要改改嘴了,不能再叫他姐夫了。” 司徒泯月撓了撓頭道:“除了敗天姐夫外,我不認任何人。” 獨孤言志只是笑了笑。 司徒傲月道:“叔叔,敗天他還好吧。” 獨孤言志笑道:“你們又不是不知道他的脾氣,生氣的時候比什么時候都能吃,現在正在廚房大吃大喝呢。” 三兄弟一聽,趕忙朝廚房跑去。進門一看,獨孤敗天正在鯨吞牛飲,一桌豐盛的飯菜已被他消滅了一大半,一壇酒也已見了底。 這些東西足夠三個人吃了,卻被他一個人裝近了肚子里,三人暗暗咋舌。 三人靜靜的看著他把飯吃完。 司徒皓月道:“敗天,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說好了。在家中,我們一直沒有機會和妹妹單獨談。” 獨孤敗天道:“不用多說什么,你們三人誰要敢和她說些什么,我和他急。” 三人是真的希望司徒明月能夠嫁給獨孤敗天,但偏偏發生了這種事情。 四人一時沉默起來。 正在這時下人進來稟報:“少爺,司徒小姐在您的房中等您。” 司徒三兄弟大喜,司徒泯月道:“姐夫,我姐姐回心轉意了,你快去呀。” 獨孤敗天站起身來,道:“來跟我攤牌了。”說完轉身大步向外走去。 “大哥,二哥,我們要不要去?” 兩兄弟相互看了一眼同時道:“我們還是先回家吧。” 人一生中最難忘也是最忘不了的就是初戀。初戀的感覺就象霧里看花,水中望月一般,朦朧但卻心曠神怡,讓人迷醉。 在房中,獨孤敗天又看到了這個讓他牽掛了兩年的曼妙身影。伊人依舊一身翠綠衣衫,姣好的面容略顯憔悴。 “敗天哥哥” 司徒明月一下子撲進獨孤敗天的懷中。 獨孤敗天站在那里一動也不動,任由她撲在自己的胸前。 司徒明月眼淚流了出來,“敗天哥哥,我知道我對不起你,我不該同時愛上兩個人,嗚嗚……” 大滴的眼淚落在獨孤敗天的胸前,淚水打濕了他的衣襟。 “你不知道這兩年來我有多么的思念你,而正在這時劉師兄走進了我的生活。而且,而且他為我付出了很多。我發現他身上有好多你的特征,同樣的不屈不服,同樣的堅韌。我開始把他當成你來安慰相思,誰知卻越陷越深,終于像愛你一樣的愛上了他。嗚嗚……我的心里好痛苦,嗚嗚……” 獨孤敗天任由她訴說,任由她哭泣,靜靜的站在那里一動也不動,一句話也不說。 當愛情已被分割為兩半,那還叫愛情嗎? “敗天哥哥,你說話呀,你打我吧。”司徒明月梨花帶雨,一臉的淚珠。 獨孤敗天緩慢的將她從自己的胸前推開道:“就因為他像我,你才喜歡他?” “他有理想、有抱負,他要在武林中闖出一片天下,他要大陸上做出一番事業……”望著獨孤敗天漠然的臉龐,司徒明月的聲音戛然而止。 獨孤敗天心中暗嘲:有理想、有抱負。我呢,一個混混兒,一個打架狂。 司徒明月驚恐的望著他,“敗天哥哥,你原諒我吧,你不要這樣。你給我一段時間,我會將劉師兄忘了的。” 獨孤敗天徹底的失望了,到這個時候她還在想著那個劉師兄。 “月兒,你不必自責。過去我們還小,根本不懂什么是愛情。愛情不僅是一種承諾,還是一種責任,它還需要兩個人的心永遠在一起。 你不必為過去的誓言耿耿于懷,那時你還小,還不懂得的真愛。而且我不能夠給你帶來任何的幸福。爺爺說我是逆天的戰魂,這輩子我是為武而活,為戰而生的,一生將充滿征殺。我現在的平靜生活只是暴風雨的前奏,一旦我走上江湖,那將是一條不歸路。 回到你的劉師兄身旁吧,我雖然只看了他一眼,但可以感覺出他是真心愛你的,他能給你帶來幸福。去吧,祝你們白頭偕老。” 司徒明月早已泣不成聲,“嗚嗚……不,敗天哥哥,我永遠也不要離開你。” 獨孤敗天再次將她從胸前推開,扶著她走出屋外,又走到大門。 獨孤家的下人驚異的望著面無表情的獨孤敗天和淚如雨下的司徒明月,全都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情。 獨孤敗天一直將司徒明月送到司徒世家的門口,才停身站住。 司徒明月滿臉的淚水,“敗天哥哥,我不會離開你的。” 獨孤敗天沒有說話。 “敗天哥哥你再抱抱我好嗎?” 獨孤敗天猶豫了一下,最終沒有動。 “敗天哥哥,你好狠的心。” 司徒明月淚如雨下,轉身跑進了院中。 獨孤敗天麻木的轉過身軀,朝自己家中走去。他的內心充滿了無邊的苦澀,當一段純潔的感情出現了污痕,他選擇了放棄,但他又感覺自己是在逃避。 初戀難忘。 難忘初戀,因為在那青澀中飽含熱情,在那無憂中藏匿童真,在那關愛中深顯純真。 難忘初戀,因為曾經的山盟海誓猶縈于耳,因為過逝的音容笑貌仍現眼前,因為往昔的心有靈犀至今未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