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5)     

不死不滅24 神識感應

兩人再次靜心凝神,放出神識小心翼翼的捕捉這股溫暖力量的脈動。 就在剎那間獨孤敗天仿佛聽見了有如心臟跳動的聲音,他知道這就是那股內息的波動,時間在這時靜止了,外界的一切感應全部消失,只有那股細微的跳動聲。很奇妙的一種感覺,跳動的聲音仿佛自千萬年前傳來,透著無盡的滄桑和倦意。他似乎感覺到了千年前、萬年前封印者那飽經滄桑的疲憊身心充滿了無力回天的茫然和絕望,玉石的溫暖是封印者最后一絲希望所化。接著他的神識仿佛穿越了無數的空間,寒冷、陰暗、毀滅、陽光、希望、憧憬、絕望、歡喜、憂愁……各種各樣的心情接踵而來,他的心情也變的喜、怒、哀、樂百味雜陳。 萱萱卻是另一翻感受,神識開始捕捉到的那絲細微波動如揚揚灑灑的春雨般潤物細無聲;接著似萬馬奔騰般聲震大地,再后來猶如驚濤駭浪般席卷天地。她深深的感覺到那是絕代高手的驚天一擊,毀天滅地,擋者披靡。絕代高手吸氣運氣,一氣阿成的動作如在她眼前一般,是那樣的真真切切,她不由得癡了。 獨孤敗天緩緩的睜開眼睛,這時萱萱也同時醒來,兩人挽在一起的手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分開了。 “你感覺到了什么?”兩人異口同聲。 獨孤敗天道:“我先說吧,我感覺到了封印者的心情,像經歷了百年、千年一般,我仿佛穿越了封印者一生的心情。尤其是他最后的那段情緒,是那樣的茫然和絕望,仿佛我就是他,他就是我,在那一時刻我和他仿佛相通一般,跨越了千年、萬年,最后我們兩人重疊在一起。” 萱萱道:“原來如此,一段奇妙的神識修煉。” “你在說什么?” “剛才你也許真的經歷了他一生的心情,‘洞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有些事情不是現在的我們所能理解的,但它確確實實發生了。不管發生了什么,有一點是可以肯定,你的神識修為有了質的飛躍,提升的幅度難以想象。” 獨孤敗天道:“不可能吧,我怎么沒有一點感覺?” 萱萱大驚:“你的意思是說,你現在的感覺和剛才一模一樣?” “對,根本沒有什么變化。沒關系,神識修為沒有提升又能如何?只要沒有倒退就行,誰能在如此短的時間內大幅度的提升?” 萱萱完全不顧一個女孩子應有的形象大叫道:“天那,你這個混蛋、豬頭、白癡,我簡直要嫉妒死你了。剛才我拉著你的手,你我功力相通,那時你和我一樣,神識上的修為同屬帝級。而剛才我們在用心感應玉門中內息的波動時,在不知不覺中我們的手分開了,分開后你的神識感覺居然還和剛才一樣。天那,這跳躍了多少個級別呀!老天不公,要是讓我跳躍一個級別,我就達到圣級了。” 獨孤敗天嘴巴張成O型,最后激動的又叫又跳:“老天,老天,我愛你,就像老鼠愛大米。”接著一把抱住了萱萱,“滋”的一聲親在了她的香唇上。 萱萱頓時一陣驚恐,緊接著羞憤交加,“劈劈啪啪”一連抽了獨孤敗天四、五記耳光。“你這個混蛋、流氓,要死呀?我要殺了你。”說著拔出那把斷劍向他刺來。 斷劍劃出一道優美的弧線,向他的心臟刺來。獨孤敗天知道自己得意忘形,不小心“踢在了老虎屁股上。” 冷森森的劍氣自斷劍發出,斷劍在距他還有一尺距離的時候,有如實質般的劍氣已經將他的前胸衣衫盡數撕裂。他深深的感覺到下一時刻斷劍將刺向他心臟,要是換作以前的他絕對沒有如此的感應,會在來不及有任何反應的一剎那被劍洞穿心臟。然而今非昔比,剛才玉門那短暫的奇遇使他的神識得到了錘煉,有了質的飛躍。強大的帝級神識深深的鎖定在斷劍運動的軌跡上,身體向旁閃去。雖然神識達到了帝級修為,但身體的實際功力還滯留在普通的一流水平,身體上的動作遠遠及不上神識的感應。 斷劍帶著鮮紅的一串血花自他的身體內拔出,飛灑的鮮血使萱萱暴怒的心情平靜了下來,手中滴血的斷劍“啪”的一聲掉在了地上。 獨孤敗天如蝦米一樣彎腰蹲在了地上,鮮血一滴一滴的落在玉石地上清脆有聲。 萱萱雖然很惱怒獨孤敗天的貿然侵犯,恨不得將他立即殺死,但看到他這副樣子又不忍下手了。 她語音顫抖:“小白,你的傷勢嚴重嗎?你……你沒事吧?” “我要死了,你那劍深深的刺進了我的心臟。唉!想我一代英才獨孤敗天竟然命喪于此,心有不甘呀!” 萱萱都帶了哭腔:“你死不了,我會救活你的,你一定要堅持住。”說著就要檢查他的傷勢。 “不用浪費力氣了,沒用的。沒想到最后一吻竟然是死亡之吻,難道這是對沖動的懲罰,對死亡的獎勵?天那,那就再懲罰、再獎勵我一次吧。萱萱,反正我也要死了,你再給我一個死亡之吻吧,讓我在幸福中死去。” “色狼、流氓、豬頭,你這個下流的混蛋竟然敢騙我,我打爛你那張說謊的嘴巴。”說著一把將獨孤敗天從地上抓起。 “別,萱萱,我可真的受了重傷,你再這樣折騰我,我可真的要死了。” 萱萱道:“活該,誰叫你這么壞,要死了還要占人便宜。” 一道深深的傷口出現在獨孤敗天的右肩頭,汩汩的鮮血不斷的向外流出。萱萱趕緊從身后的背包中取出療傷的藥物幫他止血,然后又幫他包扎。看到獨孤敗天齜牙咧嘴的樣子,她感覺很是解氣。包扎完畢又在他的左胸上狠狠的捶了一拳,痛的獨孤敗天直跳腳。 過了好長一會兒他才平靜下來,“萱萱剛才你感覺到了什么?” “我的感覺很奇怪,我聽到了一些聲音,不過我感覺那是一個絕代高手行功運氣的聲音。我仿佛感覺到了一個絕代高手的驚天一擊,那一擊的威力仿若能夠毀天滅地一般。”說著比劃起來,兩手交叉于胸前,向外推去。“轟”的一聲巨響撞在了玉門上,翻涌的氣浪將她一下子推出數丈。獨孤敗天更慘,身子如一根稻草般被拋飛出去,重重的摔落在地上,包扎過的傷口又滲出絲絲血跡。 “小魔女,你要殺我就明著來嘛,何必用這種方式來折磨我。” “對不起,你誤會了。這就是我感覺到的那個招式,我只用了一半的力氣,就有如此的威力,真是太驚人了。” 獨孤敗天道:“真的,我試試。”說著擺出相同的姿勢,兩手交叉于胸前向外推去,結果什么反應也沒有,連一絲微風都沒攪起。 “笨蛋,你急什么,我還沒告訴你怎樣的運氣呢。先氣沉丹田,然后氣走十二重樓……” 獨孤敗天按照她說的運氣之法去做,隨后雙手向外一推,“轟”的一聲,雖然沒有萱萱那般的威力,但也氣勢驚人,掀起滾滾氣浪。 “以你一個一流高手的功力打出這般驚人的一擊,足以說明這招的威力之大,很可惜只知道這一招的運氣之法,要是通曉整套的心法,那將是怎樣的一副情景呢?不過我相信只要勤加揣摩這一招的心法,一定能夠推出整套的功法。”說完之后一臉憧憬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