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1)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1)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1)     

第六章黯然

獨孤敗天的心苦澀到了極點,如行尸走肉一般回到了自己的房中。今天發生的事情太突然了,他沒有想到曾經和他海誓山盟的月兒會對他三心二意,他無法接受這個事實。他走進廚房,拎了一壇酒回到屋中,拍開酒封,一仰頭將一壇酒全灌到了肚中,躺在床上昏昏沉沉睡去。 第二天,天剛亮,司徒世家的三兄弟就跑到了獨孤敗天家中。 “敗天,醒醒,快醒一醒。”三人又搖又晃,終于將獨孤敗天弄醒。 司徒泯月道:“姐夫,你別睡了。我姐姐哭了一夜,今天一大早就收拾東西,要起身回無雙國去了。” 獨孤敗天驚的一下子坐了起來。 司徒浩月道:“敗天,你趕緊去追,要不然就來不及了。” 獨孤敗天呆呆的坐在床上,他想起了昨天晚上對司徒明月說的那些話。 “月兒,你不必自責。過去我們還小,根本不懂什么是愛情。愛情不僅是一種承諾,還是一種責任,它還需要兩個人的心永遠在一起。 …… 回到你的劉師兄身旁吧,我雖然只看了他一眼,但可以感覺出他是真心愛你的,他能給你帶來幸福。去吧,祝你們白頭偕老。” 他又躺在了床上,慢慢閉上眼睛。她就這樣走了,不僅是因為自己傷了她的心,更因為她心里真的有了那個劉師兄。 司徒傲月著急的叫道:“敗天,你趕快起來呀,再不起來就來不及了。” 三人動手將他從床上拉了起來。 獨孤敗天怒道:“你們放手,她的事與我何干?我已和她一刀兩斷,從此再沒有關系了。” 三人楞住了,像看陌生人一樣看著他。 “姐夫,你真的不再喜歡姐姐了嗎?” “她心里已經有了別人。” “可是昨天晚上,她明明和我們三人說,你已經不喜歡她了。” “我想要一份完整的愛情,如果一段愛情已經分為兩半,或有了污痕,還不如不要。如果再繼續下去,那將是一段畸形的愛戀,將在無盡的痛苦中結束。與其如此,還是趁早結束吧。” 司徒三兄弟默然。 “你們三人來的正好,我們昨天沒有打成架,今天繼續,就在我家后院。” 獨孤敗天硬拉著三人來到后院。 司徒三兄弟沒有用花俏的招式,也沒有用強勁的內力,完全像小時侯那樣,三個人一齊沖向獨孤敗天,用蠻力和他扭打在一起。 “乒乒乓乓” 院子里響成一團。 半個時辰后,四人都躺在了地上,一個個面目淤青。 過了一會獨孤敗天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看著他們三人淤腫的臉頰哈哈大笑了兩聲,接著又大哭起來,隨后又默然,轉身朝屋中走去。 三人面面相覷,一陣默然,隨后轉身離去。 在接下來的日子里,獨孤敗天似乎真的迷上了武學,整天和他父親學武。當然都是一些基本的武功招式。 近幾年獨孤敗天隨著年齡的增長,身體越來越強悍。幾乎是十天半月才去找他那些混混兒朋友打一次架,主要是每打一次架,混混兒們都要“歇上幾天”。現在他是三兩天便找他們打一次架,混混兒們叫苦連天。 此外,由于司徒明月的風波,司徒驚云特別允許司徒浩月兄弟三人每星期出來一人,陪獨孤敗天打架解悶。 獨孤敗天是在麻木自己,每次拖著遍體鱗傷的身體走到家中時,仿佛便感覺心靈的創傷好了一些。 終于在一次酒醉之后,他被一幫混混兒朋友架著走進了妓院。迷迷糊糊當中,他感覺有人在脫他的衣服。他一巴掌甩了過去,“啪”的一聲,打在了對方的臉上。 “啊” 一聲驚叫。 獨孤敗天睜眼一看,是個妖艷的姑娘。“你是誰?” “我是牡丹。” “這是哪里?” “這是立春院。” “什么?這是妓院?” “是……是的”牡丹望著獨孤敗天滿臉的怒氣嚇得哆哆嗦嗦。 獨孤敗天開使很憤怒,后來又釋然。這幫混混兒朋友,雖然不是很正派,但和自己的交情還算是真摯的。這些人和他的感情是從小到大打出來的。他們一定是看自己這些天太過苦悶,想讓自己“放松”一下,不過有些過分了。 “你叫牡丹?” “是的。” “你們這里除了陪客人睡覺以外,還有什么服務?” “陪客人喝酒,給客人彈曲唱歌。” “好,你就給我彈唱一曲吧。” 牡丹懷抱琵琶,邊彈邊唱: “長相思,在長安。 絡緯秋啼金井闌,微霜凄凄澹色寒。 孤燈不明思欲絕,卷幃望月空長嘆。 美人如花隔云端。 上有青冥之高天,下綠水之波瀾。 天長路遠魂飛苦,夢魂不到關山難。 長相思,摧心肝。” 歌聲哀婉,獨孤敗天心中大慟,這正好勾起了他心中的那縷憂思。聽了這首歌曲之后,他心有所感,感覺心里舒服了許多,這首歌曲好像唱到了他的心里。 自此之后,長風鎮多了一個浪子,經常流連于立春院。熟悉的人知道獨孤敗天只在立春院喝酒聽曲,不知道的人都以為他徹徹底底的變成了長風鎮的混混兒之王。 消息終于傳到了他家中,他父親狠狠的教訓了他一頓。陳婷著獨孤敗天身上的傷痕,內心痛惜無比。 “孩子,當你經歷過愛人與被愛,學會了愛,才會知道什么是你需要的,也才會找到最適合你,能夠相處一輩子的人。但很悲哀的是在現實生活中,這三個人通常不是同一個人;你最愛的,往往沒有選擇你;最愛你的,往往不是你最愛的;而最長久的,偏偏不是你最愛也不是最愛你的,只是在最適合的時間出現的那個人。 理想與現實很難重合到一起,你太感性了,你要學著改變。你不是一般的人,你不要忘記你爺爺和你說過的話,你這輩子可能要走一條艱辛的不歸路。也可能是一條前無古人的光明大道,這輩子你注定了不凡,可能要經歷種種磨難。怎么能為小小的兒女私情而整日憂思呢。” 這些話在獨孤敗天內心掀起了驚濤駭浪,過了好長時間他才如夢方醒。“娘,我明白了。” “去吧,你爺爺探望老友回來了,他在后院等你。” 獨孤敗天的爺爺獨孤飛羽已經年近七十歲,鶴發童顏,飄然若仙,很有一派出塵的味道。 “爺爺,你找我?” “呵呵,乖孫兒。聽說你最近吃喝嫖賭樣樣都精通了,真是青出于藍而勝于藍呀,和我年輕時有的一拼了。” 獨孤敗天不禁臉紅了起來。 “我找你只想告訴你一件事,你出生時,耀眼的血紅之光直沖霄漢,手握凝血而生,左手‘敗’,右手‘天’,名字與生具來。這意味著什么?你今后可能會發生好多事啊……不要因小小的失戀就意志消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