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1)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1)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1)     

不死不滅29 一入江湖

獨孤敗天穩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緒才再次推門而出。 這時街上傳來震天的喊聲,久久不能平息。 他暗暗心驚,柳如煙的歌聲真的到了出神入化的的地步,將情寓于歌聲之中,使人和她共鳴。 他來到萱萱的門外,側耳仔細傾聽,里面傳來均勻的呼吸聲,這個小丫頭顯然還在熟睡。真是一個小懶貓,居然如此貪睡,真懷疑她的帝級功力是怎么練出來的。獨孤敗天輕輕的推開了房門,又小心的將房門帶上,悄悄的走了進來。 萱萱靜靜的躺在那里,身上蓋了一條毯子,玲瓏起伏的身軀散發著誘人的美。烏黑柔順的長發遮住了半邊容顏,長長的睫毛,挺直俏麗的鼻子,紅紅的嘴唇,無一不散發著驚人的媚態。小丫頭睡熟時居然還露著淡淡的笑意,露出兩個可愛的小酒窩,顯得那樣的嬌憨、純真無邪。一截小臂露在毯外,如白玉般泛著淡淡的暈光,散發著圣潔的光輝,美的那樣自然,使人不敢有絲毫褻之意。 獨孤敗天簡直看呆了,這是怎樣的一副圖畫,簡直懷疑是在夢中。床上的那個睡美人就是萱萱?他有些不敢想象。如睡海棠般的少女集嫵媚、嬌憨、純真、圣潔于一身,是個矛盾的統一體。這么多不同的氣質怎么會出現在同一個人身上呢? 獨孤敗天望著渾身上下都散發著驚人魅力的萱萱暗暗的吞了口口水,他忽然發覺他原來很花心。盡管不能忘情于司徒明月,但李詩還是在他心中留下了不可磨滅的身影,而現在的萱萱又對他產生了致命的誘惑。 但一想到萱萱那恐怖的武功,心中就泛起一股涼氣。再想到在地下宮殿時“不小心”親了她一下,差點被殺死的悲慘經歷,他那顆“火熱的心”立刻冷了下來。發怒的萱萱絕對是個女暴君,絕對招惹不得,他就站在那靜靜的望著她。 望著熟睡中的萱萱,獨孤敗天腦中泛起一個強烈的想法:如果這時將她臉上的那層面具摘下來,她一定不會知曉。但又有些猶豫,萱萱可是帝級高手,一不小心就能驚醒她。一想到她是帝級高手,獨孤敗天的心就是一動,自己就這樣走進了一個帝級高手的寢室,而這個帝級高手卻完全沒有發覺,這豈不透著古怪,這完全是不可能的事情。一個帝級高手的警覺性絕不會如此差,是了,一定是這個小丫頭在裝睡,想看一下自己的品行如何。想到這里,獨孤敗天不動聲色,轉身朝外走去。 手剛拉開門,就聽見萱萱慵懶的聲音:“小白,怎么不聲不響的進來,又不聲不響的走了?” 獨孤敗天暗道:“好險,這個小丫頭果然在裝睡。自己真是糊涂,剛才街道上那么大的聲音,怎么會吵不醒這個小丫頭呢。無論從哪方面說,這個小丫頭都是在裝睡。”嘴上卻說:“萱萱,你可真是一只小懶貓,太陽都快落山了,還賴在床上不起?我本想叫你去吃午飯的,但看你睡的如此香甜,不忍心吵醒你,只好悄悄的走了。” “好餓,小白你幫我把飯端進屋來。” “什么?你不會連飯都要賴在床上吃吧?” “怎么,不行嗎?” “……”獨孤敗天無言。 獨孤敗天領著店里的伙計再次來到萱萱房間的時候,小丫頭早已梳洗完畢。調虎離山,原來本意在此。 伙計將飯菜放下,轉身走了出去。不知為何,獨孤敗天非常想看小丫頭吃飯,但被萱萱硬是趕了出來。 “萱萱,有我這個絕世帥男在你房間,你不認為是一件賞心悅目的事情嗎?” “滿臉的大胡子,看著就倒胃口,你快出去。” “我不是戴著面具嗎?我這就摘下來,讓你見識一下我的‘絕世容顏’。” “少惡心了,你那副德行我早就看膩了。” 獨孤敗天滿臉委屈:“萱萱難道你有喜新厭舊的嗜好?我這個英俊瀟灑、風倜儻、玉樹臨風的絕世帥男就這樣被你無情的拋棄了?” “乓” 萱萱重重的將門關上,險些撞在獨孤敗天的鼻子上。 萱萱吃罷飯后又休息了一會,兩人便離開了客棧,不久便到了城外。 獨孤敗天道:“萱萱你打算去哪里?” “遨游大陸,哪里好玩到哪里去。比如說像我們昨天夜里探的地下宮殿那樣的地方,我知道大陸上還有幾個好玩的地方,我要去那些地方看一看。” 獨孤敗天暗暗咋舌,那么恐怖的地方居然當成是好玩的地方,帝級高手就是與眾不同。 “小白你要到哪里去?” “我也要遨游大陸,但我的志向是江湖,我要讓江湖中所有的人都知道獨孤敗天這個名字。” 萱萱搖了搖頭道:“臭小子,你太天真了,這就是你的抱負嗎?等你年紀再大上一些你會后悔的,你會后悔你年輕時所犯下的錯誤。其實,人活在世上,難免受名利的束縛,不過那一切都是虛幻,到頭來什么都還于虛無。” 獨孤敗天道:“想不道我們的萱萱小姑娘說話居然像個老哲人一般,當心你那顆年幼的心就這樣蒼老了。” 萱萱道:“臭小子,還是認真的想一下你自己吧,即使你在江湖中的名氣再大又有什么用呢?那只是一個虛名,還不如那些處心積慮的陰謀家,人家混到最后手中還能有些籌碼。你呢?什么也沒有,到頭來一場空。” 獨孤敗天道:“我對權勢不感興趣,我只對武功感興趣。我這次出來歷練,就是要見識一下大陸上各家各派的神功絕技,來完善我自己的功法,我的最終目的是達到武的極境,堪破武的奧秘。” 萱萱嘆了口氣:“‘一入江湖,身不由己’,我有一種預感,你會走進大陸權利的紛爭當中。江湖是一個大染缸,好多事情不是你的本意,但你必須順應于它。慢慢的,你就會發現你自身的改變。‘一入江湖,身不由己’,很老套的一句話,但確實道盡了江湖人的辛酸和無奈,道盡了江湖的本質。” 獨孤敗天道:“江湖也許充滿了無奈,但它肯定也充滿了激情,與其平平淡淡的過一生,還不如在江湖中痛痛快快的闖上十年,逍遙幾載。海闊憑魚越,天高任鳥飛。我獨孤敗天大好男兒豈能庸庸碌碌的過一生,我要讓我的一生充滿傳奇色彩。” 萱萱看著他激動的樣子笑著道:“臭小子,瞧把你激動的,被你說的我都想去闖江湖了,你這樣走街穿巷的去騙小孩子,保準江湖人立刻多十倍。” 獨孤敗天笑了笑:“你這小孩子去不去闖江湖?” 萱萱美目一瞪:“臭小子,想討打嗎?” “呵呵……” 萱萱道:“其實,我就是想去闖江湖也不行,你聽說過有哪個帝級高手到處招搖嗎?帝級高手之間有一個約定,任何一個帝級高手都不得參與普通武林人的斗爭,否則一旦被發現,其他帝級高手將群起而攻之。” 獨孤敗天頭一次聽說,很是好奇:“這一切都是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帝級高手功力太高了,一個人的實力能夠左右無數人的生死,為了江湖的平靜,眾人才達成了這個協定,這是眾多帝級高手的共識。” “那江湖中到底有多少帝級高手呢?” “這是一個秘密,非帝級高手不得告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