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1)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1)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1)     

第七章嗜武狂人

以前他曾偷聽過他爺爺自言自語的叨咕他是什么逆天的戰魂,一生充滿征殺。當時他的內心非常的震撼,而此刻他明白了自己出生時居然出現了那樣的異相,內心的震撼較上次要強烈上百倍。 “原來爺爺以前也是猜的,到底我將會有怎樣的一個人生,誰也不知道。”獨孤敗天心中暗暗思量。 “手握凝血,敗天……敗天。” 他發現,每當他念道“敗天”兩字時,他體內的血液流動就加快起來。 “敗天,敗天,敗天,敗天……” 他不停的大聲念。 他感覺自己的血液沸騰了,一股滔天的戰意自內心升騰而起,仿佛神佛擋在眼前,也要他們煙消云散。 他趕緊閉口,“嘭嘭”跳動的心臟好半天才平復下來。 這一晚他睡的特別安穩,司徒明月給他造成的心傷好像一夜之間好了許多,同時內心強烈的涌起了對“武”的渴望。 第二天一大早,獨孤敗天就跑到后院找到正在練功的獨孤飛羽,道:“爺爺,我要學真正的武功,我要成為強者。” “孩子,你終于肯認真學武了,你終于覺醒了。在教你武功之前,我先給你簡略的介紹一下咱們的家族和家族武功吧。 我們是一個沒落的武林世家,千年前一代武圣獨孤戰天橫掃天下的威勢早已不復存在。千年前的輝煌已成明日黃花,武林中已沒有人記得獨孤家了。如果有人還有印象的話,也只是記住了獨孤戰天這個名字。 老祖獨孤戰天無敵天下的武功盡在你褲兜的黑玉石當中,只有一句精神烙印,‘盡學大陸三流武功,終將大成。’可惜無人能參悟透。我猜測,其中另有玄機,只是還沒有人能夠領會。 外人以為我們獨孤家早已沒落,已經不復存在。其實不然,我們獨孤家傳呈于老祖獨孤戰天之手,身體里的血脈是不敗的傳呈。雖然有幾百年,家族的先輩執意追求黑玉石的秘密,最終卻一無所獲,使家族一落千丈。但三百年前家族又出了一個傲世天才,自創神功《明王不動》,一舉成為當時的絕代高手。 但此套神功講究修心養性,功力越深,越不愿沾染凡俗武林中事,只喜歡游戲于凡塵或笑傲于山水。這就是獨孤家為什么越來越不為外人所知的原因。” 獨孤敗天聽得目瞪口呆,好半天才回過神來。 “爺爺,趕快教我《明王不動》吧。” “不行,這套武功,你以后可以參考,但現在絕對不能學,以后我每天給你講基本武功的要義。” “為什么?”獨孤敗天大叫。 “我說過《明王不動》講究修心養性,功力越深,越不愿沾染凡俗武林中事。這與你的本性向悖,心性不符。你不僅難以將它練到大成,而且還有可能傷了你自己。” 獨孤敗天一臉落寞之色。 獨孤飛羽笑道:“孩子,不要失望,強者的武功需要自悟、自創。爺爺相信你也是一個傲世天才,總有一天,你會創出一套屬于你自己的武功,成為一個蓋代高手。” 獨孤敗天一掃臉上的不快,露出強大的自信的微笑,“爺爺,謝謝你的鼓勵。我一定會創出一套屬于我自己的武功,我要讓全大陸的人都知道獨孤敗天這個名字;我要他成為不敗的代稱;我要讓他成為一種信仰。” 獨孤敗天神采飛揚,一臉霸氣,大有睥睨天下,惟我獨尊的氣概。 獨孤飛羽暗暗心驚,不知道他這個孫子走上江湖以后,給大陸帶來的是福還是禍。 自此以后長風鎮多了一個嗜武狂人,這個嗜武狂人就是獨孤敗天。從混混兒到身高體壯的猛男,還有稍微會兩下子的武夫,都被他挑戰了個遍。從此以后,“長風鎮是男人就要繞著獨孤敗天行走”,這句話成了公理。 獨孤敗天終于將目光瞄向了司徒世家,司徒世家的家規不允許青年高手隨意離家,終于惹得獨孤敗天找上門來。 司徒世家興起于百年前,百年來逐漸壯大,家族高手無數。從未有人敢上門挑戰,今天破百年之例,對門家一個十八歲的孩子打上門來了。家族長老哭笑不得,這個武狂,他們是從小看著長大的,怎么不了解他的稟性。他們不好意思出手教訓他,只好叫家族中的年輕人出面和他動手,想讓他知難而退。 讓他們驚訝的是,這個曾經的打架狂,現在的嗜武狂人,居然將司徒家的好幾個年輕人都挫敗了。 獨孤敗天身體的強悍,他們早就知道,正是憑著這一點,他過去才成了長風鎮的孩子王,打架天才。然而已過去多年了,司徒家的孩子們早已學了一身家族的武功,居然還被他打敗了,讓他們大吃一驚。 司徒驚云和家族中的長老們終于發現,獨孤敗天之所以會勝,除了憑借他強悍的身體將力和速度發揮到恐怖的地步外,他將施展的三流武功的招式要義揮灑的淋漓盡致。極為普通的招式卻往往有化腐朽為神奇之效,往往就是一記普通的野馬分鬃,卻有如神來一筆,妙到毫巔,如羚羊掛角,無跡可尋。 司徒世家的長輩不得不嘆服,這個人就是為武而生,為戰而活的。此子對招式要義的領悟已超出了他的武功境界的限制。化腐朽為神奇,往往是宗師級的王級高手對武的禪境有了深刻體悟的必然結果,而獨孤敗天僅僅以一個三流身手的身份,便能有此成就,足以自傲了。 最后,司徒驚云不得不讓他的三個兒子司徒浩月、司徒傲月和司徒泯月分別上場,與他較量。這三人很狡猾,直接憑借深厚的內力和他硬撼。任獨孤敗天對招式要義領悟的多深刻也不管用,他們的作戰方式到是和獨孤敗天小時侯打架時慣用的伎倆相同,以蠻力取勝。 總算將獨孤敗天打發走了,家族的長輩們長長的出了口氣,但內心的震撼卻久久不能平息。他們知道此子他日必非池中之物,總有一天會一飛沖天。 可是第二天獨孤敗天又找上門來了,司徒世家從此不再寧靜。 為了不使家中被鬧的雞飛狗跳,青年弟子無心練武。司徒驚云不得不特準司徒皓月三兄弟可以隨時陪獨孤敗天比武,但有一點,就是不能在司徒世家中比試。司徒三兄弟等于獲得了自由身,對獨孤敗天的感激之情真就好比滔滔江水,綿綿群山,感激不盡。 又是一年花開時,又一年過去了,獨孤敗天深深的愛上了武。內心司徒明月的影子越來越淡,只是在想起她的時候有些心痛。 初戀似一首詩,清新,文雅而又有格調;初戀像一支歌,輕快,激昂而又有節奏;初戀若一曲詞,婉約,深情而又有蘊意。 獨孤敗天深深的感覺到,他過去太沖動了,太沒有自制力了。即使司徒明月真的背叛了他,他也不應那樣頹廢。 他覺得無論因何分手,他都應當豁達的正視初戀,畢竟是她給了他第一次的異性的溫暖,第一次給了他真切的關愛,第一次給了他對愛的激昂與追求。下次再見到她時,也許可以坦然的面對她了吧。想到這,他的心又有了絲絲隱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