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5)     

不死不滅30 離開通州

獨孤敗天道:“不說算了,那你告訴我,大陸的王級高手真的不足二十人嗎?” 萱萱笑了笑:“呵呵……那十幾人是眾所周知的,但隱姓埋名或笑傲紅塵的高手到底有多少,我也不知道。但可以肯定的告訴你,要比已知的多。其實,江湖到處藏龍臥虎,真的很精彩,就看你怎樣去面對。” 獨孤敗天笑道:“我就說嗎,江湖是個好玩的地方,怎么樣和我去玩吧。你不說,我不說,有誰會知道?” 萱萱笑道:“傻小子,事情哪有你想象的那么簡單。” 獨孤敗天道:“萱萱,你和我說一下武林中高手的名字,還有一些門派的特征,免得到時又鬧笑話。” 萱萱道:“大陸上有那么多的門派,我怎么可能一一給你道來呢。不過有些門派你是必須知道的,像漢唐帝國的霧隱峰,這個門派門人武功都很高強,一向以武林安危為己任,說的上是一個正派。門中每一代都會出現幾個出類拔萃的高手,是以歷經千年而不衰,在大陸上享有盛名。” 獨孤敗天心中一動,那不是李詩的師門嗎,他在心中暗暗記下。 “大陸上拜月教你也要特別注意……” “還有幾個大家族……” “另外……” 萱萱詳細的將江湖的形勢對他講了一遍,獨孤敗天在心中暗暗記下。 這些可都是經驗之談,對于他這個剛出道的菜鳥來說都是寶貴的財富。 “對了,萱萱,我還有些話想問你。” 萱萱道:“你這個小子都問了這么多了,真服了你了,還有什么要問的?” “你先發個誓,不許生氣,不許打我。” 萱萱很好奇,究竟是什么問題非要如此呢。當下說道:“好吧,我發誓不生氣,不打你。” “萱萱,你是不是妖怪啊?” “什么?你這個混蛋,竟敢如此取笑我,看我不……” “打住,你發過誓了。再有我還沒問完呢。” 小丫頭一臉怒氣的盯著獨孤敗天,揮了揮粉拳又放了下來。 獨孤敗天一副不知死活的樣子,繼續道:“萱萱,想不到你生氣的樣子這么可愛。其實我想說的是,你才這么大丁點兒,怎么能練成那么高深的武功呢?不可思議。你說你不是妖怪是什么?再有,你不是曾經說過可以叫你‘誤落凡塵’嗎,聽著就像個妖怪。” 萱萱氣恨恨的道:“獨孤敗天,你說夠了沒有,你真的讓我生氣了。第一,你敢說我是妖怪,我要打你十巴掌;第二,你居然說我生氣的樣子可愛,再打你十巴掌;第三,你竟然那樣形容我‘那么大丁點兒’,又是十巴掌;第四,你是豬腦子,誤落凡塵不可以是仙女嗎?再記十巴掌。” 獨孤敗天道:“喂,萱萱,你可發過誓的,你得遵守你的誓言。再說,我也是有些好奇,你年紀比我還要小,這一身功夫到底是怎樣練成的?說話難免有些激動,所以……” 萱萱道:“夠了,臭小子,你自作聰明,妄想用話套住我,才說了上面那些消遣的話。本姑娘不吃這一套。叫你自作聰明,再給你加十巴掌。” “不行,你別過來,你說話可要算話呀。” 萱萱突然不生氣了,笑嘻嘻道:“臭小子,只怪你自己太笨了,想氣本小姐?居然想出這么拙劣的一個法子。” 獨孤敗天道:“你到底遵不遵守你發的誓?” 萱萱擺出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道:“小白———人家真的很生氣,你讓人家出出氣好嗎?” “不行” “人家是女孩子嗎,讓著人家一些。” “那你罵我一頓吧,但不許打我。” “你真的不讓我出氣?真的?我發怒了。” 通州城外,一片小樹林中“乒乒乓乓……” “哎呦……行了,我受不了了……” …… 不久林中走出一個亭亭玉立的少女,少女看起來很高興的樣子“今天真是太高興了,真是開心。” 接著林中又走出一位,只見這位鼻青臉腫,衣服褶皺,“今天太倒霉了,萱萱你說話不算話。” “笨蛋,你沒聽說過女孩子喜歡說反話嗎?她們說是的時候就是不是,說不是的時候就是是。” 獨孤敗天傻傻的道:“哦,我總算明白了。”接著又道:“萱萱你愛我嗎?” “你……”萱萱氣的無言以答。 獨孤敗天道:“我知道一個美若天仙的帝級高手怎么會愛上我這樣一個臭小子呢,你肯定不愛我,不過用你們女孩子的話來說就是你愛我,我沒說錯吧,萱萱,你愛我。呵呵……萱萱愛我。” “獨孤敗天,我……你……你是不是還欠揍?” “怎么?還想揍我?來吧,反正都打了這么多下了,再來幾下也無所謂。” 萱萱這次真的拿他沒轍了,剛才知道他在開玩笑,想“輕輕的”教訓他一頓,結果出手還是有些重了,心里有些過意不去。盡管他現在說的話把她氣的牙都癢癢,但也不好意思再出手。 獨孤敗天嘴角露出了笑意,心中想:“終于把你氣的無話可說了,哎呦,疼,這代價確實劃不來,等老子武功大成了¥……非要¥183%183¥……” 此時正是盛夏季節,天氣異常炎熱,獨孤敗天滿身都是汗,衣服黏在身上異常難受。反觀萱萱,卻見她一滴汗也沒有。獨孤敗天不禁大奇,湊身過去,頓時感覺絲絲清涼之氣自萱萱身上傳來。 “喂,死小白,你站遠一點。滿身的汗味,臭死了。” “萱萱,你怎么一滴汗也沒有出?我都快熱死了。” “連這都不知道,功力達到王級境界就能夠寒暑不侵。” 獨孤敗天羨慕道:“真是太好了,武功還有這等妙用。萱萱咱們商量一下,你可不可以和在地下宮殿時那樣,傳一半功力給我……” “想的美,別做夢了,前邊不遠處有一條河,你去那里涼快一下吧。” 一條河流如玉帶般蜿蜿蜒蜒流向遠方,河水異常清澈,可見魚兒自由自在的在水中游來游去。光站在河岸邊就讓人感覺身上涼快了許多。獨孤敗天穿著衣服一個猛子就扎進了河里,渾身上下頓時感覺涼爽異常。接著在水中游來游去,像個歡快的魚兒。 萱萱很是羨慕,但她一個女孩子家說什么也不好意思到河里去游泳。只得站在岸邊用河水將手帕打濕,轉過身去將面具摘下來擦了把臉。 獨孤敗天在水中一邊翻著水花一邊叫道:“萱萱,干嗎那么辛苦,下來游泳吧。” “要死呀。”萱萱叱道。 獨孤敗天哈哈大笑。 看著河水如此清澈,萱萱確實心動,但有獨孤敗天在這里,她是說什么也不肯下去的。獨孤敗天不停的在河里翻著水花,扎著猛子,一會扎進河里,一會冒出頭來。他在水中游的甚是高興,這么熱的天氣,能夠遇見這樣一條河流簡直是天大的幸福,現在渾身上下涼爽異常,說不出的舒服。 獨孤敗天又一猛子扎進河里,再次露出水面的時候,手中已抓住了一條一尺多長的魚兒。“萱萱,接著。” 魚兒被拋在岸上后亂跳個不停,萱萱看著不忍,又將魚兒放入了水中。 看著他在水中如此游戲,她更是羨慕,再也忍不住,開口對獨孤敗天道:“小白,你老老實實的呆在這里,不許到上游去,聽到沒有?你要是敢到上游去……”說著用手比了一個殺頭的動作。 獨孤敗天道:“放心吧,我對未成年少女不感興趣。” “你……” 看著萱萱發怒,獨孤敗天心里直發毛,忙道:“我是說,面對你這樣一個仙子一般的少女,我這個凡夫俗子是不敢有絲毫褻之意的。” “哼” 萱萱不理他,徑直朝上游走去,一會兒就消失在了獨孤敗天的視線中。 見萱萱走遠,他跑上岸來,將身上的衣物脫個干凈,又將面具摘下來,扔在岸邊。再次回到水中,頓時感覺又舒服了許多,渾身上下說不出的輕松。 一直到太陽快落山時,獨孤敗天才懶洋洋的爬上岸,將衣服穿上。 又過了好長時間萱萱才從上游慢慢的走下來,頭發濕濕的。 “小白,我們就此分手吧,你去闖你的江湖,我去那些神秘的所在地玩玩,那個面具就送你了。” 獨孤敗天滿臉委屈道:“什么?萱萱,你這么快就把我甩了?” 萱萱笑嘻嘻道:“對,你這個不聽話的家奴我不要了。” 獨孤敗天道:“萱萱,你真的要走了?咱們再一同走一程吧。” 獨孤敗天是真的不愿意萱萱走,雖然只和這個迷一樣的少女相處了一天多的時間,但他卻發現對這個可愛少女產生了一種說不出的感情。感覺她是一個調皮的小妹妹,又像是一個可惡的小魔女,還像是一個令人心動的、忍不住去追求的可愛女子,迷一樣的女子。 萱萱道:“你知道我要去哪里嗎?我們不一定順路。” 獨孤敗天道:“就是不順路,我也要跟你一程,就當是我送你一程吧。” “臭小白,為什么突然對我這么好?” “我什么時候對你差了,你別忘了,每次都是你欺負我。等我武功大成之日,嘿嘿……” “你武功大成之后又能怎樣,難道我還怕你不成?” “那可說不定,你答應我送你一程了?” 萱萱笑嘻嘻道:“好吧,不過你得給我一個說的過去的理由。” 獨孤敗天道:“因為你是我闖江湖后認識的第一個朋友,還有你偷了我的錢,打過我的臉,罵的我很傷心……” “停,有第一個理由就行了,還說后邊那些干什么。你不說的話,我還忘了,喏,這是你的錢,免的你挨餓的時候在背后罵我。” 獨孤敗天道:“萱萱,其實還有一個重要的理由,因為我非常佩服你。” 萱萱笑嘻嘻道:“其實也沒什么,本人除了天資高外,還遇上了名師,武功練成這樣那是再自然不過的事情了。” 獨孤敗天道:“我佩服你的是——————你的臉皮居然比我還要厚。” “啊……獨孤敗天,我要殺了你。” 獨孤敗天轉身就逃,一邊跑,一邊道:“我說的是真的,以前爺爺總說我的臉皮天下第一厚,無人能敵。當時我還有些沾沾自喜,以為我的臉皮真的是天下無雙,誰知遇見你,徹底粉碎了我的自信心。讓我慨嘆:‘既生天,何生萱’。哎呦……輕點……” 以獨孤敗天的輕功怎會跑的過萱萱,沒跑出多遠,就被萱萱揪住了耳朵。 “該死的小白,我知道你是成心氣我,哼,你那么愿意作臉皮天下第一厚者,沒人會和你掙的。” “好了,好了,你快放手吧。” 萱萱松手放開了他。 “萱萱,你打算去哪里?” “我準備去拜月國。” 獨孤敗天道:“是這樣啊,我要去開元城,我們正好有一段路程相同。” 萱萱道:“真的?你去開元城干嗎?” 獨孤敗天先將遇見柳如煙的事情說了一遍,最后說:“既然李林老將軍病危,而他又那么有名氣,我想一定會有很多江湖豪杰趕往那里,我要去見識一番。” “臭小子,你是醉翁之意不酒,在乎柳如煙吧。” “萱萱,你太小看我了,我真的像那種人嗎?” 萱萱道:“像。” “哎,你就那么的沒自信,有你這個大美人在我身旁,我會大老遠的跑去開元城找柳如煙?” “少貧嘴。” 獨孤敗天道:“萱萱,你看太陽都快落山了,不如我們去附近找個人家借宿一晚吧。” “不必如此,我們可以到附近找個漁民,給他一些錢買下他的小船,然后我們順流而下,這樣可以邊走邊休息。” “好主意。” 兩人在附近果然找到了一戶漁家,獨孤敗天給了他們十個金幣,花雙倍的價錢從那對夫婦手中將小船買了下來,夫婦兩人很高興。他又給了那對夫婦一些錢,叫他們到附近的的店鋪買了酒肉、吃食。 兩人將小船放下水,隨后躍上小船,順流而下。 此時正是傍晚時分,晚霞染紅了半邊天。落日紅彤彤,像嬰兒紅撲撲的臉頰,可親又可愛,發出柔和的光,將周圍的幾朵云彩染的一片火紅。云邊處像鑲了金線一般,亮晶晶。 獨孤敗天和萱萱舒服的躺在小船的甲板上,望著落日的余輝,內心說不出的愜意。小船慢悠悠的順流而下,河岸兩邊是開著不知名的野花,陣陣花香傳來,另人心曠神怡,水中偶爾有一條魚兒跳出水面,濺起一朵浪花,襯著遠處落日的余輝,說不出的和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