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07)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07)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07)     

不死不滅15 魔死身生

李詩隨同獨孤言志來到書房后不敢有絲毫耽擱,詳盡的將在鎮外樹林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同時將涉及到精元石的武林中的一些情況也說了一些。當然,獨孤敗天調笑她的事情理所當然的略去了。 獨孤言志沉吟半晌才道:“沒想到小小的一個劉家和駱家也敢虎嘴捋須,簡直活的不耐煩了。” 如果沒見識過獨孤言志不經意間露出的武功,李詩一定認為他在說瘋話。駱家和劉家雖不足以雄霸天下,但那也是威震一方的勢力。不過現在她絕對相信獨孤家有這個實力,這個在武林人眼里早已沒落的家族其實有著另人難以想象的實力。 “我知道你是霧隱峰的弟子,已經掌握了不少關于獨孤家的詳情,但有些事情并不是你們想象的那樣。我相信你已經看出來了,我的武功并不像你們所想象的那么糟糕,是嗎?” 李詩心里暗暗嘀咕:豈止不糟糕,簡直高的嚇人。口中卻道:“前輩武功高強,高深莫測,確實出人意料,和我們所掌握的資料很不相符。” “獨孤家真的早已對武林不感興趣了,我們想就此淡出武林,‘可是虎無傷人意,人有傷虎心。’獨孤家并不怕事,誰想騎到我們頭上來作威作福,我們會給他以顏色的。等辦完敗天的喪事,我要讓駱家和劉家就此在武林中除名。” 李詩激凌凌打了個寒顫,她絕對相信獨孤言志的話,一個初失愛子的人什么都能做的出來。 獨孤言志自言自語:“敗天小時侯很可愛。雖然有些調皮,在外面經常和人打架,但在家里他很乖。” 李詩暗想:早就知道他不是好東西,在家里居然會偽裝,小時侯就那么壞,難怪長大后那副德行。 “他很聰明,而且根骨奇佳,是練武的奇才。但他生性好動,卻又懶得習武。只是近一年來才習得一些淺顯的武功。如果他從小習武,以他的資質,此時早已名動天下,又如何會落的如此下場。”獨孤言志滿臉悲戚。 李詩默默的站在一旁,她知道這個時候說什么也沒有用,還不如讓他一個人好好的訴說、發泄一下呢。 正在這時,院子里一個洪亮的聲音傳來:“你們不要胡說八道,我孫子怎么會死呢,他在哪里?” 獨孤言志和李詩從書房出來正好看到獨孤飛羽回來,一個老人一副仙風道骨的樣子,這就是當年的那個浪蕩子?李詩真有些不敢相信。 “爹,敗天他真的……” 不理會獨孤言志,獨孤飛羽徑直來到放敗天的擔架前,翻開他的眼皮看了看,閉目沉思,若有所悟,最后雙手抵在他的頭上。眾人大氣都不敢出,靜靜地望他,希望奇跡能夠發生。過了好長時間獨孤飛羽才松開雙手,然后大叫道:“我的孫子————沒死。” 眾人聽完之后恨不得捶老頭一頓,都這個時候了他還大喘氣。李詩也有同感,恨不得痛拔一頓老頭兒的胡須。眾人都是發自內心的高興,今天發生的事情太多了,大喜大悲了好幾次,眾人眼淚都止不住的流了下來,大聲地歡呼。老夫人和夫人更是喜極而泣,微笑著流著淚。 過了好長時間大家才逐漸平靜下來,老頭兒道:“言志,你怎么這么不冷靜,把你娘都驚動了。” “是,爹教訓的是。” “還不叫人將敗天抬進屋里。” 眾人小心翼翼的將敗天抬進屋里,老頭兒才接著道:“敗天只是假死,腦中還有波動,心跳和呼吸也并沒有停止,只是變的很慢、很緩而矣,你們都回去吧,相信過不了幾天他就會醒過來。” 眾人紛紛離去。 李詩因玉石的緣故留了下來,同時也想將自己的玉墜要回去。她看到司徒傲月臨走時和獨孤敗天的母親嘀嘀咕咕,還不時向她這邊望來,心里恨得咬牙切齒。果不其然,一會兒的工夫獨孤敗天的母親就走了過來,熱情異常。李詩受“寵”若“驚”,渾身不自在。 待到眾人都離去,只剩下獨孤飛羽一人時,老頭兒才喃喃自語:“舍身成魔,身死魔成,魔死身生。” 此時的獨孤敗天正在神游太虛,大夢連連。期間發生了一次特別的事情,玉石再次閃亮了一次,色澤逐漸變的通明透亮,成了一顆極品玉石。李詩想將她自己的玉墜悄悄取回,可是怎么也掰不開獨孤敗天的手。 在玉石顏色發生變化之后,獨孤敗天進如了一種奇妙的狀態。他感覺到自己沒有死,而且醒了過來,但就是不能言,不能動。外界發生的事情他知道的一清二楚,李詩想偷回玉墜,卻怎么也掰不開他的手指時,他覺得甚是好笑,這個絕色美女居然在做賊。后來讓他感到恐怖的是:這個美女居然拿起寶劍想要斬下他的右手,猶豫了半天,寶劍總算沒有落下來。最后只是罵了句:“卑鄙、無恥、下流的混帳小子。” 獨孤敗天對李詩有了新一步的認識:這個美女好恐怖——————我喜歡。想到李詩他又想起了司徒名月,一想到她,他的內心就有絲絲的隱痛。 接下來的幾天,獨孤敗天還是一直處于清醒但不能動的狀態。期間,他的那些朋友天天來看望他,他的母親和祖母更是來的勤,白天每隔半個時辰就來看他一次,他父親獨孤言志也來過幾次,到是平時最疼愛他的爺爺只來過一次。 獨孤敗天暗暗發誓:“一定要將他的好酒全部偷光。” 密室當中獨孤飛羽和獨孤言志正在小聲的議論。 獨孤言志道:“爹,敗天舍身成魔之后真的沒有什么后遺癥嗎?” “有,但只要他的武功不達到圣級境界就沒什么,如果他真能達到的話,后果是很難預料的。舍身成魔,身死魔成,魔死身生。” 獨孤言志臉色一變“難道是不死之……” 獨孤飛羽也是臉色難看異常,“對,就是不死之身,也叫不死魔身。死后成魔,一切皆殺。如果魔被滅,死而復生,如此往復。” “那他現在豈不是全大陸武林的公敵,我們一定要守住這個秘密。這件事我想只有那個霧隱峰的李詩知道,為了敗天,我們是不是……” 獨孤飛羽淡淡的道:“一切等敗天醒過來再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