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5)     

第九章絕代佳人

獨孤敗天道:“你們這幫小子明明自己想去看美女,還要找這種爛借口。不過,你們想都不要想。那些人絕對都是真正的高手,我們惹不起。” 司徒皓月也一臉凝重之色,道:“那些人的功力也許和我們不相上下,但他們身上的那股殺氣卻強的可怕。” 司徒傲月也道:“不錯,隔著這么遠,我們都能夠感覺到那股殺氣,說明那批人都曾經殺人如麻。也許是某些家族中豢養的死士,是專門殺人的人。” 眾人商議,決定繞道而回。 可是這幫人還未走出十幾步,就聽見后面傳來破空之聲。那些人發現了他們,追了過來,將他們團團圍了起來。 這些人分為兩個陣營,一邊穿黑衣,另一邊穿灰衣。他們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每個人渾身都透著一股凜冽的殺氣。且目光陰冷,面無表情,一看就是冷血之輩。 最后到的是兩個年輕人。一人身材高挑,不過長相實在不敢另人恭維。如果非要形容的話,四個字:賊眉鼠眼,就像是一只老鼠精。另一人長相一般,但是身材臃腫,整個一矮冬瓜。眾人強忍著沒有笑出聲來,就這樣一對活寶還要耍酷、擺譜,爭女人。難怪李姓女孩哪家也不去。不過以這兩位的容貌來看,被追求的那個女孩也應該漂亮不到哪里去,不過卻沒見到那個女孩。 那個身材高挑的年輕人冷森森道:“你們是誰?為何在這里?” 混混兒當中有人道:“關你屁事,我們干什么有必要告訴你嗎?” “轟” 眾人皆笑。 獨孤敗天一聽,壞了,這可不是耍嘴皮子的地方。這兩幫人怎么看都不像是好人,尤其是領頭的兩個年輕人冒著股邪氣,一看就不是好東西,自己都有一股想扁他媽的沖動。但自己這邊除了司徒世家三兄弟外,都是一些烏合之眾。怎么能和對方匹敵呢。 “媽的,哪來的野小子,竟敢對我家公子如此說話,找死。”一個黑衣大漢邊說邊向那個混混沖去。 獨孤敗天連忙攔住他,道:“這位大哥且慢動手,我這位兄弟是吃糨糊長大的,腦子不靈光。不太會說話,我們都叫他二傻。諸位大哥相貌堂堂、一表人才,一看就知道是做大事的人,何必跟傻人一般見識呢。” 獨孤敗天心里暗罵:“我靠,沒想到我會說出如此惡心的話。” 那個混混兒極度郁悶中。 “唉,要說可憐,那邊的兩個豬頭妖最可憐了。剛出生就被人遺棄在森林里,是被一頭野豬養大的。直到十幾歲被鎮里的老獵人發現,才得以結束四肢著地,滿森林亂跑的非人生活。其實這次我們來這片森林主要是陪這兩個豬頭妖回來看一看撫養他們長大成人的老母豬。” 獨孤皓月和獨孤傲月心里暗罵:“獨孤敗天你才是個大豬頭,我。不就是剛才打架的時候‘不小心問候’了你屁股兩腳嗎。娘的,等著瞧。”他們想發作,又忍了下下來。 “哈哈……” 對方聽了后大笑,混混兒自己這邊也暗笑不矣。 矮冬瓜道:“豬頭妖,你和野豬生活了十幾年,一定會說豬語了,講兩句讓大家聽聽。” 獨孤敗天一聽完了,本來他想開個玩笑,和這幫人套套近乎,沒想到這幫人如此得寸進尺。司徒兄弟是什么人,那是那可是司徒世家當代家主司徒驚云的公子,怎會受此侮辱呢。 脾氣最為暴躁的司徒皓月怒道:“我日你個矮冬瓜,我清蒸你,活煮你,生燉你,媽的,你真是找死。” 司徒傲月也道:“你們真是找死。” 兩兄弟露出的氣勢讓這些人不由一驚。 獨孤敗天知道今日不能夠善了了。 正在這時一個如同仙樂般的聲音傳來,“諸位暫且息怒。” 一妙齡女子白衣飄飄,秋水為神玉為骨,宛若九天仙子臨塵一般,徐徐而來。美麗無雙的容顏如夢似幻,世間一切的美在此傾城容顏下都要黯然失色。 時間仿佛靜止了一般,雙方人馬都瞪大了眼睛,只有濃重的呼吸聲。 獨孤敗天也是一陣意亂神迷,心里暗暗的想:世間怎會有如此美麗的女子,一顧傾人城,再顧傾人國。難怪兩個丑八怪要拼個你死我活,若是能娶得如此傾城佳麗為妻一生無憾。瞧你倆那副德行,要是你倆娶得美人歸,天理何在!賴蛤蟆想吃天鵝肉————做夢!要吃也是被我吃。突然他腦中浮現出另一張俏臉――――司徒明月,心里一陣陣隱痛。 獨孤敗天狠狠地掐了下自己的大腿,回過神來。再看看自己旁邊的那些人——————標準的色狼,一個個如中魔咒般,目瞪口呆。就連司徒三兄弟都眼放色光,那兩個丑公子就更不用說了,口水都快流出來了。 我靠,惡心。 獨孤敗天平息了一下內心激動的心情,才敢再次正視這位李姓姑娘。 “姑娘真如傳說中的仙子一般,清麗脫俗,馨香淡雅,請問姑娘尊姓芳名?” 李姓小姐見獨孤敗天如此鎮定,而且眼神清澈,沒有絲毫邪念,很是詫異,也有些贊賞。 “李詩,可否知公子尊姓大名?” “在下獨孤敗天,年方十九,未婚。” 美女不禁莞爾,眾人再次發呆,過了好一會兒才如夢方醒,紛紛對獨孤敗天怒目而視,連司徒三兄弟都不例外。兩個丑公子更是不約而同的道:“大膽野小子休得無理。” 獨孤敗天不禁咋舌,美女的威力真是不同凡響啊!更讓他想不到的是:他的這幫兄弟紛紛效仿他。 “在下司徒皓月,年方二十一,未婚,品德高尚,有……”(被人打斷) “在下司徒傲月,年方二十,未婚,用情專一,有愛心……”(被人打斷) “在下李虎,年方二十,未婚,有責任心,有事業心……”(被人打斷) “在下劉志強,年方二十,未婚,武藝高強,天天洗腳……”(被人打斷) ……………… ……………… ……………… ……………… 就連靦腆的司徒泯月都“在下”了半天,只是沒有說完,總是被人打斷。 獨孤敗天聽的目瞪口呆,這幫小子什么跟什么嗎,一點也沒有創意。跟自己學也就罷了,什么“責任心”、“愛心”說了也就得了,連“天天洗腳”都拿來炫耀,唉,丟人呀,獨孤敗天恨不得找個地縫鉆下去。 矮冬瓜道:“你們如此冒犯李仙子,是否活膩了?” 老鼠精也陰惻惻的道:“鄉下小子真是沒見過世面,連追女孩子的話都不會說,胡亂說些什么。” “關你屁事。”這次混混兒們非常默契,異口同聲,接著哈哈大笑起來。 “老鼠精”和“矮冬瓜”的臉實在掛不住,惱羞成怒:“來人給我殺了他們。”兩旁的大漢紛紛拽出刀劍。 “且慢”,李詩再次開口:“兩位公子可否給小妹一個面子,不要動手,我有話和這位獨孤公子說。” 兩個丑八怪立刻換了一副表情,眉開眼笑:“李小姐和我們客氣什么,你們沒聽到李小姐的命令嗎?還不退下。” “多謝兩位公子,獨孤公子我們可否單獨談一下?” “當然可以,榮幸之至。” 在一片能殺人的目光注視下,獨孤敗天隨同李詩向人群外走去。他不知道李詩要和他談什么,但內心激動無比,仿佛剎那間司徒明月給他造成的傷害徹底好了。 李詩向樹林深處緩緩前行,動人的身軀,迷人的幽香,另人心醉,使人遐思無限。惹得身后眾人又是一陣意亂情迷。兩人遠離眾人,走進樹林深處才停下來。 “獨孤公子是前方小鎮上的人?” “對” “公子氣宇不凡,一定出身于名門世家吧?” “哪里,我只是個鄉下小子,怎敢言出身名門世家。” “哦,獨孤家在鎮上還不算是一個大家族嗎?” “呵呵,整個小鎮只有我們一家姓獨孤,哪里算得上是大族呀。” 李詩聽了后,眉宇不禁露出喜色。獨孤敗天不經意間正好瞥到,不禁有些狐疑:她是沖著我們家來的?不可能,武林中誰還記得獨孤家世家,獨孤世家早已成為武林歷史名詞了。看我長得帥要嫁給我?雖然自己很希望如此,不得不承認那更是天方夜譚了,自己還沒狂妄自戀到那個地步。相較之下,還是前者可能性大些。那兩個丑八怪那么多人馬都對她客客氣氣,她的來頭一定不小。如此天香國色,兼且神秘莫測的絕世佳人來到小鎮,就是為了一個沒落的武林世家?那兩個丑八怪難道也是…… 打定注意,獨孤敗天決定試探一下。 “我們家族雖然現在沒落了,但也曾經有過輝煌的歷史。” “哦,曾經出過皇帝?不過我沒聽說過有哪一個王朝曾經復姓獨孤呀?”李詩雖然極力掩飾,但獨孤敗天還是從她的眉宇間感覺到了她的內心是極其興奮的。 果然是沖著獨孤家而來的。 “沒有當過天下百姓的皇帝,卻出過武林的皇帝。不知是哪個年代,一位先祖曾經橫掃武林,睥睨天下,敗盡天下各路英雄,武林獨尊,萬眾景仰。”獨孤敗天對老祖獨孤戰天是發自內心的敬佩,獨孤戰天一直是他心目中的天人,是超越神的存在。說話時語氣難免有些激動。 李詩也不禁悠然神往,不過很快便恢復過來了,發出了內心的真正微笑。“大陸史上達到‘武圣’境界的人屈指可數,原來是‘武圣’獨孤戰天的后人,失敬,失敬。” “往事如煙,那是先祖的成就,后輩無能呀!”獨孤敗天不禁感嘆。 獨孤敗天現在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李詩就是沖獨孤家而來的。 獨孤世家沒落如斯,還有什么值得武林中人關注的呢? 接著,李詩又和獨孤他聊了些很平常的話題。獨孤敗天心里暗暗心驚,這個美如天仙的女人不僅聰明還特別謹慎小心,問話,打探消息毫不留痕跡。他心里亦有些得意,如此聰明的絕色佳人還是被自己經窺破了她心中的秘密,如果她知道了的話,那是怎樣的一副情景呢?想著,想著,他不禁傻笑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