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07)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07)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07)     

不死不滅28 歌舞雙絕

待獨孤敗天醒來時已經中午了,這一覺他睡的甚是香甜。店里的伙計來過幾次見他睡的如此香甜都不忍心打擾他,只得將洗漱用具給他放下又悄悄的退了出去。 獨孤敗天起來后先漱了漱口,然后擦了把臉。忽然感覺有些不對勁,這才想起臉上還戴著一張面具。忙把面具摘下來,仔細的將臉洗了一遍,然后又小心翼翼的戴上它。這張面具現在可是他的護身符,如果沒有它,就這樣大搖大擺的走出去,說不定會從哪跳出個沖動的武林高手將他給“替天行道”了。 昨夜的一切仿佛夢境一般,難道真的是南柯一夢嗎?答案顯然否定,昨天的一切都是真實的。獨孤敗天走出屋外,深深的吸了口“新鮮”空氣,其實早已不新鮮了,此時已到了午時。 他向前院大廳走去,路過萱萱屋子的時候,運足功力仔細的聽了一下,里面傳來均勻的呼吸聲,這個小丫頭可真懶,到現在了還沒有起來。本來還想叫她一起去吃飯,現在只好打消了這個念頭。 獨孤敗天徑直來到大廳,選了一張沒人的桌位坐下。此時雖已是吃飯的時間,但奇怪的是大廳中沒有幾個人。他要了一碗粥,幾個饅頭,又點了幾個葷素搭配的小菜。本想再要一壺酒,但感覺一個人喝沒有意思,便又作罷。 正在這時外街上傳來一陣喧嘩。 “柳姑娘馬上就要過來了。” “真的嗎?” “我們要見如煙姑娘。” …… …… …… “不行,我們負責如煙姑娘的安全,絕不允許任何人見她。” “我們只看一眼。” …… …… …… 接著又是一陣吵嚷聲。 獨孤敗天暗暗奇怪,到底發生了什么,那個所謂的如煙姑娘到底是何方神圣?帶著疑問,他將店小二叫了過來,剛想叫小二,但又覺得這樣不太禮貌,便道:“這位大哥,外面到底發生了什么,為何如此吵鬧?” 小二聽到獨孤敗天叫他大哥,望向他的眼神怪怪的,但還是耐心的在那里為他解釋。 “客官,您真是走運,今天柳如煙姑娘從這里路過,說不定您能夠一飽眼福呢。外邊的那些人都是等在如煙姑娘的這條必經之路上,準備一睹芳容。” 獨孤敗天道:“柳如煙是誰?” 小二的眼睛睜的大大的,有些不相信的說:“客官,您不會是在開玩笑吧?咱們清風帝國大名鼎鼎的‘歌舞雙絕’柳如煙您竟然沒聽說過?” “我不是清風帝國的人。” “哦,原來如此。這也難怪,如煙姑娘雖然在清風帝國家喻戶曉,但不知為何,她很少接受他國的邀請出去演出。不過這次您來到我們清風帝國可真的是不虛此行。我跟您說如煙姑娘……” 獨孤敗天一邊吃著飯,一邊聽店小二在那里“嘮叨”。 “如煙姑娘長的那叫一個美,就像仙子下凡一般……” “哦,原來這么美呀。”獨孤敗天無所謂的應道。 店下二好象打開了話匣子,在那里滔滔不絕。 “客官,您知道她為什么叫歌舞雙絕嗎?那是在贊美她的歌聲和舞技在我們清風帝國無人可比,絕對的無雙。” 獨孤敗天道:“我還以為她的歌舞是天下無雙呢。” 店小二道:“我知道您可能不相信,但如煙姑娘的歌聲和舞技確實無人能比,您要是親眼看到,親耳聽到,一定會相信的。” “你親眼看到過,親耳聽到過?” “沒有,但我表哥的叔叔的侄女的丈夫的嬸子的小姑子的兒子曾經親眼看到過,親耳聽到過。據說如煙姑娘的歌聲簡直是……不是有句話嗎,什么‘此曲只應天上有,人間……” “此曲只應天上有,人間能有幾回聞。” “對,就是這句。雖然好象是在形容曲子,但用來形容她的歌聲一點也不為過。她的歌聲簡直太美妙了,比樹上的百靈還要動聽……她的舞技更是‘出神入化’……” 獨孤敗天望著滿臉激動的店小二不禁感到好笑,一個從未見過面的女子竟然讓他如此如醉如癡。同時對這個柳如煙也有些好奇起來。 看到獨孤敗天嘴角的笑意,店小二道:“客官您不要不相信,我說的都是真的。您聽到外邊那些人的吵鬧聲了吧,他們當中的大多數人都曾看到過如煙姑娘的表演,這次得知她將從此路過,特意在這個必經之地等了一上午了。” “哦?他們曾看到過那個柳如煙的表演?” “是呀,說起來柳姑娘可真是個天大的好人。去年帝國好多地方都發生了旱災,她為了救助災區四處奔波,請那些大商團捐款,還到各大城市義演,籌集資金。當時她曾來到到過離我們這里不太遠的烽火城義演,我們小城里好多人都去看了,可惜那時我有事走不開。”說著露出一臉遺憾的神色。 獨孤敗天笑了笑道:“你今天不就有機會看到她了嗎?” 店小二道:“不容易呀,外邊有好多的衛隊在保護她的安全,不讓任何人接近。” 獨孤敗天懷著愉悅而又好奇的心情終于吃完了他的午飯,擦了擦嘴。一下子摸到了滿臉的落腮胡須,這才想起他現在在扮演著一個三十七、八歲壯漢的角色。這才明白為何他剛才叫店小二為大哥的時候,小二露出古怪的神色。一個三十七、八歲的大漢居然叫一個二十出頭的小伙子為哥,確實讓人感到奇怪,還好他不是什么江湖人。 獨孤敗天來到客棧外一看,只見街上人山人海,徹底阻塞了交通,甚至連街道兩旁的房上都是人。一群士兵都快被城里的百姓淹沒了。這個柳如煙的魅力還真是不小,獨孤敗天內心不禁也有些期待她趕快出現,看一看這個傳奇女子到底怎樣? 正在這時不知誰喊了一句:“柳姑娘過來了。” 人群立時騷動起來,人聲鼎沸。士兵們趕緊沖出人群,和這些百姓分了開來。只見遠處一輛馬車正向這里駛來,旁邊的衛隊比這里要多上好多。 人群開始向前擁擠,此地的士兵趕緊拔出刀劍,同時弓箭手彎弓搭箭。可是人群卻沒有退卻的跡象。局勢頓時緊張起來,兩方人馬大有一觸即發大打出手的可能。 正在這時飛奔過來一匹快馬,馬上是一位年輕的將官,快馬如飛而至。 年輕將官離老遠就喊:“大家不要沖動,柳姑娘馬上就要過來了。她會接見大家的,但請大家將道路讓出來,閃到兩旁,因為柳姑娘在見完大家后還有急事要趕去開元城。” 緊張的氣氛頓時緩解下來,人群緩緩閃向道路兩旁。那些劍拔弩張的士兵頓時長長的出了口氣。 馬車終于駛近了,最后停在在眾人眼前。 車簾慢慢被打開,一個十五、六歲的女孩從車上跳了下來。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撲閃撲閃的,可愛的小鼻子,紅紅的嘴唇,一副調皮的樣子。獨孤敗天有些失望,這就是那個大名鼎鼎的“歌舞雙絕”?分明是一個調皮的小丫頭嗎。 然而眾人還是將目光緊緊的盯在車上。正在這時車上又走下一位紫衣女子,二十一、二歲的樣子,很美,非常的美麗。高挑的身材亭亭玉立,眉目如畫,白皙的臉頰,挺直可愛的鼻子,紅紅的嘴唇,確實算的上是一位絕色佳人,足可以與司徒明月和剛開始見到的戴著面具的萱萱有的一拼。 四周鴉雀無聲,眾人都看直了眼。 獨孤敗天心中也是異常震撼,但很快就恢復過來了。這個美女雖然很美,但比起艷冠天下的李詩畢竟還差了一些,早已見過李詩絕世容顏的他當然不會像其他人那樣失魂落魄。 毫無疑問,這個美女就是柳如煙,而剛才的那個小丫頭一定是她的婢女。 柳如煙緩緩開口道:“首先我要感謝大家對如煙如此盛情。不好意思,讓大家在這里久等了。” 人群之中立時發出喊聲:“能夠見到如煙姑娘的芳容是我們的榮幸。” 柳如煙道:“這次我僅僅從通州城路過,而不為大家演出是有原因的。”話聲一頓,接著道:“大家還記得四十年前的那段歷史嗎?拜月帝國挾五十萬大軍侵犯我國,鐵蹄所至,敢有反抗者雞犬不留。不到一年我清風帝國半壁大好河山淪陷在鐵蹄之下,帝國處在一片腥風血雨之中。是誰在民族危亡之時如彗星般崛起,重整旗鼓,收拾殘部?是誰僅以十五萬大軍破敵三十萬?是誰于萬軍之中取敵帥首級,挾無敵之威大敗敵軍,盡復我清風帝國大好河山?是我清風帝國第一城的城主李老將軍。” “李老將軍萬歲。” “李老將軍萬萬歲。” 震天的呼喊聲響徹小城。 輝煌的歷史總能夠鼓舞國民的愛國熱情,使人們涌起強烈的民族自豪感。英雄的作用絕不下于國家的輝煌歷史,英雄的傳說能夠使年輕人的血液沸騰,堅定自己的理想;同樣能夠使老人“烈士暮年,壯心不已”。國家的輝煌又總是和英雄聯系在一起,兩者都是民族的驕傲。 待到激動的人群平靜下來,柳如煙接著說:“四十年前的那場戰爭我們贏的并不輕松,帝國死了無數的好兒女。而我們的無敵統帥李老將軍也是身負重傷,四十年來時時受著內傷的折磨。有誰知道老將軍的愛妻在刺殺敵軍統帥時,為了掩護李老將軍不幸身亡。這四十年來,老將軍在肉體上時時受著傷痛的折磨,在精神上更是受盡了對亡妻的無盡思念之痛。可是就在昨天老將軍突然病危,大家知道老將軍病危時的情景嗎?老將軍躺在病床上喃喃低哼他愛妻生前那些最愛聽的歌謠。”說到這里她的聲音不禁有些哽咽,她穩定了一下情緒接著道:“當今圣上得知,派人騎快馬傳旨,要我連夜趕往開元城為老將軍輕唱。” 聽到這里眾人再也忍不住哭了起來,哭聲一片。 “我們耽誤了柳姑娘的時間,我們對不起李老將軍呀!” “嗚……祝老將軍早日安康。” “我們是罪人啊!” …… …… …… 士兵們也哭了起來,他們也是才知道這個消息。 獨孤敗天也是感慨萬千。 李老將軍在人們的心目中絕對是國家的驕傲,民族的自豪,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英雄。英雄的背后總是隱藏著無數的辛酸,外人看到的只是他們頭戴光環時的高大形象。有誰會想到榮耀的背后隱藏著這樣凄慘的故事呢。 好長時間眾人才平靜下來,但各個面現戚容。 柳如煙開口道:“今天我只能為大家獻一首歌,改日再向大家請罪。” 眾人齊喊:“不,我們是罪人,耽誤了你的時間,我們對不起李老將軍。” 柳如煙揮了一下手,眾人的聲音馬上靜了下了來。 婉轉憂傷的歌聲飄蕩起來: “每日凋謝的玫瑰 皓月離去,碧綠、清新、明亮, 宛似白樺林中瘋狂的女王…… 我微微一笑,她俯身吻我一下 并將我的心帶走,滾動在蔚藍的天上! 給它戴上繁星的王冠,并在懷中將它搖蕩, 在云朵上守護著它,在水面上映出它的形象…… 將它放在玫瑰叢中,使它浸透玫瑰花香, 毫不動情地將它置于無垠的空曠! 賦予它溫和、透明、金黃, 當黎明時將它送回我流血的胸膛, 我的心像凄涼的寶貝一樣, 如同睡意朦朧的星星,濕潤、芳香……” 馬車早已遠去,眾人還沉浸在歌聲之中,一個個淚流滿面。 獨孤敗天的眼睛也有些濕潤,李林老將軍傷感的故事使他心里有一股酸酸的感覺。而柳如煙那憂傷哀婉的歌聲卻觸動了他內心的情傷,司徒明月那張嬌艷的俏臉再次從他的內心深處浮現出來。他深知,這段感情早已隨風遠逝,但他還是不能忘懷,伊人明艷的嬌顏時時在心中浮起,這是他永遠的痛。 擦了一下眼角,他轉身朝客棧中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