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5)     

不死不滅17 不死傳說

密室里,獨孤飛羽和獨孤言志在聽完獨孤敗天關于獨孤戰天的“武論”后不勝唏噓,老天真的開了獨孤家一個千年的大玩笑。 獨孤敗天道:“爺爺,你看,黑玉石變成了極品玉石。現在你再去拿它當酒喝或者騙傲月的爺爺,他們一定搶著要。” “你這臭小子還敢打趣爺爺,呃,你怎么知道這些的?” “切,地球人都知道。” “什么?” “哦,小鎮人都知道您的‘光輝歷史’。” “呵呵,是嗎?沒想到你爺爺我還是個名人呢?” “……”獨孤敗天無言,他一向自詡臉皮厚度第一,今天他的信心開始動搖了。 “敗天,我和你爺爺有話和你說。”旁邊的獨孤言志打斷了祖孫二人的“交鋒”。“你曾經舍身成魔,你知道后果嗎?” “不知道。” “能夠達到武圣級的高手古來少有,遺留精元石的更是罕見。即使偶有精元石現世,被人得到后也很難將其中的精元吸收掉,像你這種舍身成魔的情況更是罕見,這種幾率幾乎為零。有一個古老的傳說:曾經有一個人也如你般舍身成魔,成為強絕一時的嗜血魔王。此外他還成就了一副不死之身,身死魔成,魔死身生,循環往復,不死不滅。” 這獨孤敗天聽著這仿若神話般的傳說,吃驚的睜大了眼睛。 獨孤言志看了他一眼,繼續講:“因為他的出現,整個大陸都處在一片血雨腥風之下,武林精英幾乎損失殆盡。這不僅是武林的一場災難,也是大陸的一段浩劫。據傳說后來出現了一位半仙之體的傲世天才,以無上神功拼棄了一世苦修的功力才將其消滅。所以古人立下遺訓:‘見舍身成魔者殺無赦。’” 獨孤敗天不禁面色一白,道:“爹,你不是要大義滅親吧?” 獨孤飛羽笑呵呵的道:“傻孩子,你爹怎么舍得殺你呢?就是他想,你爺爺我還不答應呢。” “是啊,傻孩子,你怎么會這么想呢?你是我的兒子,我怎么會殺你呢,即使與全大陸為敵又能如何?” 獨孤敗天不禁有些哽咽:“可是,如果我以后真的……”說到這里他說不下去了。 獨孤飛羽道:“看把你嚇的,呵呵……放心,你不會那樣的,你就是想成魔也不行,憑你還沒那個資本。” 獨孤言志接著道:“你已將得到的精元全數消耗在你的那些在鬼門關轉了好幾圈的朋友身上。成魔的條件是:舍身成魔后需要得到精元石全部的精元,達到圣級高手的境界才行,你是一點精元也沒得到,不過精元石還是對你產生了影響。一旦你達到圣級高手的境界,那么你就有可能成魔了,有了一副不死魔身。” 獨孤敗天激動的大叫道:“就是說我一輩子都不能好好的修煉武功,萬一我功力大進,就有可能成為不死之魔了?” 獨孤飛羽笑道:“臭小子,你以為你是誰呀?千年來有幾人達到圣級境界,不過你盡管放心,不要壓抑自己不去練武,放心大膽的去練。傳說中的那個家伙雖然成魔了,但也許你能成仙呢,那時的大陸人由于受不死之魔荼毒太深,心存恐懼,才定下了那個狗屁臭規矩。依我看,當初那個不死之魔也許在成魔之前受到了天大的委屈,后來的所作所為完全是出于報復,殃及了許多無辜,再加上有人煽風點火才造成了當初的慘劇。是否成魔完全取決于一己之心。” 獨孤言志也道:“你爺爺說的對。當初在樹林時你不是也雙眼血紅,初步入魔了嗎?后來你不是照樣救了你的朋友嗎?當初那個不死之魔也許在成魔之前真的受到了天大的委屈,后來的所作所為完全是出于報復。你想想,在樹林當中如果你的那些朋友都真的死掉的話你會怎么做?成魔與否,取決于己心。” 獨孤敗天面露微笑道:“對,成魔與否,取決于己心。即使真的成魔又如何?魔亦有情!在樹林之時,我就知道了一切善惡皆取決于本心。” 獨孤飛羽笑道:“好,你有如此想法就好,這下我們就放心了。” 獨孤言志道:“還有一件事情需要解決,不過卻有些麻煩。” “爹,什么事情?” “就是關于你曾經舍身成魔的事情,絕不能讓武林中的任何一個人知道。如果事情透露出去,不僅是你死,連整個獨孤家都要從此消失。” 獨孤敗天一笑道:“除了我們之外只有李詩知道這件事,我有辦法不讓她說出去。” 獨孤飛羽來了興趣:“哦?臭小子你有什么辦法?我們正發愁是否要得罪霧隱峰的人呢。” 獨孤敗天笑嘻嘻的將樹林里發生的“獨孤敗天版的事情”講了一遍,說完之后掏出李詩的玉墜雕像給他們看。“我們可以將已經沒有了精元的精元石交給她,讓她帶回她的師門。表面上看,我們給足了她師門的面子,其實我們暗地里和她達成個協議:她不準將樹林里發生的事情說出去,而我們也不拿玉墜做文章,不過這樣做有些對不起她。” 獨孤飛羽道:“為了家族的存亡也只好如此了,我和你父親不好插手,這件事你自己處理吧。” “是,爺爺。” 這幾天,獨孤家熱鬧非常,獨孤敗天醒來之后,他的朋友們都來慶賀,一連鬧了好幾天。獨孤言志也由得他們去,畢竟這些人經歷了生離死別,心中高興、激動是在所難免的,年少輕狂,自己年少時不也是如此嗎?獨孤飛羽更是親身參與其中,老頭喝了幾杯酒之后,盡顯當年浪蕩子風采,斗酒、賭錢,甚至提議要去立春院。獨孤敗天的那些朋友哄然應好,不過老頭很快便醒悟了過來,找個借口溜了,眾人哈哈大笑。 今天李詩向獨孤家一家人辭行,望著她那迷霧的瞳子,明靜如水的臉龐,獨孤敗天有些不敢正視。今天他又舊事重提,拿玉墜威脅人家達成了“不平等條約”,心里很是愧疚。 李詩臨走時卻是坦然一笑。 望著芳蹤已渺的遠方,獨孤敗天的內心多少有一絲絲失落。 成長,是我們的必然 少年,是我們永遠的不舍 誰是誰命中的過客,誰是誰生命的輪轉。 前世的塵,今世的風,無窮無盡的哀傷的精魂。 我看見你的面容浮現在蒼藍色的天空之上, 于是我笑了,因為我看到你, 快樂的像個長不大的孩子。 獨孤飛羽在獨孤敗天眼前晃了晃手說:“回魂了,人都走了,還傻看什么?” “爺爺,我要到江湖中去。” 突兀的話語頓時使全家人怔住。 獨孤言志道:“我們早知道你身屬江湖,但沒想到這一天來的這么突然。” “我要到江湖我實現我的夢想。” “什么夢想?” “嘯傲江湖,品味人生,廣闊的江湖有無數的精彩在等著我。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人生應是多姿多彩的,小鎮太小了,有更廣闊的天空等著我去演義,我要使我的一生充滿傳奇色彩,我要讓全大陸人都知道獨孤敗天這個名字。” 看著兒子神采飛揚,滿臉憧憬的樣子,獨孤言志知道自己阻止不了他去江湖的決心了。 獨孤飛羽道:“你真的要去闖江湖?” “對,我一定要去。” 老夫人和夫人不禁神色黯然。孩子大了,理應有自己的一片天空,但江湖險惡,處處充滿危險。江湖也是個大染缸,一入江湖身不由己。獨孤家僅此一根獨苗,實在讓人放心不下。 “你既然已經決定了,爺爺支持你。無論你走到哪里,都要記住你還有個家,不為你自己,為家里人,你一定要保住性命。” “呵呵……爺爺,你太小看我了。” “你爺爺說的是實話,你的武功也就二流水準吧,江湖是一個講實力的地方。你不能就這樣走,在家呆上一段時間,我和你爺爺傳你一些絕技。” “哈哈……爹,咱們家的三流武功我都練了一年多了,要練那些“絕技”,我還不如練那個九死一生的驚濤千重呢。這次我去江湖就是要見識一下各家各派的神功絕技,結合驚濤千重創出一套屬于我自己的武功。” 獨孤飛羽淡淡的道:“孩子,還記得我給說過的明王不動嗎?以前不教你,你,是因為覺得你的性情根本不適合修煉這門以修心養性為主的功夫,但現在可以拿出來給你參考。” 明王不動————一本修心養性,以練氣為主的功法。練成之后,后勁綿綿不絕,以獨孤敗天的性子要單獨修煉它,確實不適合。 驚濤千重可謂至剛至猛,而且功法詭異。對敵時,內力如驚濤拍岸般,一波接著一波,另人難以抵擋。但未練成時,易傷筋損脈,可謂利有多大,弊有多大。 如今明王不動結合驚濤千重給他不少的啟示,一靜一動,可謂各有千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