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6)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6)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6)     

第十章戰意滔天

“獨孤公子什么事笑的這么開心,說出來讓小女子也分享一下。” “呃,沒、沒什么。”獨孤敗天心里暗暗地想:“開玩笑,告訴你,我心里正在笑你呢,你不和我橫眉冷對才怪。” 正在這時傳來陣陣慘呼,獨孤敗天大驚失色,趕緊向回跑。李詩也不由的面色一變,緊隨其后。 只見混混兒和黑衣、灰衣人已經廝殺在了一起,司徒三兄弟的腳下倒了好幾個黑衣人和灰衣人。但是好幾個混混也已倒在了血泊中,眼睛睜得大大的,無神的望著天際,死不瞑目!鮮紅的血格外刺目。獨孤敗天幾乎肝腸寸斷,從小一起玩到大的好兄弟,剛才還好好的,如今已是人鬼兩途。 獨孤敗天肝膽欲裂,大吼一聲:“住手。” 可是雙方早已經殺紅了雙眼,誰也不肯停下。 “敗天,兄弟們……嗚……好多兄弟都被這幫畜生殺了,要替兄弟們報仇呀,嗚……”一個混混渾身是血的爬到獨孤敗天腳下。 獨孤敗天雙眼通紅,掏出黑玉石沖入人群,見人就砸。一會工夫五個敵人已經被砸碎了腦袋,同時他自己身上也多了五道深深的刀痕。白色的腦漿,紅色的血液,完全的以命搏命。三道刀傷又換來三條大漢的性命,此時敗天有如一個血人。兩個丑公子卻渾不在意,好像手下的死與他們無關一般。 這時混混們都已倒了下去,司徒世家的三兄弟也渾身是血。盡管他們的武功已經臻至一流高手境界,但好漢架不住人多,身上已中了無數刀劍。 這時李詩大聲喊道:“駱金龍,劉風,你們太過分了,你們想趕盡殺絕嗎?”邊說邊飛身飄來,護在獨孤敗天和司徒世家三兄弟身前。灰衣和黑衣人見她過來,均停下手來不再攻擊。 駱金龍和劉風理虧實在無話可說,率領眾人就想離開。 獨孤敗天大叫:“你們誰也不能走,血債血還!”聲音冰冷無比,虎目含淚。 司徒三兄弟也是雙目含淚,站在獨孤敗天身旁,道:“你們這幫畜生,血債血還,無論你們走到哪里,我司徒家都不會放過你們的。” 眾人大驚,名震漢唐帝國的司徒世家那可不是好惹之輩。 兩個丑公子相互看了一眼,眼中露出狠唳之色。 李詩明白了,他們要殺人滅口。趕緊只用他們四個人聽的到聲音道:“你們四人還不快走,他們要殺人滅口。留的青山在,不怕沒柴燒。” 四人齊搖頭。 李詩又道:“留下性命,以后再報仇也不晚呀。現在他們人多勢眾,你們渾身是鐵,又能碾得了幾顆釘。即使我幫你們也不行,他們人太多了。” 四人神色堅定,獨孤敗天雙眼通紅,道:“我們四人小時侯去溜冰,不小心掉進冰窟窿,是他們舍死相救,我們才能夠活到現在。如今殺他們的仇人近在眼前,我們怎么能茍安性命而獨自偷生呢。” 李詩幽幽地嘆了口氣退了開去。 四人又被圍在了中間,面對如此多的敵人毫無懼色,早已將生死置之度外,有的只是對兄弟的悲情和對敵人無比深刻的仇恨。 “殺” 四人肩并肩手持從敵人死者手中揀來的鋼刀沖入敵群,刀劍翻飛,血花飛灑。司徒三兄弟將傳《明月心經》發揮到了極限,穿梭于敵人當中,刀刀見血。當然他們自己身上也濺起無數朵血花,鮮血長流,染紅了衣襟。 獨孤敗天憑著超強的體魄,快速的穿梭敵人之間,右手鋼刀上下翻飛,撩、挑、劈、刺、砍、剁、削,血雨紛飛,同時左手黑玉石,上崩下砸,用極小的代價斬殺了數人。 “老鼠精”駱金龍和“矮冬瓜”劉風一看三人如此不故性命的拼殺,連忙將身后的十幾人換上。這才是真正的高手,幾人立刻感覺到了壓力。 盡管獨孤敗天天資卓絕,但畢竟習武時日尚短,現在勉強算得上一個二流高手,身上負傷最多。司徒泯月雖然比獨孤敗天要強,但他天性善良,對敵時不夠心狠,身上也受了不少傷。司徒皓月和司徒傲月趕緊護在二人左右,時間不長,二人便血染長袍,倒了下去。 李詩趕緊過來,將二人護住,拖出戰場,發現他們只是暈了過去,忙為他們上藥止血。 獨孤敗天身上連中數刀,最后被人踢翻在地。數刀齊向他身上斬去。 剎那間,獨孤敗天絕望了,恨,好恨,為什么?兄弟們就這樣白死了?惡人丑陋的嘴臉為何還在那里獰笑,為什么不是他們死?自己這些兄弟雖然打架、賭錢、逛妓院,在那些頑固而正直的老夫子眼里絕不是好人,但也絕不會是壞人。打架是自家兄弟之間娛樂,即使打外人,也是打那些真正的流氓、地痞,從不欺負弱小。賭錢,堵的是自己的錢,從不偷搶,還經常施舍那些無家可歸的可憐人。逛妓院,用兄弟們自己的話說是正常的生理需要,總比那些道貌岸然,表面謙謙君子,背后男盜女娼的人強上萬倍。為何自己這些真性情的兄弟們都要慘死,而那些真正的壞人依然逍遙的活在世上?為什么?為什么?賊老天,你混蛋! 就在刀即將砍到時,敗天身上多了個人。 “不”獨孤敗天絕望的大叫。血花飛濺,一個年輕的生命,一個可愛而又活潑的少年,一個從小到大不停喊自己為姐夫的少年,為救自己即將從此消逝。 在場的人震驚了,所有的人都停止了攻擊。這是怎樣的友情、親情。四個人明知必死,也要替自己的兄弟報仇。一人即將死于非命時,另外一人用自己的身軀承受了所有的刀劍,用自己的身軀延續了兄弟的生命。 李詩不禁潸然淚下,飛快的跑過來,為司徒泯月止血上藥,想要挽留住他飛快消逝的生命。觸目驚心,后背縱橫十數道傷口,血肉模糊一片。 獨孤敗天艱難的爬起身來,心中絕望無比。看著血泊中那張蒼白的臉,他眼睛模糊了。這個人不僅是整天喊他姐夫的可愛少年,更是心中那個讓他又愛又恨的人的弟弟,姐弟兩人的臉如此相象,最后重合在了一起。沒有人注意到黑玉石突然明亮起來,又漸漸暗淡下去,好象什么也沒發生過。 “啊……”獨孤敗天右手握刀,左手持黑玉石,仰天長嚎,發泄心中無比的怨氣與刻骨的仇恨。就在這時,左手黑玉石處傳來一股滔天的戰意,是的,不是錯覺,是一股意識——————滔天的戰意。下一刻,獨孤敗天明白了,這就是黑玉石的秘密。戰天老祖傳承千年而不滅的戰意,歷經千年而不衰!這是何等的強悍、執著。獨孤世家的后人怎能另人任意欺凌,一塊經過老祖之手的玉石受到殺氣激發尚能如此,何況是堂堂熱血之人! 一股力量從玉石深處無窮無盡般傳來,如龍歸大海,遍游體內。體內原本微弱的真氣在經脈中不斷流轉,逐漸壯大。走奇經,入八脈,進十二正經,灌任、督天地二橋……海納百川般,盡歸丹田。然后再從丹田出發,循環往復。 獨孤小敗的身體劈劈啪啪響個不停,體內一條又一條未知的經脈被沖開,同時承受著極大的痛苦,通體是汗。僅盞茶工夫,全身經脈盡通,身上的傷口也不愈而合。一塊小小的玉石轉贈而來的力量,轉眼間就造就了一個武林高手,千年前的擁有者是何等的強悍,這是跨越千年的傳承!千年前,傲視群雄,千年后,依舊戰意滔天!一個武林的神話就此展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