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1)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1)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1)     

不死不滅26 被封印的地下宮殿(上)

萱萱也深深的震撼了,她的功力比獨孤敗天要高深的多,卻什么也沒有感覺到,而獨孤敗天卻先后感應到了兩個人的情緒。 萱萱道:“你有什么想法?” 獨孤敗天道:“我認為這不僅僅是一個地下通道,它是一座宮殿,一座白玉雕成的被封印了數千年,數萬年的地下宮殿,我們所見到的僅僅是這座宮殿的一角。這里曾經有過無數個絕代高手,最后不知所蹤。而且我還有一個另我自己恐懼的想法,這座地下宮殿好象和我有著莫大的關聯。” 真是語不驚人死不休,萱萱驚叫:“什么?” “很奇怪的一種感覺,我自己也不太明白,但內心里就是深深的感覺到這個古老而又神秘的地下宮殿和我有著莫大的聯系。” 萱萱不語,低頭沉思。獨孤敗天先后感應到了兩個人的情緒,然而她的功力比獨孤敗天要高深的多,卻什么也沒有感覺到。這絕對不是巧合,冥冥之中似乎隱含著天大的秘密,或許真的和獨孤敗天有些聯系。 獨孤敗天又道:“我在漢唐帝國出生,在這之前從來沒有到過清風帝國,更不要說來到通州城,來到這個神秘的地下宮殿,但我偏偏就是有那種感覺。” 萱萱道:“也許那只是你一時的錯覺罷了,感覺這個東西有時靠不住。” “但愿如此吧,我真的不想自己和這個古怪的神秘所在發生什么聯系,尤其是和我感應到他們情緒的那兩個人有絲毫關聯,光這種感覺都已讓我黯然神傷了,要是真的和他們有什么關系的話,我真的不敢想象。” 萱萱笑道:“懦夫,你是在逃避嗎?” 雖然是一句玩笑,但聽在獨孤敗天耳里仿佛炸雷一般。 自己難道真的是在逃避嗎?內心深處分明感覺到了那分聯系,為何要逃避?是恐懼還是怕身心受到打擊?不,我獨孤敗天絕不會逃避! 獨孤敗天被萱萱一句話“你在逃避嗎?”激起了沖天的豪氣,在內心暗暗的發誓:“等我足夠強的時候一定會回來的,古老的宮殿我一定要揭開你神秘的面紗,被封印的‘朋友’和‘我’我會再來看望你們的。” 想到這里,獨孤敗天道:“萱萱,我們還是趕緊回到地面上去吧,在這里的每一分鐘我都會感到‘他們’那無盡的悲哀,偏偏我又沒有能力弄清楚這里的一切,走吧,等我們有了足夠的能力再回來。” 萱萱也面色凝重的道:“你說的不錯,以我們的現在的能力根本無法在這里探個究竟。這里處處透著古怪,尤其是那些被封印者或封印者絕對是圣級的存在,那些封印我們根本動不得。如果這個仿若神話般的事實傳到江湖中去,一定會引起軒然大波。所以我們一定要嚴守秘密,絕不能泄露出去。” 獨孤敗天喃喃道:“那么多圣級的存在……多么不可思議的事情呀。”接著目光一凝:“萱萱,我想我還會回到這里來的,到那時這里將沒有什么秘密可言。” “傻小白口氣到不小,別等到你七老八十再回來,到那時說不定我早把這里建成了我的私人地下行宮,到那時你可是私闖本小姐的府宅。” 獨孤敗天笑了起來:“小丫頭,你可真是‘你是狂妄,你怕誰’。” 萱萱也笑了起來,露出一嘴雪白的牙齒和兩個可愛的小酒窩,樣子迷人至極。 萱萱道:“既然這樣,我們趕緊回去吧,這里古怪太多了。” “好” 兩人開始往回走。 白玉鋪地,明珠為燈,這樣一個如夢似幻的神奇所到底隱藏著什么驚天的秘密呢? 腳步聲在白玉通道里傳出清脆的的回響。 很快二人又回到了普通石壁和白玉地的交接處,最后看了一眼絢爛的白玉通道,兩人毅然的向黑暗走去。 萱萱再次拔出手中的斷劍,催動功力使它發出淡淡的光芒照耀著回路。一會兒便來到了地面垂直入口處的下方。 二人開始發愁,以獨孤敗天的功力無論如何也無法從這里攀掠三十丈的高度上去。 最后二人決定,由萱萱先上去,然后放下繩子來拉他。 萱萱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左手握自己的那把斷劍,右手握著獨孤敗天的長劍,飛身向上縱去。帝級高手的實力充分顯示出來,這一縱居然生生飛掠了二十幾米的高度。這么恐怖的輕功如果被武林中人發現非要驚其為天人。 萱萱未等身子下落,將右手長劍插向石壁,長劍如刺泥土般“哧”的一聲便刺了進去,身體的重量全都落在了這把長劍上。萱萱非常小心謹慎,沒有再次向上飛掠,不光因為地方狹小黑暗,最主要的原因是這個地下宮殿的古怪太多了。穩妥起見,她用兩支劍交替的刺進石壁,慢慢的向上爬行。要是普通高手別說如此一劍一劍的刺進石壁向上爬行,就是能否刺進石壁還是一回事。 這就是帝級高手的恐怖修為,超乎常人的想象。這就是不同級別的高手為什么在交手時不能夠以人數的多少來判定勝負的原因了,不同級別高手之間的實力相差是巨大的,不可以道理計。 盡管萱萱功力高深,待如此向上攀越了三十丈距離的時候也有些力竭了,而且她內心隱隱有一股不安。按理說爬了這么高的距離,應該快到地洞的出口了,應該能夠看見一絲光亮才對,可是上方還是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即使外邊現在是黑夜,但怎么說也要比地下亮上一些才對,為何一點亮光也看不到呢? 獨孤敗天一個人在下方呆著簡直難受至極,他一個人面對這樣一個空曠無比又陰森恐怖的黑暗所在,說不害怕那是騙人的。無邊無際的黑暗仿佛遠古怪獸那巨大無比、能夠吞噬一切的巨嘴一般,恐怖的讓人喘不過氣來。 獨孤敗天使勁甩甩了頭,平靜了一下情緒。但等待最是折磨人,雖然內心已經平靜下來,但還是感覺時間過的太慢。時間仿佛靜止了一般,他似乎感覺到自己的心跳聲都放慢了,“咚”……“咚”……感覺好長時間才跳動一下。 四周是一片的黑暗,時間仿佛靜止,他感覺自己好像陷入了一個絕對的虛空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