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07)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07)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07)     

不死不滅25 無盡哀意

獨孤敗天道:“少在那貪心了,武功豈能只知道模仿人家的,就是你真能夠還原出原來的那一整套心法,也不見得適合修煉它。每個人的心性各不相同,真正的高手都會依據自己的心性創出一套屬于自己的獨特武功,從未聽說過有哪位高手因修煉他人的武功而超凡入圣。” 萱萱頓時悚然驚醒,望著獨孤敗天的眼神怪怪的開口道:“沒想到你還能有這番見解,真的謝謝你,我差一點就著了相,墜入下乘。你說的對,武功重在一個悟字,即使真的能得到一篇完整的心法又如何,練到最高境界也不過僅局限于我所看到的那驚天一擊,永遠不可能超越他。再次謝謝你的提醒,我要走自己的路,創出一套屬于我自己的武功。” “孺子可教也。” “切,說你胖你還喘上了。”話聲一頓又道:“以我們現在的功力根本無法打開這道玉石門,不要再打它的主意了。走,我們繼續前進。” 獨孤敗天點頭同意。 那股恐怖的躁動自從被玉門中那股溫暖的力量擊退后,就好象消失了一般,再也沒有出現。 那股恐怖氣息的攻擊僅限于精神方面,而獨孤敗天的神識修為有了質的飛躍,此時已不用萱萱拉著他的手保護他前進了。其實他很喜歡被那只溫軟的小手拉著的感覺,但借他個膽子也不敢說出來。發怒的萱萱可是個地地道道的女暴君,說出那樣的話簡直是殺無赦。 腳步聲在白玉通道內發出清脆的回音,除此之外,四周靜悄悄的,漫長的通道顯得空曠無比。 兩人停下身來,想感應一下那股恐怖氣息,然而神識什么也沒捕捉到。四周是一片死寂,寂靜的可怕,一點聲音也沒有,仿佛陷入了絕對的虛無。 二人相互看了一眼,下定決心繼續前行。也不知道行了多久,前方豁然開朗,一個白玉大廳赫然出現在兩人眼前。大廳墻壁上一幅幅的浮雕栩栩如生,有張牙舞爪的龍;有兇殘恐怖的鬼怪;還有圣潔的仙子。浮雕各式各樣,千姿百態。不過他們有一個共同的特點,仿若有靈魂一般,似欲破壁而出。 面對那些鬼怪、神龍,獨孤敗天實在沒有胃口看,只是目不轉睛的盯著那些仙子猛看,在心里比較著那個最漂亮。 萱萱看到他那副色咪咪的樣子,氣不打一處來,狠狠的踩了他一腳。 “哎呦,你干嗎?” “我們來此,不是為了滿足你對著那些美女發花癡的愿望,你看那是什么?” 獨孤敗天順著萱萱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見大廳的一角有兩個黑洞洞的入口,兩個入口內漆黑一片,只知道它們垂直向地下延伸,每個入口都有觸目驚心的幾行血紅大字。 其中一個入口的題字是:惡魔封印,萬魔窟內封群魔,擅入者死。 另一個入口的題字是:封圣絕印,大封天下,武圣俱滅,擅入者死。 兩個黑洞洞的入口與周圍泛著寶光的明珠玉壁顯得格格不入。 獨孤敗天道:“這就是使七大高手受到重創的兩個封印入口嗎?” 萱萱道:“我想就是這里。” 獨孤敗天拔出身上的長劍,費了好大的力氣才從大廳的墻壁上挖下一塊玉石來。他可沒有萱萱那般功力,挖玉石就像切豆腐般容易。他抖手一扔,玉石劃著弧線朝其中一個洞口落去。突然奇怪的事情發生了,玉石在距洞口還有三丈遠的時候突然遇到一股莫明的阻力,被彈了回來。獨孤敗天嚇得趕緊躲向一旁,“乓”的一聲,玉石撞在了大廳的墻壁上。 萱萱道:“這么古怪,讓我來試試。” 她也如獨孤敗天般向其中一個洞口拋了一塊玉石,當然貫注的功力不可同日而語。發著耀眼光芒的玉石如閃電般飛向漆黑的洞口,“嘭”玉石超過了三丈處的那道防線,然而卻在距洞口兩丈處化為飛灰。 這么恐怖的一幕,使兩人半晌無語。被萱萱貫以功力的玉石無疑堅如精鋼,然而在靠近洞口兩丈處便化為飛灰,人的血肉之軀怎能通過呢?即使萱萱有帝級功力護身,她也不敢去冒險,兩丈處已如此,誰知一丈處會如何。 正在這時那股恐怖的氣息再次出現,但此時它已奈何不了兩人。 突然間兩人又感到了絲絲的異樣,大廳中又出現了幾股不同的氣息,他們明白這些氣息連同那股最恐怖的波動不是被封印者就是封印者遺留下來的力量。 萱萱渾然不將這些氣息波動放在心上,因為這些遺留的力量不是被封印就是在封印別的力量,留在外面這一點點根本奈何不了她。 獨孤敗天卻有另一番感受,他感覺有一股力量特別的親切,仿佛在呼喚他一般,使他不由自主的放開神識去接納它。那股波動和他的神識如水融般合在一起,仿佛本來就是同源一體。下一刻他深深的感覺到了一股情緒――――無盡的悲哀,內心說不出的難受。 等到萱萱發現他的異樣時,他早已淚流滿面,但他自己仿若渾然不覺,呆呆的站在那里。 “小白,你怎么了?” 獨孤敗天渾然沒有反應,依舊呆呆的站在那里不動。 萱萱感覺這個大廳的古怪太多了,一把抓住獨孤敗天的胳膊,拖著他就往回走。獨孤敗天如木偶一般任由他拖著走,走了好長時間才回過神來,掙開她的小手。 “小白,剛才到底發生了什么?你怎么會淚流滿面呢?” 獨孤敗天語音沉重道:“剛才的感覺好難過。開始我感覺到了一股親切的呼喚,接著我和他交融在一起,他是那樣的孤單無助,是那樣的悲哀,我被那股‘天下人都負我’的悲哀深深的震撼了。我感覺他和我有著莫大的聯系,似乎是血肉相連的一種感覺,比在玉門那里的感覺強烈的多。如果說封印藏寶齋的那個人是我的親人,我的朋友的話,那么剛才那個悲哀的‘他’就是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