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07)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07)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07)     

不死不滅22 恐怖絕地

“萱宣你不是在故意嚇我吧?” 萱宣不理他繼續往下說:“事后宮內有人透露,當時七個王級高手進入此宅后憑著王級的修為感應到了一股莫名其妙的微弱精神波動,此波動時斷時續,但這股微弱波動卻讓七個王級高手感到了絲絲的恐懼。第三天的夜晚七人手挽手拉成一圈,七人的修為合在一起,強大的神識頓時充滿了這座兄宅的每一寸空間。 強大的神識最后鎖定在這間臥室,絲絲的精神波動就從這間臥室發出。” 獨孤敗天感到絲絲的涼意自心頭泛起,很想跑出這坐恐怖的宅院,但男人的自尊不允許他這樣做。同時他也很想知道到這座宅院到底有什么恐怖的東西藏匿其中。 萱萱悅耳但絕不動聽的聲音繼續傳來:“七人在這間臥室找到了一個地洞的入口,在掀開入口的剎那,他們感受到了一股恐怖的強大,那種恐怖是震懾人心的,以七個王級高手的高深修為都感到異常恐懼。七個王級高手本想就此打退堂鼓,但強烈的好奇同樣出現在這群半百老人身上。 他們走進地洞發現這是一個奇妙的所在,里面如夢似幻。但怎樣個奇妙法,那位宮里的人也不太清楚。 七大高手在地洞中走了好長時間又發現了兩個黑洞洞的入口,兩個入口內漆黑一片,只知道它們垂直向地下延伸,每個入口都有觸目驚心的幾行血紅的大字。 其中一個入口的題字是:惡魔封印,萬魔窟內封群魔,擅入者死。 另一個入口的題字是:封圣絕印,大封天下,武圣俱滅,擅入者死。 七大高手看到如此狂妄的手筆,俱都付之一笑,肩并肩向一個入口走去。可是另人恐怖的事情發生了,在距一個入口還有三丈距離的時候,七人的神識齊都劇震,一股可怕的神識攻擊重重的敲在了眾人的神識上,七人當場吐血,神識險些渙散。 眾人不敢久留,連忙逃離了地洞。他們終于明白以前那些離奇死亡的原因了。由于地洞入口處暗門有些破損,此地的封印透出的絲絲能量長期的接觸將那些人畜,那些人畜在不知不覺中被殺死。 七大王級高手連夜趕回皇宮,見到清風帝國的皇帝后如實的將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最后又連夜離去,匿地療傷。 臭小子聽明白了嗎?” “你真是個惡魔,小魔女你將我領到這里干什么?這里哪有什么寶藏,分明是地獄的入口。你想死的話自己來就算了,干嗎要拉上我?” “我、我一個人害怕。”萱萱難得的也有些不好意思起來。 “什么?你害怕就拉我來一起送死?有沒有搞錯,你吃飽了沒事干,跑這個鬼地方來。我要走了,你自己在這呆著吧。”說著轉身就要離去。 萱萱一閃身擋在了他的身前,“不行,你不能離去。反正你也陪我大半夜了,再陪我一會兒吧。” “去,別跟我撒嬌,你就是以身相許也不行。你怎么說也是個帝級高手,比那七大高手都要強,我呢?小人物一個,剛達到普通的一流水平。萬一打開那地洞的入口,我不一下子就掛了。你自己那么強,干嗎找我這個小人物來摻亂,別攔我,放我走。” “你難道就那么狠心,讓我一個孤苦伶仃的弱女子一個人在此受驚受怕?”說著擺出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 “丑死了,快換張面具,我都快受不了了。” 萱萱像變戲法一樣真的又從臉上撕下一層面具,露出一張明艷動人的俏臉。 “你、你戴了多少張面具?難怪你的臉皮那么厚。” “這張臉怎么樣?滿意嗎?” “你戴了這么多的面具,真正面貌到底如何?不會是一個夜叉婆吧?你、你是女人嗎?你不會是一個男人吧。” “你這個以貌取人的混蛋、色狼,你聽清楚了,我是女人,你才是變態的人妖呢,你到底還走不走?” “等一等,你不是說封印透出的絲絲能量能將這里的人畜全部殺死了嗎,為何還會有這么多老鼠呢?” “咦,傻小白,沒想到你這么細心。對呀,這是怎么回事?恩,讓我想一想。”小魔女難得的有些迷糊起來,“恩,我知道了,這個世界是公平而又殘酷的,優勝劣汰,適者生存。這里的老鼠定是長期接觸能量波動,在大批死亡的同時,有極少數的老鼠存活了下來,這些存活下來的老鼠身體發生了變異,適應了這里的環境,而后變異的老鼠開始在這里生存繁衍。對,一定是這樣的。” “怪不得這里的老鼠如此碩大,原來發生了變異。”獨孤敗天道,其實他非常想說一句話,“萱萱你不會也發生過變異吧?”但打死他也不敢說出來。 “萱萱,我們還是回去吧,這里太危險了,根本就沒有必要來探究這樣一個恐怖的地方。” “你放心,有我在你絕對沒事。武功重在頓悟,這樣一個恐怖的所在,一定有著天大的秘密,說不定我們可以在這里練成絕世武功呢。” 獨孤敗天聽得心中大動,“你說話可要算話,一定要保證我的安全。” “你放心。” 兩人再次達成協議。 兩人在房間又仔細的搜索起來,終于在那張破敗的床底下發現了異樣。一絲另人恐怖的微弱波動從那里傳來。萱萱退后幾步,隔空一掌朝那里劈去,塵土飛揚,地面露出一個大坑,坑底鋪著一層青石磚,一看就是年代久遠的古物。 二人小心翼翼的靠攏過去,獨孤敗天躲在萱萱的后面,緊張的看著她掀起那幾塊石磚。很好笑的一副畫面,一個高大、滿臉落腮胡須的中年大漢緊張的躲在一個亭亭玉立、如花似玉的女孩身后。 石磚終于都被掀開了,下面露出一個類似門把手的鐵環,這時萱萱轉過頭來對獨孤敗天說“握緊我的左手,我來保護你的安全,你去拉那個鐵環。”說著伸過玉手來。 獨孤敗天內心忐忑不安,他感覺自己被這個丫頭當炮灰用了。伸手握住那只那只似溫玉般的動人小手,用力捏了捏。 “你在干什么?小心我打斷你的手。” “你拿我當炮灰用,在我臨死前不能對我溫柔一些嗎?” “你胡說什么,我說話算話,一定保證你的安全,放心的去拉吧。” 獨孤敗天一狠心,使勁的一拉鐵環,“轟”的一聲,地上裂開一條大縫,露出一個黑洞洞的地道口,散發著陰森恐怖的氣息。兩人有一種感覺,這個洞口好象是吞噬一切生命的地獄入口。好長時間他們都不曾說話,內心猶豫著是否要進去。 過了一會萱萱問道:“我們進不進去?” 獨孤敗天一咬牙道:“死就死吧,我們進去。”說著拉著萱萱就要向里跳。 “要死呀。這個地洞長期封閉,洞內氧氣很少。先等一會,讓空氣流通一下我們再進去。” 又過了好長一段時間,兩人下定決心后手挽手朝著黑洞洞的入口跳了下去,裂縫在他們跳進的剎那又閉合了,恢復成原來的樣子,只是那個鐵環已經不見。 兩人在地洞中飛快的下降,這時萱萱帝級高手的實力顯露出來,在黑暗中抽出隨身佩帶的短劍,運起功力刺向旁邊的石壁。被注以精純內力的短劍頓時泛起耀眼的光芒,如刺進泥土般,毫不費力的就刺進了堅硬的石壁。緊接著有飛快的拔出,如此反復刺進去再拔出來,以緩解下降的沖力。 落了將近三十余丈,腳終于著地了。這個地洞簡直深的恐怖,垂直距離三十余丈這么大的工程得需要多么大的人力物力呀。 腳一著地的剎那,兩人同時感受到了一股異樣,一股精神能量的波動向他們涌來。此時兩人兩手相握,功力相通,獨孤敗天真真切切感受到了帝級高手的境界,耳目比平時聰銳了數倍,第六識的精神感應更是達到了難以想象的地步,他真切的感應到一股強大的毀滅氣息撲面而來。 “萱萱你感覺到了嗎?是什么?如此恐怖的氣息,人亦或是……” “我感覺到了,那是一股滔天的恨意,那股恨意仿佛要將天撕破,要將地扯裂,要將一切有生命的東西毀滅。” “如此可怕的氣息到底是什么?難道是封印的力量或是被封印者的力量?” “不知道,我們繼續前進。” 使他們更驚呀的事情還在后面。 他們沿著這個浩大工程的地下通道橫著向里繼續走。萱萱的一只手被獨孤敗天緊緊的握著,另一只手握著短劍不斷的催動功力,使它發出淡淡的光芒,照耀著前進的路。大約走了將近三十丈的距離,前方逐漸明亮起來,而這股恐怖氣息的精神波動也逐漸強烈起來。 獨孤敗天真的懷疑如果沒有萱萱的功力支持,是否還能站著繼續向前走。又走了三十丈的距離他們終于來到了明亮的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