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5)     

第八章混混大戰

歲月匆匆,又是一年花落時,這是一個初夏的季節,獨孤敗天已經十九歲。 今天長風鎮外的森林里熱鬧非常,因為獨孤敗天要在這里進行長風最后一戰,不久他將踏入江湖。鎮上的混混兒們早早來了這里,等著觀看一場龍爭虎斗。 不久司徒世家的三兄弟和獨孤敗天也來了。三兄弟中的老大司徒皓月更顯魁梧,強壯的身軀足足比常人高出一頭。老二司徒傲月更加帥氣,英氣逼人。這一年來三兄弟中變化最大的是司徒泯月,可以說“出落”的越來越“俊俏”,成了一個絕美的男人。如果他要穿上一身女兒裝,絕對要羨煞一幫女孩子。獨孤敗天面對他時,往往會想起司徒明月,二人太像了。 一年來,獨孤敗天更顯魁偉,比司徒浩月還要高出半頭。長發隨意飄灑在肩頭,一臉懶懶的笑意,仿佛什么都不在乎。但雙眼眨動間,偶爾會露出懾人的霸氣。整個人站在那里,像是一個狂放不羈而又略帶飄逸的矛盾統一體。 四人四種不同的氣質,無論走到哪里都會成為眾人的焦點。 混混兒們呼啦一下子將四人圍在了當中。 一個混混兒道:“四位老大,什么時候比武,我們簡直要望眼欲穿,望穿秋水,忘乎所以……” 司徒皓月道:“望你個頭,我們四人都沒急,你急個屁。真是皇帝不急,急死太監。” 獨孤敗天懶洋洋道:“兄弟們,既然你們這么著急,我就讓你們看看我獨孤敗天怎么收拾這三個月亮。” 司徒傲月道:“狂人,來吧。” 司徒泯月也道:“姐夫,呆會兒你可別求饒。” 司徒皓月早已等不急,已經將外面的長衫脫掉,露出一身灰色的緊身衣服。 “啊” “啊” “啊” “啊” 四人同時大喊。 另眾混混兒驚訝的是四人像流氓打架一樣,獨孤敗天手舞著家傳的黑玉石沖了過去,而司徒世家的三兄弟不知道從哪找來的短棒,也揮舞著沖向了獨孤敗天。完全沒有章法,整個就是四個混混兒、四個流氓在斗毆。 混混兒們驚呆了,完全沒有想到期待已久的“長風最后一戰”會是這樣一種場面。平時在他們眼里深不可測的長風四大年輕高手,關鍵時刻居然比他們還要混混兒、還要流氓。四人之間,什么猴子偷桃,黑虎掏心,層出不窮。凡是混混兒慣用的招式、伎倆都被他們四人耍了個遍。 獨孤敗天,仗著身體的強悍,在三人之間游來斗去,當然身上也挨了不少棒子。但三人比他還要慘,臉上青一塊,腫一塊的。 混混兒們不得不慨嘆:老大就是老大,果然“深不可測”。 四人你一磚,我一棒,大呼小叫亂成一團。最后四人干脆將手中的武器丟下,扭打在一起。摟脖子、抱腰、絆腿,甚至連“搔胳肢窩癢癢”的招數都用出來了,完全是一片無賴的打法。有“嗷嗷”的痛叫聲,也有“嘎嘎”得意的大笑聲。 圍觀的混混兒們驚嘆:這才是混混武學的最高境界。 森林里一片喧囂。 森林里的小動物齊喊:“恐怖,恐怖,瘋子無數。” 半個時辰后,四人都躺在了地上,嘴里“哼哼唧唧”。獨孤敗天最先搖搖晃晃站了起來,慘勝。上衣早已被扯破,胸前背后青一塊,紫一塊,臉上也有一大塊烏青,烏黑飄逸的長發也變成了爛糟糟一團。 眾混混兒趕緊齊拍馬屁,“敗天老大果然神勇無敵,如此身手宇內稱尊,蓋世無敵。” 獨孤敗天摸著身上的傷痕,疼得直呲牙咧嘴。他突然摸到了臉上的那塊淤腫,不禁慘呼:“天那,嗚嗚……我風倜儻,英俊瀟灑,足以讓潘安、宋玉自卑的臉,竟、竟然被打成了這樣。嗚嗚……你們這三個臭月亮簡直太可惡了,我要好好的教訓你們一頓。”說著搖搖晃晃朝躺在地上的三人走去。 司徒世家的三兄弟也緩過勁了,慢慢爬起來。獨孤敗天一望三人的面容,感覺心里一下子平衡了,甚至覺得有些愧疚。 大哥司徒皓月“戰績累累”,“面無表情”,臉腫脹的像個豬頭一般。老二司徒傲月,其可謂“面目可憎”,都快認不出人是誰來了,估計早已面部麻木。老三司徒泯月稍微好一些,和獨孤敗天差不多,俊美的臉頰上只有一塊淤青。 司徒皓月嘴里含混不清,道:“嘟嘟――帶天,你這個混站(蛋),哎呦,痛死我了。”他呲牙咧嘴,手撫著腫脹的臉頰。 司徒傲月也口齒不清,“嘟嘟――敗灘,我和你沒難(完),你說怎迷(么)辦?” 司徒泯月也苦著一張臉,“姐夫,你打疼我了。” 獨孤敗天一臉“媚笑”,“嘿嘿,失手,失手。”怎么看這個一臉壞笑的家伙也不像失手的樣子。“嘿嘿,對此給你們造成的不便,我深感歉意;對你們剛才的英勇表現,我深表敬意;對你們的損失,我略表誠意。”其實心里是無比得意。 司徒皓月道:“你‘意’個屁,有什么用呀。” “請笑納,這是我家傳至寶,極品玉石一塊。” 司徒傲月道:“笑納,笑你個頭。滾,就你家那塊兒破石頭黑不溜秋,誰要呀。當初你爺爺初來長風鎮時就騙過我爺爺,拿它到玉器店賣了十幾次都被人家扔了出來。” “轟” 眾混混兒大笑。 獨孤敗天道:“咱們都是自家兄弟,其實打在你們身上,痛在我心上。這樣吧,呆會兒回到鎮上我請客,這里所有的人都一齊去,你們說好不好?” “好,敗天老大果然夠義氣。” 獨孤敗天果然富有“領袖頭腦”,眨眼之間便發動了一場“人民戰爭”。司徒三兄弟微弱的抗議聲立刻被眾混混兒震天的叫好聲淹沒了。 “兄弟們,打道回府。”獨孤敗天率先朝樹林外走去,眾人緊隨其后。 眾人吵吵鬧鬧往回趕路。走在最前面的獨孤敗天突然停身站住,“停下,噤聲。”眾人立刻停下身來,只見前方不遠處有兩伙人,手中都握著明晃晃的刀劍。毫無疑問,都是異常鋒利的殺人兇器。眾人不由心驚,小鎮很平靜,很少有人鬧事,尤其是這片森林簡直就是一片凈土,今天怎么會來了這么多惡客呢? 好在現在已是初夏季節,遍地雜草叢生,樹木枝繁葉茂,林內郁郁蔥蔥一片。不然,眾人就有可能被那批惡客發現了。 “大家小心,不要出聲。前方有可能是所謂的‘江湖混蛋’在火并,我們呆在這里不要過去,以免惹禍上身。”獨孤敗天神色凝重。 這時司徒世家三兄弟從混混兒當中擠出,和獨孤敗天并排站在了一起。 對恃的雙方總共有五六十人,雙方之間的幾個頭領似乎在爭論著什么。 “劉風,你別給臉不要臉……我對你忍無可忍了……。” “駱金龍,到底是誰給臉不要臉?……我請李小姐到我們劉家山莊做客,你為何……” 由于距離比較遠,聲音時斷時續,聽不太清。 一個女聲道:“兩位公子好意心領了……有要事……改天……” 盡管聽不太清,眾人還是聽了個大概。 “我靠,原來是兩個敗家子在爭一位姑娘。掃興,還以為兩個幫派的高手在此比斗呢,娘的。”司徒皓月懊惱道。 司徒泯月笑嘻嘻:“姐夫,要不我們也過去,看看那個姑娘長得什么樣子,抓回來給你做老婆。” 他說完之后又萬分后悔,他想起這一年來他這個“姐夫”還是無時無刻不在思念他的姐姐司徒明月。 獨孤敗天臉上沒有絲毫懊惱之意。 “娘的,你想什么呢,我獨孤敗天像是那種人嗎?” “像”眾混混兒異口同聲。 “……”獨孤敗天無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