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1)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1)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1)     

不死不滅20 仿制面具

“要想練成一身絕頂的武功,名師、天資、心法等諸多要素是密不可分的,很幸運的是諸多要素我都具備,練出這身武功在正常不過了。你不要一臉沮喪的樣子,武功講的是頓悟,只要你有信心一切皆有可能。就像你剛才那樣,不是瞬間就突破了一個級別嗎?” 獨孤敗天暗暗的想:這個小丫頭還真是一副好心腸,自己稍露沮喪之色,便被她看出來了,還如此善解人意的安慰自己。呵呵,小丫頭還是有可愛的一面。不過,我獨孤敗天豈是那種輕易服輸的人,太小看我了。 想到這,獨孤敗天道:“小丫頭,你太小看我了,我想和你打個賭,賭我必先你一步達到圣級。” “你個大白癡又在做夢了,想贏過我?那是不可能的。”接著笑嘻嘻的道:“馬夫,我們準備出發。” “什么?”獨孤敗天悲哀的發現,美少女又記起前茬的事了。 突然間,另他恐怖的事情發生了。美少女突然將自己的“臉皮”扯了下來。 “啊,妖怪。”獨孤敗天嚇的驚呼出聲。 如花的容顏下是一張平凡的臉。 獨孤敗天再次吃驚,嘴巴張成了O型。“你、你怎么回事?” “笨蛋,連這都不知道,還闖什么江湖。你沒聽過仿制面具嗎?” “不可能,剛才你戴著它的時候,表情惟妙惟肖,就像真人一樣,怎么可能會隔著一層面具呢?” “武功都有高低之分,面具的真假程度當然也有優劣之分了,你沒見過如此好的面具只能說你少見多怪,世上沒有什么不可能的事情,一切皆有可能。” 獨孤敗天暗想:這個小丫頭的話雖然說的比較可惡,但不無道理,剛才自己不就被她那“不可能”的武功驚呆了嗎。 “馬夫別發呆了,喏,戴上它。”美少女從身上又拿出一件仿制面具。 獨孤敗天拿在手里感覺輕若無物。仔細看了看,是一張中年人的面孔,濃眉,落腮胡須,這樣的面孔還真和獨孤敗天高大的身材相配。 一時好奇,他便把這張面具戴在了臉上,頓時變成了一個粗獷的大漢。面具不僅做工精良,惟妙惟肖,而且透氣效果很好,皮膚一點也不感覺憋悶。 “小偷你的面具可真不錯,這些好東西不會也是你偷的吧?”雖然知道了美少女的恐怖武功,但是獨孤敗天卻一點也不感覺害怕。這個有趣的女駭很容易讓人親近,雖然有時很“可惡”,但很快就會讓人把她的“壞”忘掉。這可能就是人與人之間的最大不同吧,每個人都有自己獨特的氣質,這個女孩天生就有一股易讓人接近,使人起好感的氣質。 想到這個女孩的氣質,獨孤敗天不禁想起了那個讓他心醉又讓他心碎的女孩司徒明月,每次想到她,他的內心深處便會傳來絲絲隱痛。 他又想起了李詩,第一眼看見她時,完全是驚艷的感覺,此女只應天上有,感覺她美若天仙,但清冷如月,很難讓人接近。后來和她單獨談話時看到她臉上的鎮靜從容,配上她那艷冠天下的傾城容顏時散發著一種圣潔的光輝,使人忍不住親近,但絲毫不感有褻之意。再后來發生的一連串冒犯她的事情,才發現她也有小兒女的一面。特別是在他家里他假裝昏迷時李詩一邊數落他,一邊拿粉拳捶他,最后被他嚇得如一只受驚的小兔般逃了出去,那副表情真是可愛極了。想到這里,獨孤敗天不禁露出了笑意。 “喂,臭小子傻笑什么呢?” “我在想一個人如果有好幾種不同的氣質,你說可不可愛?” “你在說我嗎?不要那樣夸我,我會不好意思的。”說著嘻嘻的笑出聲來。 “少臭美,現在我真的發現你的臉皮厚度雄居天下第一。那么厚還不知足,還要戴上一層人造的。哦―――原來你長的并不漂亮,切,人造美女。”獨孤敗天一直受癟于美少女,現在終于找到了打擊她痛處的話題。 美少女卻一點也不生氣,笑嘻嘻的道“傻瓜,你就知道現在的這張面孔是我的真正容貌?” “難不成比現在還要丑?” “你真聰明。” 獨孤敗天不禁狐疑起來,自己認為這個少女是一副小孩子心性,其實不然,自己還真是沒有看透她呀!一只聰明而又狡猾的小狐貍。 “干嗎讓我帶面具?” “笨蛋,以你現在是這座小城武林人的公敵,不改變一下容貌,不出半天就得被人‘替天行道’。” 獨孤敗天道:“小丫頭謝謝你了。” 美少女道:“傻瓜弟弟,我再給你一個天大的好處,你要不要?” 獨孤敗天道:“有好處你會想著我?” “我知道一個地方埋藏了好多的珍寶,一個特大的寶藏。我想那里一定會很刺激、很好玩,我想到那里去看看,你去不去?當然寶物肯定會有你一份。” “你不是要我給你做馬夫嗎?” “逗你玩呢,嘻嘻,如果你愿意做的話我可以成全你。” “為什么讓我和你一起去?” “碰巧遇上了你,算你走運。” “那好,我和你去。”看到“小狐貍”開心的笑了,獨孤敗天有了一股被人算計、上了賊船的感覺。 兩人出了小院,并沒有碰上追殺獨孤敗天的人。仔細一想也對,現在已是下午時分了,誰會為了一個白癡似的狂妄少年耽擱一下午。 “喂,美女怎么稱呼?你不能總是讓我叫你小丫頭片子吧,沒有的話我幫你想一個,小草、阿花、金枝、玉葉、小強、小白。怎么樣?自己選一個吧。” “那些可愛的名字留給你自己用吧,愿意的話可以叫我誤落凡塵,仙子姐姐,廣寒仙女。不愿意的話,可以叫我萱萱。你又怎么稱呼?阿豬?阿貓?” “你的名字叫‘誤落凡塵’?真好笑,那你肯定是該入地獄,蒼天呀,你為什么讓她誤落了呢?” 隨后獨孤敗天挺起胸膛,作出一副雄赳赳、氣昂昂的樣子,道:“聽好了,我的名字就是————獨孤敗天。” “真好笑,擺出那副德行,你以為你是誰?像你這樣又俗又土的名字,就象這條大街上叫阿黃,阿狗的一樣多,一抓一打。” 獨孤敗天真是郁悶,還以為自己的名字夠威風呢,沒想到被人如此奚落。 “你等著吧,用不了多久,我會讓全大陸的人都知道獨孤敗天這個名字。” 這條街道行人很多,熙熙攘攘,很是熱鬧。他如此的大聲叫嚷,惹得路上不少行人都停下來看他。萱萱將臉扭向一邊,一副我不認識他的表情。但眾人還是對他倆指指點點,兩人趕緊狼狽的逃離了眾人的視線。 “獨孤敗天你的名字太長了,叫你小白怎么樣?” “什么?名字怎么能胡亂叫呢,不行。” “我偏要那樣叫。” 不平等條約被強行達成。 “萱萱,干嗎到茶樓來?我們不是要去……” “你給我閉嘴,現在我是老大,一切聽我的,我叫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小丫頭兇巴巴的樣子還真有一副黑道老大的“風范”。 獨孤敗天知道剛才他差一點就將偷盜寶藏的事情泄露出去,不好意思再和她拌嘴。 兩人來到茶樓的最高層三樓,找了個靠窗的地方坐下,此時正是盛夏季節,微微清風從窗口吹進來,涼爽而愜意。 萱萱要了一壺碧玉春,濃濃的茶香頓時讓獨孤敗天口中生津。折騰了大半天,他早已口渴,此時又被如此濃郁的茶香吸引更是忍受不了。當下不待伙計招呼,自己抓起茶壺倒了一杯,仰頭就喝,接著又如此連喝了三杯。這時他突然有一股異樣的感覺,回頭一看,只見滿茶樓的人都在呆望著他。就連倒水的伙計都是一副目瞪口呆的表情。再看萱萱,只見她低著頭,用烏黑柔順的長發遮住了自己的臉頰。 “萱萱,你怎么了?” 萱萱小聲道:“笨蛋,呆子,你沒看見別人怎么喝茶嗎?來這里喝茶的人確切的說應該是品茶,哪有象你那樣鯨吸牛飲的。這個茶樓的名字叫‘一品樓’,是清風國最有名的茶樓之一,這個小城就是因為有這個百年之久的老字號茶樓而出名的。別看我,真是太丟人了,我們還是趕緊走吧。” 獨孤敗天聽后,哈哈大笑道:“有趣,有趣,我高興,我樂意,我就喜歡這樣喝。這個茶樓有規定說客人不可以大口喝茶嗎?你們看什么?我有那么帥嗎?”他現在一臉的落腮胡須,讓人望而生畏,那些慢慢小口品茶“有頭臉”的人,一個個嚇的頓時低下頭不敢看他。 萱萱瞪了他一眼,見他將一壺茶喝完之后,趕緊付帳,當先匆匆離去。 “萱萱,你不渴嗎?” “渴” “那你剛才怎么一杯也沒喝呀?”明知顧問。 “別煩我,現在去吃飯,然后找家客棧去休息,晚上我們去尋寶。” 獨孤敗天識趣的跟在她的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