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5)     

不死不滅23 先天劍罡

眼前的一切如夢似幻,仿若仙境一般。兩旁堅硬的石壁突然變成了發著淡淡白光的溫玉,前方的通道竟然是白玉雕成。白玉通道的上方每隔不遠處都嵌著一顆碩大的夜明珠。“白玉為床,金作馬”已經代表了天下的極富,沒想到此時此地他們居然發現了一條白玉明珠通道。 獨孤敗天激動的拉著萱萱跑到白玉通道內用手摸了摸,他們更加驚訝,通道居然沒有一絲縫隙,居然是一個整體。二人不禁狐疑,難道是一塊巨大的玉石雕刻出來的?真是太讓人難以置信了,仿若置身于夢中一般,然而那股毀滅的氣息瞬時使他們警醒過來。 二人繼續前行,踩在玉石上發出的腳步聲在通道里聽來清脆悅耳。途中經過數個玉室,里面桌椅、床鋪……一切的一切都是白玉雕成的。廚房更是夸張,連鍋、碗、瓢、盆居然都是玉做的。這里除白玉和夜明珠外根本找不到一件其他物件。 很明顯這里曾經有人住過,是誰有這么大的手筆呢?難以理解。 走著走著,通道的前方又出現一個玉室。這個玉室有些特別,玉室的門明顯比其他的玉室門多了一些雕刻。一副百鳥朝鳳圖雕刻的栩栩如生,圖中的鳳凰仿若展翅欲飛出一般。門的上方雕刻著三個古篆:藏寶齋。 獨孤敗天興奮的大叫:“發了,發了。萱萱你看,藏寶齋,真的有寶藏,哥們兒見面一人一半。” “你這個小子見錢眼開,這里白玉明珠到處皆是,你至于這樣嗎?” “喂,我說萱萱,你什么時候這么風格高尚了,白天的時候你可還做過小偷呢,把我身上僅有的那點金幣都給刮去了。” “切,我是看你好玩,逗逗你。”小魔女也有些不好意思起來。 “算了吧。你看這個地方玉石明珠遍地都是,而這里還要寫個藏寶齋,這意味著什么?” 萱萱聽的心中大動,道:“難道里面有絕世武功秘籍或者藏著千古神兵?” “對,用你的話說就是:一切皆有可能。” 二人迫不及待的沖向玉石門,但這次并沒有像別的玉室的門一樣被輕易的推開。兩人不信邪,推了N次后還是紋絲不動。沒有辦法,他們便開始找機關,結果忙活了半天卻絲毫沒有收獲。 “怎么會這樣?干脆用內力將它劈開算了,雖然有些“焚琴煮鶴”的感覺,但總比入寶山卻什么也得不到強吧?” 萱萱覺得他說的有道理,說不定弄開玉門以后真的有秘籍或神兵呢。當下不在遲疑,一掌拍向玉石門。 “乓” 玉門絲毫不動。萱萱大驚,這是什么玉石,怎會如此堅硬,這簡直是不可能的事情,在她帝級功力的強撼之下,世上少有東西可以不毀。剛才這掌下去,她怕碎裂的玉石飛濺傷著她和獨孤敗天,故意加了幾分力道,玉門應該化為粉末才對,怎么會這樣呢? 又連續硬撼了三掌,結果玉門還是紋絲不動。獨孤敗天也看出不對勁來了,伸出左掌用力打去。 “乓” 震的手臂發麻,而玉門卻絲毫沒有反應。 “小白你讓開,我用劍來試一試。” 萱萱右手持劍,運足功力朝玉門劈去。被貫以帝級功力的短劍發著耀眼的光芒劈向玉門,“叮”發出一聲清脆的響聲,玉門卻連一絲劃痕都不曾留下。 萱萱真的發怒了,俏臉緊繃,雙目神光湛湛。再次積聚功力,短劍先是發出耀眼的光芒,接著劍尖處發出一尺余長的金色劍罡,璀璨而又絢麗,劍罡有如實質一般在劍尖處吞吐不定。 獨孤敗天簡直看傻了眼,號稱無堅不摧的先天劍罡居然被一個十七八歲的小丫頭催發出來,真是太讓人難以置信了。以前對她是否真的達到了帝級境界還有所懷疑,現在終于確信無疑了。 以萱萱這么小的年齡便練成了先天劍罡足可以傲視當代了。 金色的劍罡發著璀璨的光芒劈向玉石門。 “叮”、“嚓”、“當” 先是一聲清脆悅耳的“叮”聲,短劍前方的劍罡直劈在了玉石上,在玉石上僅僅留下了一道劃痕。接著短劍“嚓”的一聲脆響,一柄上好的精鋼劍在先天劍罡的貫注下從中間處斷裂,斷劍掉在地上發出“當”的一聲。 萱萱沒有一絲沮喪之色,反而露出興奮的神情,高興的說:“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這道玉石門被無上高手以特殊手法加以封印了。”說著拉著獨孤敗天在玉門前轉來轉去,上下打量。 “你怎么知道?” “我們可以試一試。” 說完拉著他走向通道另一旁,拿斷劍在玉石壁上輕輕的劃了一下,玉石碎屑紛紛揚揚的飄落下來,劃出一道深深的溝槽。 “果然如此。” 獨孤敗天道:“那我們豈不是入寶山空手而歸。” “不,也許我們的收獲是難以想象的。呆會兒以手抵在玉石門上,含內力而不發,靜心凝神放出你的神識,用心去感應那道門上力量的波動。那些力量波動是封印者的內息走向,絕對是圣級高手以上的內息波動,細心領悟,終身受用無窮。” 獨孤敗天不禁欣喜若狂,他闖江湖的目的就是要見識一下各家各派的神功絕技,來完善他自己的九轉功法。如今眼前竟然有一部絕世心法,怎不讓他激動。同時他對萱萱的感激是無以言表的,這個小魔女平常雖然很可惡,但面對這種絕世寶典時,卻絲毫不藏私。 兩人手抵玉石門,靜心凝神放出神識仔細感應那股微弱的波動,微弱的波動讓人難以捉摸。如一個調皮的孩子般,躲躲藏藏,越想抓住他溜得越快。正在這時那股恐怖的氣息似有感應般,感應到二人似乎正在對付玉門,它對玉門內的氣息好象有著著深深的敵意,直襲而來。 面對恐怖的波動,獨孤敗天和萱萱首當其沖。原先他們手挽手功力相通,時時戒備著那股恐怖的躁動,但現在由于貪戀玉門上的內息波動而放松了警惕,使得它趁虛而入。兩人如受重錘敲心般全身劇震,頭痛欲裂,仿佛有千萬支鐵釘釘在頭上一般。 獨孤敗天在心中大叫:“啊,我要死了嗎?不,我還沒有讓全大陸的人記住獨孤敗天這個名字,我不甘心。” 萱萱也是異常難受,她明白這是一種精神攻擊,正在攻擊著她和獨孤敗天的神識。如果他們兩人堅持不住,就會神識消散,即使軀體完好無損,也只是兩個無意識的白癡。 “小白,我也難受的要死,但我們千萬要堅持住,說不定躲在暗處的那個該死的家伙也快堅持不住了呢。” “我知道,我一定要活著出去,生命是屬于我自己的,我決不會放棄。” 令人難以抵擋的神識攻擊一重接著一重,源源不斷的襲向他們。就在兩人意識有些模糊的時候,玉石門自他們的手掌處傳來絲絲的溫暖,如荒蕪沙漠深處傳來的悠悠駝鈴,似空曠原野傳來的一縷笛音,頓時使兩人精神一振。 手掌處越來越熱,全身都暖烘烘的,如沐春風般,渾身上下說不出的通泰,那股陰森恐怖的氣息被一掃而光。 萱萱道:“快用心去感覺它。” 兩人再次靜心凝神,放出神識小心翼翼的捕捉這股溫暖力量的脈動。 就在剎那間獨孤敗天仿佛聽見了有如心臟跳動的聲音,他知道這就是那股內息的波動,時間在這時靜止了,外界的一切感應全部消失,只有那股細微的跳動聲。很奇妙的一種感覺,跳動的聲音仿佛自千萬年前傳來,透著無盡的滄桑和倦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