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5)     

第一章河中擊斗

小船順流而下,但速度并不是很快。獨孤敗天到也不著急,一路上不是睡覺就是跳到河里游泳,好不愜意。期間,他曾上過幾次岸,買了些吃的東西。如此一連行了兩天,這條小河終于匯入一條大運河當中。河面寬闊了許多,但河水反倒不再湍急,平靜了許多。 河上逐漸熱鬧起來,來來往往的船只明顯多了很多。在這條大運河上,他的這條小漁船明顯寒酸起來,和人家的大客船和貨船一比就像漂浮在水上的一根長木。他不得不小心起來,萬一被這些大船撞上,那可不是鬧著玩的。 太陽漸漸西沉,最后消失在地平線,天色暗了下來。月亮升了起來,皎潔的月光照在波動的河面上,宛如大片大片潔白的羽毛。同樣的月色卻少了一個活潑調皮的萱萱,獨孤敗天坐在船頭,酒喝的甚是沒有滋味。少了一個和他斗嘴的人,沒想到一下子變的這么冷清。 晚上河中行船比較少,他不擔心和人撞船。將衣服脫下,“撲通”一聲跳進河里,涼涼的河水頓時讓他身心一松,煩悶一掃而空。獨孤敗天水性很好,可以說是河中泡大的,小鎮外那條小河給他童年帶來了無窮的歡樂。想到那條小河,一下子就想到了司徒家三兄弟和那一干混混兒朋友,還有他的家人。不知他們怎么樣了,他在心里默默念道:“但愿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獨孤敗天游完泳后感覺渾身清爽,躺在船艙中沉沉睡去。半夜十分,突然“乓”的一聲,小船大震,他一下子驚醒過來。趕緊起身穿衣服,還沒等他走出船艙,就聽外邊嚷道:“是哪個雜種的船,擋住了大爺們的去路?” 獨孤敗天聽的心頭怒起,明明是他們撞了自己的小船,還如此囂張,不由得火往上撞。穿好衣服,拿出那張仿制面具戴在臉上后走出艙外。 只見一條大船,橫在河中,看意思是要截住他這條小船。船頭站了十幾人,大多是水手,其中有幾個人引起了他的注意。一個手拿折扇的年輕公子,面白無須,雖然很英俊,但是目光陰冷,嘴唇微薄,一看就知道此人工于心計,屬于那種陰險的人物。還有一個背背雙搶的高大漢子,滿臉的落塞胡須,長相很是兇悍,但一雙眼睛炯炯有神,顯然內功有些根底。另外一人是一個年輕的女子,肋下懸著一口短劍,雖然沒有柳如煙那等美艷,但也很俏麗。 獨孤敗天這副身軀在配上這張面具很不凡,讓人不敢小覷。剛才罵人的正是那個大漢,見獨孤敗天這副容貌,看起來比他還要強悍,當下語氣不由一緩:“呔,那漢子,你的小船為何阻擋我們的去路?” 獨孤敗天啞著嗓子道:“笑話,河面這么寬,況且我的小船是靠邊行駛,我怎么會阻擋了你的船呢?你們撞了我的船,我還沒有向你問罪呢。” 大漢道:“你的破船值幾個錢,你知道我們的船有多貴嗎?撞壞了你賠的起嗎?快向大爺們道歉。” 獨孤敗天暗罵:給你娘的道歉,你做的什么夢?明明是你們不對。真沒想到你這么又蠢又笨,連胡攪蠻纏都不會,我剛才還以為你是個人物呢,原來是草包一個。 獨孤敗天道:“你這個大草包是誰呀?你腦子繡豆了?怎么會說出這種蠢話,如果我拿一錠金子砸爛你那個一紋不值的榆木腦袋,也算我有理?” 大漢氣的哇哇爆叫:“你、你這個長胡子也不打聽一下我是誰?我要在你身上刺一百個窟窿。”他卻忘了他自己也是一副落腮胡須的樣子。 獨孤敗天現在說話根本沒有什么顧忌,“我管你是哪來的草包,你撞了我的船后又罵人就是無理。” “哇呀呀,氣殺我也。” “氣死你活該。” 大漢道:“我要殺了你。” 獨孤敗天道:“你煩不煩呀,剛才你說過一遍了。” “真是氣死我了。” “煩,這也說過一遍了。” 大漢怒道:“小子你過來,看大爺怎么教訓你。” “你弱智白癡啊?是你要對付我,干嗎要我過去?” 很好笑的一面,兩個身材魁梧的大漢居然站在船頭斗嘴架。 船上的水手都被逗笑了。 那個目光陰冷的年輕公子開口道:“師弟不要和他斗嘴了,你過去直接將他拿下。” 大漢恭敬道:“師兄說的是。” 獨孤敗天沒想到這個魁梧的大漢是這個年輕人的師弟,看年齡怎么也不像,給這個年輕人做叔叔到差不多。 “小子,我受不了你了,你受死吧。”說著,那個兇悍的大漢便手持雙搶從大船上跳了過來。 獨孤敗天一看,這個大漢還真不是一般的“鹵莽”,就他的那副身軀,從那么遠的地方跳到小船上,非把小船砸翻不可,兩人都難逃落水厄運。 獨孤敗天趕緊拿起長槳,沖著空中的大漢就刺了過去。大漢的雙搶本來就是那種短槍,怎及得上長槳的長度,在空中無法躲避,被獨孤敗天重重的刺在了胸膛上。“撲通”一聲落在水中。沒想到這個大漢還會兩下狗刨,又游到了大船的邊上,有人趕緊放下繩索將他拉了上去。 大漢來的快,去的也快。 一個照面就解決了這個大塊頭,獨孤敗天心里感覺很爽。他學著大漢的口氣道:“呔,那個漢子,你怎地如此的不禁打,一個照面就跑了,渴了也不用喝河水呀。” 大漢氣的又要哇哇爆叫,被那個公子一個眼神就給制止了。 那個公子手搖折扇,冷冷道:“小子,別得了便宜還賣乖。如果你夠聰明的話就別等我過去,自己過來磕頭認罪。” 獨孤敗天學著他的樣子,手中輕搖船槳,笑嘻嘻道:“小子,撞了我的船還賣乖。如果你夠聰明的話就別等我過去,自己過來磕頭認罪。” 那個俏麗的女子嬌滴滴道:“師兄你還和他廢話什么?這個小子油腔滑調,讓我去把他擒過來吧。” 獨孤敗天道:“喂,小美人,我老人家怎么也是三十好幾的人了,你別一口一個小子的叫好不好?” “臭小子等著受死吧。” “黃毛丫頭老子等著你呢。” 年輕公子將手一擺,對著那個俏麗的女子道:“師妹,你不要去,我們用大船撞他,看他過不過來。 獨孤敗天一聽,心道:這個公子果然是個陰險的家伙。獨孤敗天道:“小輩,既然你們如此想請老夫過去,盛情難卻,那我就給你們一個面子吧。準備酒菜,老夫來也。” 那個女子顯然受不了他如此說話,大聲呵斥道:“你這個死家伙,比我們大幾歲,竟敢如此猖狂。” “我哪里猖狂了,我再猖狂還不是被人家撞了嗎?”獨孤敗天將小船慢慢的劃過去,然后飛身一縱向大船上躍去。那個魁梧的大漢一看獨孤敗天身子也和他剛才一般臨空在船的上方,心下恨他剛才的羞辱,想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飛身過去,舉起雙搶就朝獨孤敗天刺去。 誰知獨孤敗天是斜飛上船的,等他槍刺過來時,獨孤敗天突然加速,槍尖刺空在背后。 那個年輕公子道:“朋友報個名吧。” 獨孤敗天道:“你聽好了,我就是清風帝國大名鼎鼎的武圣拓拔天。” 大漢很急噪:“放屁,當今之世哪有什么武圣,拓拔天更沒聽說過。” “沒聽說過,只能怪你孤陋寡聞,你們又是哪幾根蔥?” 那個少女道:“臭小子,你聽好了,那個是我的大師兄陸風。”說著用手指了指年輕的公子,接著道:“我大師兄人稱逍遙一扇,你既然是清風帝國的人一定聽過大名鼎鼎的遙遙一扇吧?” “沒聽說過。”獨孤敗天說的是實話,他這次從家里出來對大陸武林中的情況可以說是一無所知,萱萱也只是給他說了一些特別厲害的人物,他怎么會聽說過這個逍遙一扇呢。 “那我二師兄雙槍將馬龍你聽說過嗎?”說著用手一指那個大漢。 獨孤敗天沖大漢微微露出笑意,大漢以為他聽說他的大名,立刻將胸脯挺了起來,擺出一副雄赳赳,氣昂昂的樣子。 獨孤敗天很認真的道:“沒聽說過。” 馬龍對他怒目而視。 “你……那你總該聽說過白燕子許云吧?” “許云是誰?你一身白衣,難道是你,但怎么看也不像個燕子。”說著臉上露出一片癡迷的神色。 許云見他滿臉癡迷,很不屑,但又很高興。問道:“你看我像什么?” “像麻雀。” “你……我要殺了你。”說著拽出肋間寶劍,朝獨孤敗天就刺了過來。 如今的獨孤敗天今非昔比,比剛出家門時不知要厲害多少。要是前兩天,以他的身手還真不是許云的對手。但現在他已是一流高手,對付許云這個剛剛接近一流身手的對手當然非常輕松。見她寶劍刺來,他飛身閃過一邊,寶劍刺空,未等她握劍的手縮回去,獨孤敗天深出右手在她的那只手上輕輕的捏了一下。 許云頓時臉泛紅霞,惱怒異常,提寶劍想再次撲上,被陸風阻止。 陸風道:“拓拔天你有種,今天我本打算教訓你一下就完了。你竟然敢一而再,再而三的羞辱我的師弟師妹,今天饒你不得,你就受死吧。” 獨孤敗天道:“怕你不成,你們這群人驕橫跋扈,明明沒理,應要胡攪蠻纏,自取其辱。早看你們不順眼了,來吧。” 對于陸風他可不敢輕視,憑感覺這是一個高手。當下他靜心凝神,嚴陣以待。 陸風一躍來到他的身前,手中折扇當作劍用刺向他的右眼。 獨孤敗天暗道:果然狠毒,一上來就下這么重的手,毀人眼目,太陰狠了。 折扇帶著呼呼的勁風,快如閃電般就到了他眼前。他趕緊仰頭閃過,但腳下卻不閑著,右腿踢出,左腳單腳獨立。陸風趕忙向后退去。 二人一伸手就大體了解了對方的深淺,兩人應在伯仲之間,當下都不敢大意。 獨孤敗天大叫:“小白臉吃我一記霸王神拳,著。” 拳風剛勁,拳還未到拳風已將陸風的頭發吹得飄向腦后。陸風將折扇交到左手,深出右手實實的和獨孤敗天硬碰了一記。 “嘭” 內勁激蕩,船身大震。那些水手一個個站立不穩,跌倒在甲板上,更有兩個倒霉的家伙掉進了河里。水手們大驚,爬起來便向艙里跑。 獨孤敗天和陸風各退了三步,平分秋色。 獨孤敗天暗暗心驚:這個小子看著一副文弱的樣子,想不到有此功力。 其實陸風是有苦說不出,他一向以掌力雄厚自傲,誰知獨孤敗天的拳頭比他的手掌還要硬上很多,震的他手掌發麻。如果獨孤敗天馬上再來一記,他絕不敢用手掌接了。 可是就在此時獨孤敗天的拳頭又來了。 陸風暗道不妙,怕什么來什么。他不敢再以手掌硬撼,用他那把鋼筋鐵骨折扇朝獨孤敗天的拳頭敲來。 獨孤敗天暗喜,這個小白臉的掌力看來及不上自己的拳頭。他早就看出對方的折扇不一般,當下變拳為爪,抓向折扇。 陸風可不敢敢讓他抓到折扇,他明白論功力兩人不相伯仲,但獨孤敗天具有先天的優勢。他身材魁偉,身強體壯,剛才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才使他吃了暗虧。當下忙將折扇壓低朝獨孤敗天小腹戳去。 獨孤敗天可真是嚇了一大跳,沒想到這個小子這么陰狠,先是刺眼,然后又戳向自己的小腹。小腹乃丹田氣海所在,被戳上還不全身功力盡廢。當下大吼一聲:“小白臉,你找死。”說著閃身躲向一旁,緊接著一個又快又狠的旋風腿,朝陸風的面門踢去。 陸風被他一聲大吼嚇了一跳,折扇沒戳上對方的丹田,卻見一只大腳朝自己的面門踢來。嚇得他趕緊縮頸藏頭,堪堪避過這一腳,但已是出了一身冷汗。 獨孤敗天哈哈大笑:“小子不用和我老人家這沒客氣,打斗當中不要給我點頭作揖。” 陸風氣的臉色通紅,“姓拓拔的,你少要猖狂,要不是你突然鬼叫,嚇了我一跳,我怎會如此狼狽?” 許云在旁邊叫道:“長胡子,你好不要臉,竟然使出如此詭計。” 獨孤敗天沖她一瞪眼:“哪涼快哪呆著去,懶得理你。” 少女氣的直跺腳。 “陸風不行就不要找借口,不服氣再來。” 陸風道:“拓拔天,這是你逼我的,讓你見識一下飛花飛葉落天功,你受死吧。” 陸風整個人的氣質變了,一股陰冷的氣息自他身上發散出來,這股氣息以他為中心不斷向外波動,獨孤敗天自心中發出一股深深的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