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1)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1)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1)     

不死不滅12 魔亦有情

獨孤敗天緩步走向他的那些兄弟。先來到司徒泯月身旁,望著滿臉蒼白渾身是血的“小舅子”,雙眼不禁有些模糊。是他用身軀擋下了所有的刀劍,用他自己寶貴的生命挽救了自己。將他扶起后坐下,雙掌抵在他的背后,精元源源不斷的傳去。過了一會,微弱的心跳聲從他身上傳來。獨孤敗天長出了一口氣,將他平放在地上,擦了擦額頭的汗水,又走向司徒皓月和司徒傲月。用同樣的方法將二人微弱的生命保從死神手里奪了回來。 他所用的方法是從精元石中得到的信息―――――逆天奪命,完全是逆天而行。 這時李詩的心境已平靜下來,剛才所發生的事情,恍若南柯一夢。一個武功平常的少年突然間舍身成魔,武功突飛猛進到王級境界,如魔神般殺光了所有冒犯他的人。更讓她難以想象的是這個可惡的小子竟然將自己抱在懷里調笑,還將自己的貼身玉墜搶了過去。想到這里,李詩又忍不住一陣臉紅心跳,惱恨不矣。師傅說的對,自己的武功離大乘還差的遠。父親早就將自己武功最高境界時的神韻賦予在了玉墜中,可惜自己離那個境界還差的遠。一想到玉墜就想起了那個卑鄙、無恥、下流的混帳小子。 突然,她想到了一個頗不尋常的問題,那個混帳小子不是舍身成魔了嗎?舍身成魔之后,應該滿身都是血殺之氣,可是剛才他的表現怎么看也不像成魔的樣子。那為何他的雙眼是血紅的兩點光亮呢?還有他說他就要死了,這是為何? “獨孤敗天,你先停下來,你那樣做有什么用呢?我有話要問你。” 獨孤敗天轉過身來靜靜地望著她,疲憊不堪的臉上滿是汗水,雙眼雖然閃著詭異的紅芒,但也不似先前那樣血紅發亮了。 “你、你怎么了?”說著趕緊走過來緊盯著他。 “我已救活了幾個兄弟。”說著指了指平躺在地上的泯月幾人。 李詩走到幾人身旁,用手摸了摸他們的心臟,驚訝的張大了小嘴。“你是怎么做到的?他們四人明明已……” 看著美女吃驚的樣子,獨孤敗天頓時覺得賞心悅目。“沒什么,任何人在遭受意外傷害之后,如果身體不是破損的特別厲害,一個時辰內的死都算是假死,如果有人以自身精元為其補充生命之能,都可救活他。 “你不是舍身成魔了嗎?為何還……” “魔亦有情。”說完向他的兄弟走去。 “魔亦有情,魔亦有情,魔亦……”李詩不停的喃喃念著,她感覺越來越看不透這個可惡的少年了。剛才他還百般調笑自己,一副壞壞的樣子,而現在卻一臉的嚴肅。舍棄自身的精元來挽救他人,她也聽說過,這完全是以命換命,逆天的行為。即使他有精元石的龐大能量作為后盾,他一人能挽救幾人,看來他真的是要犧牲他自己了。這幫少年一個個都有情有義,朋友的安危重于自身的生命。雖然她內心里很是惱恨獨孤敗天,這時也有些佩服他了。 此時的獨孤敗天渾身乏力,兩眼雖然是紅色,但早已暗淡無光了。十四人已救了七人,他再次從口袋里拿出黑玉石,左手緊緊的握著,右手抵在一個混混兒的后背,精元源源不斷的傳去,過了一會兒,微弱的心跳聲傳來,他才露出一絲欣慰的笑意。 接下的兩人很是讓他心痛,一個左手被切了下來,另一個右臂齊肩而斷。能否將兩人救活他實在沒有把握,身體被殘成了這個樣子,獨孤敗天心疼的眼淚都掉了出來。他只希望該死的賊老天不要再降厄運給這兩個人了,讓他們能夠平安的活過來,不要出現什么意外。 一手抵住一個混混兒的后背,一手緊握黑玉石,緩緩催動精元,好長時間,黑玉石都變成了灰白色,那個混混兒微弱的心跳聲才傳來,獨孤敗天知道他得救了。 當救完另一個斷臂的混混兒時玉石已經變成了白色。李詩將這一切看在眼里,雖然她這次是為精元石而來,現在正是奪取精元石的絕好機會,但她知道絕不能再傷害這群有情有義的少年了。 獨孤敗天面對最后五個人時,感覺自己的生命正在逐漸消逝,只是機械般的對著一個兄弟催動精元,完成之后,再去找下一個人,神志早已迷迷糊糊。 李詩心里雖然惱恨他,但看他寧可舍棄自身生命也要為他的那些兄弟續命不禁有些感動,動了惻隱之心。走過去,抵住他的后背源源不斷的真氣輸送過去。雖然沒有為他輸送生命精元,但這也幫了獨孤敗天很大的忙,他的身體借助外來的真氣得以恢復一些力量。 李詩心意雖然很好,但事情并不是她想的那樣。獨孤敗天得外來真氣相助,力量恢復了一些,精神不禁為之一振,將自己最后殘存的那些生命精元統統輸送到了最后一人身上。就在這時,他突然感覺到自己的這個兄弟有了心跳聲,很奇異的一種感覺。他此時的功力可以說約等于零,偏偏感覺到了對方的心跳聲,對他來說,這無疑是比仙樂還要動聽的聲音,總算把自己的兄弟都從鬼門關拉了回來。 獨孤敗天緩緩地放下了他的手臂,轉頭沖李詩笑了笑道:“美人,你的手好軟呀,我的后背也不錯吧。” 李詩真是哭笑不得,這是怎樣的一個人,在鬼門關打轉還不忘記調笑自己。這個宛若仙子般的聰慧女子感覺自己在這個說話做事不按常理的家伙面前處處被動,自己的智慧毫無用武之地,平日的沉著、冷靜再也不能保持住。“豬頭,你去死吧。”說著松開雙手,緊接著甩了他一巴掌。“啪”很響脆,想想這個壞蛋對自己的所作所為,李詩感覺很是解氣。 獨孤敗天身子軟軟的倒了下去,臉上還掛著笑容。 李詩不禁感到好笑,打了他一巴掌還笑的那么甜。“看把你美成那個樣子,我再讓你美一美。”“啪”又是一聲脆響,李詩感覺甚是愜意,自己終于占到上風了,總算出了一口怨氣。忽然她感覺到有些不對勁,獨孤敗天的笑容依舊保持不變。 “喂,你這個卑鄙、無恥的豬頭又想耍什么花招?本姑娘可不怕你。‘趁你病,要你命。’你這個混蛋剛才不是很囂張嗎,殺了那么多人后,還臉不紅,心不跳的調笑本姑娘,你不是很威風嗎,起來呀,大豬頭。” 獨孤敗天還是一動不動,臉上笑容依舊。 李詩終于猜想到了什么,臉色一白。把手伸到他的鼻端,呼吸早已停止,再摸摸他的心臟,心跳也早已停止,身體都有些涼了。 “啊,豬頭你就這么死了。不行,我還沒揍你一頓呢,起來。” 獨孤敗天一動不動的躺在那里,就這樣面帶笑容安詳的死去。 李詩也是很傷感,雖然這個家伙對自己很無理,但他的本性還不算很壞,尤其是他剛才舍身救人的情景更是讓人感動。這個家伙一會兒嬉笑怒罵;一會兒一臉壞笑;一會兒又一臉的嚴肅。這個人總體給人感覺是壞壞的,是一個有些卑劣的的人,但他剛才的救人之舉又顯得那樣的偉大。 世上誰能不死? 人總是要死的,誰能過的了生死之關?要想勘破生死除非武功達到極至,超越傳說中的那個境界,這條路又有誰能走的到盡頭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