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5)     

不死不滅31 離別

“小白,感覺如何?” “這樣的景色簡直太美妙了,恬淡、寧靜、和諧,使人神清氣爽。” 萱萱道:“對,平淡的生活中處處都透著至美,就看你懂不懂得欣賞。” 獨孤敗天道:“看著這樣和諧、恬淡的美景,使人身心具放松,隱隱有一股出世的感覺。美雖美矣,但長久的對著它,會消磨人的英雄志,好在一天當中這樣的美景并不多見。” 萱萱道:“你錯了,美景處處可見,只是你沒有注意罷了。你認為這樣的美景會淡漠你的英雄志嗎?我卻不這么認為,這樣的美景能夠陶冶人的情操,提升你的精神境界,讓你心平氣和的面對一切。如果運于武,成就必定不斐。” 獨孤敗天聽的悚然動容,他這才明白何以萱萱小小年紀就有如此一身驚世駭俗的武功,有如此成就絕非偶然。她有著一顆睿智的頭腦,豁達的心胸,看問題比別人看的更深更遠,練武當然事半功倍。真的是一個天資甚高的小丫頭。 “你說的不錯,恬淡平凡的生活中處處透著真諦,就看你悟不悟。” 這次輪到萱萱動容,“臭小白,沒想到你還能有如此見解,我一直以為你只知道闖江湖爭名利。既然你能有此想法,以前我錯怪你了。其實,處處充滿刺激的江湖生活,從另一種角度看何嘗不是一種生活的美呢?以前我一葉障目,認為江湖中殺來殺去很無聊,現在才明白那也是一種生活,既然有無數人選擇它,就有它存在的理由。生活沒有好壞之分,有的只是無數的體驗。” 獨孤敗天道:“對,生活就是一種體驗,我這才明白你的武功何以如此高強,你是將生活中的各種體驗拓展到了你的武功當中。” 萱萱道:“你說的不錯,我的武功好多都來源于普通的生活,平凡中顯不凡。尤其是對精神修為大為有益。” 獨孤敗天道:“這次談話,我真的受益良多。” 萱萱道:“其實,武功到了我這個地步很難再有提高,這次談話給我的啟發很大,真的謝謝你。” 獨孤敗天道:“真的想謝謝我,來,給哥唱個曲。”混混兒那種無賴的本性一下子盡顯無遺。 萱萱嘆氣道:“真是江湖的不幸,從此江湖又多了一個無恥之徒。如果讓你這樣的人跑到江湖中去,萬一哪一天你小人得志,突然厲害起來,真不知道江湖會變成什么樣子。既然如此,老天就讓我幫你行道吧。” 獨孤敗天道:“喂,什么替天行道,萱萱你可別玩真的。我可是老天,不,小天天的好哥們,我們哥倆的事情不用你操心。” “呵呵……”萱萱被逗的笑出聲來,“獨孤敗天我可真服了你,這么無恥的話你都說的出來。” “什么無恥?他叫小天天,我叫敗天,你說我們什么關系。” “貧嘴” 兩人有說有笑。 “萱萱,我有件事早就想問你了,你的那些面具到底是出自何人之手,為何做的如此惟妙惟肖?要是落到壞人手里豈不危害甚大?” 萱萱道:“你放心,制造這個面具的前輩早已不在人世,這樣的面具他也只做了七件。而且都在我手中,絕不會危害江湖,就怕你這個臭小子利用手上的那張面具到處去‘禍害’。” “我獨孤敗天發誓,絕不會利用此面具危害江湖。” 萱萱道:“其實這樣的面具對于真正的高手沒有任何威脅,每個人都有自己獨特的氣息,只要功力達到王級境界,區區一個小小的面具在這些高手眼里根本無所遁形。” “哦,王級以上的高手就是厲害,真是讓人向往啊!” 兩人談的很高興,不知不覺間已是浩月當空。直到這時兩人才感覺肚子有些餓,中飯過后一直到現在他們還沒吃東西。 獨孤敗天從船艙中拿出那些酒肉吃食,擺在甲板上。兩人一邊吃著菜,喝著酒,一邊賞月,說不出的愜意。 這晚的月亮特別的明亮,照在河中,讓睡意朦朧的兩人幾乎分不清哪個在天上,哪個是水中的倒影,兩人就此沉沉睡去。 獨孤敗天第二天早上醒來時,感覺懷中幽香。睜眼一看,只見萱萱和他姿勢曖的抱在一起。不會吧,難道這樣睡了一晚上。他頓時感覺血脈噴張,沒想到一睜眼就遇上了如此香艷的場面。不過他可不敢有絲毫行動,這個小魔女的可怕之處他是深深知道的。即使這樣,他還是有些后怕,誰知道這個小魔女醒來后會如何發狂。但有一點他不怕,他還是躺在昨天的那個地方,是小魔女跑到他這邊來了。肯定是這個小丫頭睡覺不老實,到處亂滾。他不敢動,他怕一動便驚醒了小魔女,那樣誤會更深,只得再次閉上眼睛假睡。 過了一會兒,萱萱醒了過來,“啊……”頓時驚聲尖叫。 震的獨孤敗天耳朵刺痛,但他還是裝睡。 萱萱從獨孤敗天的懷中掙脫出來,先是檢查了一下自己的衣衫又感覺了一下自己的身體有什么不適之處。一切都正常,她才長出了一口氣。當下怒氣沖沖的拔出寶劍,想砍獨孤敗天。一看獨孤敗天居然還沒有醒來,心中更是有氣,戰了便宜還睡得如此安穩。 一腳就將他踹了一個骨碌。獨孤敗天“哎呀”一聲“醒”了過來 “萱萱你怎么了,你不會又在夢游吧,昨天晚上你睡的就特別不老實,呆會兒給我一拳,過會兒給我一腳,甚至有次差點跳進河里。幸虧我把你拉住了,為了照顧你,直到后半夜我才睡著。你這是干嗎?難道你又在夢游了?” 萱萱半信半疑,剛才兩個人雖然抱在一起,但確實是在獨孤敗天那一邊。萱萱暗暗的想:難道真的是自己翻身滾到那邊去的,這個小子好象不知道剛才的事情,這么尷尬的事情還是不要提了。 “獨孤敗天,我剛才打你,沒什么別的原因,就是看你不順眼,就是想打你。” 獨孤敗天一臉委屈道:“什么?萱萱你怎么能如此不講理呢,虧我還把你當成好朋友呢,你竟然如此對我。” 萱萱道:“好朋友就應該為對方分擔憂愁,我不痛快,你就應該讓我捶你。” “好好,你要不痛快的話,你再捶我幾下吧,誰讓我是你的好朋友呢,唉!‘遇人不淑’。” 萱萱道:“好。” “乒乒乓乓”真的捶了獨孤敗天一頓。 獨孤敗天雖然挨了揍,但還是在內心慶幸,要不是他自己機智,挨的肯定不是拳頭,那肯定是寶劍伺候。 萱萱捶完他站起身來道:“打你活該,誰叫你說我夢游,我可沒那種毛病,就是有時睡覺時動作大一些。”說著有些不好意思起來。 獨孤敗天暗道:你還知道你睡覺時不老實?你還知道不好意思?真有意思,女孩睡覺時居然也能這樣,真是不一般的可愛。不過話又說過來了,你再不老實,也比不上我。想到這里,獨孤敗天一動,難道是我睡覺時不老實,滾了過去,又抱著她滾了回來,根據以往的經驗,這種情況非常有可能。看來自己挨的這頓打,還不算冤。 他嘴上卻說道:“是,你沒有夢游,你睡覺時動作也不大。” “你還說?” “好好,我不說了。” 太陽在東方露出了半邊笑臉,霞光萬道,瑞彩千條,顯得絢爛多姿而又朝氣蓬勃,像一個笑的燦爛的孩子。河中的魚兒仿佛也感受到了清晨中朝霞的喜悅,歡快的在水中游來游去,偶爾有一條大魚躍出水面翻個浪花,更為清晨添了一分活潑的朝氣。兩岸野花和青草的芳香夾帶著絲絲泥土的氣息迎面撲來,頓時使人神清氣爽,心情愉悅。 獨孤敗天深深的吸了口新鮮空氣開口道:“萱萱,你真的要走了嗎?” “是的,我要到拜月帝國去,如今在這里下船剛好。” 獨孤敗天道:“我們什么時候這見面?” 萱萱道:“有緣自會相見。” 獨孤敗天激動道:“我才不相信什么狗屁緣分,如果你不來找我,我又不知道你在何方,我們如何會相見?告訴我你家在哪里?我以后一定會去找你的。” 萱萱笑了,笑的特別燦東方的朝陽還要迷人。“傻小子,不要這樣好不好?放心吧,我們一定會再次相見的。” “當真?你不會又在說反話吧?” 萱萱笑道:“這一次我真的沒有騙你,你這么好玩,我一定會再來找你玩的。” 獨孤敗天目瞪口呆:“我好玩?就要離別了,你就沒有感到一絲失落,僅僅感覺到好玩?天呀!枉我把你當成好朋友,你竟然對我這樣,嗚呼,唉哉!” “算了,別演戲了。還有一個特別好玩的地方,和那個地下宮殿差不多,下次我帶你一起去玩,不過你先得把武功練好,不要再這么差勁。” 獨孤敗天道:“一言為定,你一定要來找我。” “一言為定。” 獨孤敗天道:“我們都成為好朋友了,你還沒有讓我看一下你的廬山真面目呢,是不是可以……” 萱萱笑嘻嘻道:“我很丑,所以只得以面具對人。” “我不信?” 萱萱笑道:“你愛信不信。” 獨孤敗天道:“無論你多么丑,身為朋友的我絕不會嫌棄你的,你就讓我看一眼吧。” 萱萱笑道:“可是我嫌棄你,嘻嘻……” “你真的不給我看?當真?” 萱萱到笑道:“不要廢話了,將船靠岸,我要走了。” 獨孤敗天將小船靠岸,萱萱飛身一縱落在了岸上。 “萱萱,你就要走了,咱們是應該灑淚揮別呢?還是吻別呢?” “那就灑淚揮別吧。”說著隔空一掌擊在河里,大片的水花落在獨孤敗天的身上,立時將他澆成了落湯雞,渾身濕淋淋。 萱萱一邊向遠方跑去,一邊喊道:“謝謝你小白,我真的很感動。沒想到你真的淚如雨下,和我灑淚揮別。” 獨孤敗天郁悶。 眼看萱萱就要消失在遠方,獨孤敗天喊道:“萱萱,昨天夜里你的身體真的好香啊!” 萱萱如飛而回。獨孤敗天嚇得趕緊將小船劃到河心,好在這個地方河水足夠寬,要不還真擔心她飛躍上來。 這次輪到獨孤敗天笑嘻嘻的望著她了。萱萱氣的拔出寶劍,在岸上對他怒目而視。 “哈哈,萱萱,你也很熱情啊!送我千里終需一別,到此為止,你請回吧。” “死小白,你剛才什么意思?” 獨孤敗天笑道:“什么意思?嘿嘿,你真的要我說?” “你說。” “昨天半夜,不知誰鉆到了我懷里,睡的那么香甜。今天早上卻對我恩將仇報,狠狠的捶了我一頓。” “呀!你什么都知道?” 獨孤敗天道:“笑話,我怎么會不知道。” 萱萱氣的雙腳不斷跺地,“獨孤敗天,你這個混蛋,我要殺了你。一定是你半夜心懷不軌,起了壞心眼,你……” 獨孤敗天道:“小丫頭,你不要冤枉好人。你那么兇,簡直就像個小魔女,我敢惹你嗎?當然說句實話,咱們兩人睡覺都不老實,誰是誰非,肯定分不清,何必那么計較?” 萱萱站在岸上又羞又氣,但也沒有辦法。小船距她有八、丈距離,以她的絕世輕功也只能躍七丈,根本無法到達小船上。 望著小船漸漸遠去,萱萱大聲道:“獨孤敗天你給我聽清楚,下次讓我遇見你,我一定打的你滿地找牙。” 獨孤敗天哈哈大笑道:“萱萱,我等你,你要嫁人,不要嫁給別人,要嫁就嫁給我。” “獨孤敗天,我不會放過你的……” 獨孤敗天大笑。 獨孤敗天終于告別了萱萱,但他的內心非常的失落。在這樣一個陽光燦爛的早上,他的內心卻充滿了離別的傷感,雖然是盛夏季節,但他的內心卻有了一絲秋意。 秋風清秋月明 落葉聚還散 寒鴉棲復驚 相見相識知何日 此情此景難為情 他現在忽然發覺他不再怪司徒明月了,感情是不可控制的,他現在就有這種體會。 獨孤敗天發愣一會后,不禁啞然失笑,自己這是怎么了,怎地如此多愁善感起來,不就是一次小小的離別嘛。好男兒志在四方,怎能如女子般憂愁傷感呢。想到這里,他的心緒逐漸開朗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