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1)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1)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1)     

第二章飛花飛葉落天功(上)

獨孤敗天暗暗心驚,對方明顯練了一門極為厲害的陰寒功夫。他感覺有無數的落葉飛花在眼前飄舞,甚至傳來陣陣花香,陰冷的氣息更盛。 他趕緊集中精神,不敢有絲毫大意。不是錯覺,確實是花瓣在飛舞,花瓣朵朵,片片晶瑩剔透,落葉片片,片片璀璨奪目。竟然是冰花雪葉,好厲害的功夫,竟然能夠六月飛霜。 獨孤敗天羨慕不已,心想:要是有如此功夫,老子晚上睡覺一定會舒服很多,此等功夫落在這個小子手上真是可惜了,落在我手上我一定會發揮它應有的用處。 神功有知一定會嗚呼哀哉,居然有人在這樣打它的主意。 獨孤敗天道:“陸風,你這是什么功夫?居然能夠六月飛霜。” “哼!你真是見識短淺,如此獨特的神功你居然都看不出來。難道你沒聽說過飛花飛葉落天功嗎?” “飛花飛葉到是看出來了,但落天怎么解釋?” 陸風大怒:“大陸上誰不知飛花飛葉落天功的來歷,拓拔天,你不要在此裝瘋賣傻了。” 獨孤敗天道:“你不知道我老人家從來不行走江湖嗎?一個常年隱居在深山中的人會知道此門功夫?” 陸風好奇的打量他兩眼,不屑道:“我說哪里來的狂人呢?居然連飛花飛葉落天功都沒聽說過,原來是一個山野之人。” 許云和馬龍都吃過獨孤敗天的虧,現在聽說他剛從大山中出來,譏諷道:“山野匹夫,你真是見識短淺。” 獨孤敗天根本不把他們的話放在心上,繼續問道:“難道這個飛花飛葉落天功很厲害嗎?” 陸風自豪的道:“當然,據說兩千年前創此功的那位前輩神功大成破關而出之日,方圓十里飛花飄葉,他隨手一揮,空中大震,居然落下一座天宮。從此飛花飛葉落天宮威震大陸,天下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只是后來心法失傳,流傳下來的殘缺功法大不如從前。飛花飛葉落天宮也變成了飛花飛葉落天功,天宮的‘宮’變成了功法的‘功’。” 獨孤敗天道:“一本殘缺功法你也敢拿來現眼?” 陸風大怒:“你這個山野匹夫懂得什么,飛花飛葉落天功即使大不如從前,也是當今天下知名武功,你受死吧。” 陸風飛身撲來,氣勢大勝從前。雪白的手掌晶瑩發亮,身體四周“飛花飄葉”。讓人有一種錯覺,仿佛置身與冬天的花季。 飛花飛葉落天,顯然“飛花飄葉”具能傷人。獨孤敗天不敢大意,靜心凝神運起九轉功法。王霸之氣自身體散發出來,凜冽的勁氣向四周直逼去,在場的每一個人都感覺到了這股狂野的氣息,飛揚跋扈,誰與爭雄! “飛花飄葉”在獨孤敗天身體三尺之外被阻擋住,不能前進一絲一毫。 轉眼間陸風來到了他的眼前,晶瑩的玉掌和白玉般的臉頰說不出的妖冶,嘴角帶著一絲的冷笑。獨孤敗天毫無懼色右拳直揮而出。 “乓” 兩人掌、拳結結實實的撞在了一起,這是兩人第二次的硬撼,依舊平分秋色,各退三步。 船身大震,凜冽的勁氣向四周震蕩開去,許云和馬龍站立不穩,搖搖晃晃險些跌倒在甲板上,立時臉色大變。他們認為只要飛花飛葉落天功一出,獨孤敗天絕不能幸免,即使不立刻敗亡,也要身受重傷。然而事實并非他們想象的那樣,內心頓時震撼無比。船艙的里水手更是嚇得大氣都不敢出,他們何曾見過如此厲害的功夫,躲在里面戰戰兢兢不敢出來。 陸風陰森森道:“拓拔天你行,難怪如此猖狂,連飛花飛葉落天功都不放在眼里,你用的究竟是什么功法?” 獨孤敗天笑嘻嘻道:“你聽好了,老子的神功就是威震大陸、武林同尊、萬眾景仰、天下無敵、宇內稱雄、上天入地惟我獨尊的————————九轉神功。怎么樣?是不是如雷如雷貫耳、皓月當空,經常聽人說起?” 陸風皺了皺眉,想了半天也沒想起江湖何時曾出現過九轉神功。按理說這樣一套武功不應該默默無聞才對,但他就是想不起何時曾出現過這門功法。 “拓拔天你少在那里胡言亂語。你這門功夫根本不是什么九轉神功,這樣的武功絕不可能默默無名,你既然不想說,我也不勉強你。” 獨孤敗天道:“實話告訴你吧,這門功夫是我新創的功法,不過還處于小乘階段。” 陸風、馬龍二人哈哈大笑,許云也笑的花枝亂顫。 笑了好長時間,許云才道:“你這個長毛鬼真是大言不慚,就憑你能夠創出如此武功?” “我怎么了,我不夠帥嗎?反正我不會娶你這樣的貨色。我不高嗎?我看你們師兄妹就像看小矮人一般。我不聰明嗎?我對付你們三個人,就像耍猴一般。” 三人都要氣炸肺了,而馬龍對獨孤敗天如此跳躍的思維根本無法適應,傻傻的問道:“師妹,他一點也不帥呀,遠沒有師兄帥;他也不高呀,和我差不多;他也……” 陸風道:“你給我閉嘴。” 馬龍嚇得不敢再言語。 陸風道:“多說無益,咱們手底下見真章,看看誰的實力強。” 獨孤敗天道:“早該如此,來吧小白臉。” 陸風非常惱怒獨孤敗天如此稱呼他,當下催動功力將飛花飛葉落天功催發到極至境界,冰花雪葉漫天飛舞,三丈之內“落英繽紛”。 許云和馬龍遠遠的躲了開去,水手們更是從船艙的上層跑到了下層。 陸風左手折扇被貫注飛花飛葉落天功后發出淡淡的毫光,右手掌如白玉般通明。 “拓拔天接招。”聲到人到。 獨孤敗天頓時感到一股徹骨的寒意襲來,炎炎夏日竟然有一股嚴冬的感覺。 “來的好,霸王神拳,著。” 掌、拳相撞,扇和拳卻沒有相撞在一起。 陸風的折扇“刷”的一聲打了開來,像一把闊刀一般劃向獨孤敗天的咽喉。獨孤敗天急忙擺頭向旁邊閃去,躲的稍微慢了一些,一縷斷發飄落在地。 許云拍手叫道:“師兄打的好,下一次切下這個長毛鬼的頭顱。” 馬龍也叫道:“師兄果然厲害,趕緊殺了這個小子。” 陸風滿臉笑意,“拓拔天你還是認輸吧,只要你給我磕三個頭,剛才發生的一切我既往不咎饒你一命。” 獨孤敗天向后退了兩步,手撫斷發處默然無語。 馬龍叫道:“小子你也怕了?趕緊過來給大爺磕頭。” “放你娘的屁。”獨孤敗天突然雙眼神光外射,“你們三個聽好了,今天我一定要你們三個跪下來給我磕頭。你們真的讓我發怒了,啊……”獨孤敗天仰天長嚎。 他身上的衣衫突然無風自動,獵獵作響。澎湃的真氣以他為中心向四周蕩漾開去,漫天的冰花雪葉頓時被倒卷而回。 許云和馬龍驚恐異常,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 陸風也是心中大為震撼,這種人最為可怕,愈挫愈勇,只要有一口氣就一定要拼到最后。望著獨孤敗天那雄偉的身軀,他忽然有一股如山如岳的感覺,心中頓時泛起了無力感。 他哪里知道,他是被獨孤敗天那帝級神識威勢所懾。盡管他的功力和獨孤敗天不相上下,但精神方面的修為相差甚遠,完全為對方的氣勢所震懾住了。他站在那里一動也不敢動,因為他感覺獨孤敗天渾身上下無絲毫破綻,如巨人般,有一股高山仰止的感覺。 許云和馬龍也看出不對來,許云叫道:“師兄,你堅持一下,我去叫師傅。”說著向艙內跑去。 獨孤敗天帶著強大無比的氣勢向前邁了一步,陸風頓時蹬、蹬、蹬向后退了三步。他內心的感覺真是難受異常,這股無形的壓力壓的他透不過氣來。他實在不明白,為何一瞬間的功夫,這個大漢的氣勢攀升到了如此境界。 獨孤敗天又向前邁了三大步,落在地上的腳步聲并不是很大,但聽在陸風的耳中卻有如悶雷一般。前兩步猶如兩記鐵錘般捶在了陸風的心上,使他心神劇震。當獨孤敗天的第三步跨出時,他再也忍受不住,張口吐了一口鮮血。獨孤敗天的第三步落地,陸風也一頭倒在了地上。 馬龍簡直嚇得魂飛魄散,小腿一軟一下子跪倒在地。他努力想爬起來,卻怎么也爬不起來。 獨孤敗天只是輕蔑的看了他一眼就不再理他,他閉上眼睛仔細的體會剛才的一切。這是他頭一次將神識用于攻擊,以氣勢壓人,作到不戰而屈。這無疑是他武道的一個進步,但剛才的那場精神較量的確耗費了他不少精力,頭腦有些昏漲。他現在的功力才不過普通一流高手水平,但剛才卻要為強大的帝級神識提供助力。 他平息了一下內息,緩緩將眼睜開,一個半百老道人赫然出現在他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