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6)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6)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6)     

第四章冰封

老道大驚失色,這是怎么回事,怎么眨眼的工夫,這個小子像變了一個人似的。他怎么會突然涌現出這么強大的斗志,一個戰敗之人何以會變得又自信強大起來,他有何倚仗? 老道帶著深深的不安,凝神戒備。空中冰花雪葉漫天飛舞,揚揚灑灑,被皎潔的月光照的晶瑩發亮、璀璨奪目。 老道終于出招了,他無法忍受對方氣勢的不斷攀升,他要將這股氣勢扼殺。他將飛花飛葉落天功運至極限,將飛舞的冰花雪葉朝獨孤敗天逼去。冰花雪葉突然狂暴起來,帶著絲絲的破空之聲,向獨孤敗天涌去。 飛舞的冰花雪葉在月光的照射下美麗極了。 冰花朵朵,雪葉片片,在距獨孤敗天三遲開外,像撞到了一股無形的氣墻,再難寸進。 獨孤敗天突然動了起來,雙腳一前一后分開站在地上,雙手交叉胸前然后大吼一聲向前推去,“九轉護體,敗天一擊。” 雄厚的掌力如怒海狂濤一般向老道涌去,老道沒有想到獨孤敗天能夠打出這樣的狂霸一擊。他忙將雙手舉起,飛花飛葉落天功運至極限,朝獨孤敗天迎去。 “轟” 船身大震,船艙上層被兩人雄厚的掌力震的碎裂開來,躲在里面的許云和馬龍幾人大驚失色,他們沒想到獨孤敗天竟然有如此功力。幾個水手從下艙上來觀望,一看如此景象嚇的驚聲大叫,又趕緊躲了回去。 獨孤敗天和老道兩人腳下的甲板成龜裂狀,蔓延開去。 這一掌使獨孤敗天仿佛掉近了冰窖一般,渾身上下都泛著徹骨的寒意。喉頭涌上一口鮮血,他強忍著,又悄悄的吞了下去。過了好長時間才開口道:“老道,果然好功夫,我拓拔天佩服至極。” 老道也顯得臉色蒼白,開口道:“小子,你這招敗天一擊貧道也是欽佩至極,以你如此功力竟然能夠打出如此一擊,足以說明此招威力之巨,果然是奇功絕學。加以時日,你必定前途無量。可惜呀,你不會活過今晚,我絕不會給落天宮留下一個潛力無窮的后患,嘿嘿,小子你認命吧。” 獨孤敗天強打精神笑道:“老雜毛,你不怕風大閃了舌頭?你還想要我的命?實話告訴你,我早就知道你們要從此路過,故意等在這里取爾等性命,你還敢對我如此大言不慚,真是活膩了。” 老道哈哈大笑道:“小輩你憑什么口出狂言,死到臨頭還敢在此胡言亂語。” 獨孤敗天道:“牛鼻子,大爺我憑的是強橫的實力。剛開始的時候我是故意隱瞞實力,所以才讓你占了些小便宜。剛才那敗天一擊才是我的真正實力。” 老道開口道:“即便真如此,你的功力也不過和我在伯仲之間,而我們的船上還有這么多人,只要我和你斗到精疲力竭之時,別人就可以毫不費力的將你殺掉。” 獨孤敗天輕蔑的看了一眼許云、馬龍和昏迷不醒的陸風三人,冷笑道:“就憑那些飯桶?他們行嗎?再說我還有更厲害的神功絕學沒用呢。” 許云又氣又恨,簡直想將獨孤敗天生吞活剝,偏偏又無話可說。馬龍早已讓獨孤敗天嚇破了膽,坐在破碎的船艙里一句話也不敢說。 老道頓覺顏面無光,自己這一群人居然讓對方一人震住,當下大喊一聲:“拓拔天,有什么厲害的功夫你盡管使出來吧,讓貧道好好領教一下你的神功絕技。” 獨孤敗天道:“好,老雜毛你作好準備。我這一招威力奇大,我怕這一掌下去你會尸骨無存,你可要小心了。”說著雙手還是交叉,但不是放在胸前,而是高舉過頭頂。 老道雖然氣的要命,但看到如此架勢,不敢大意,靜心凝神,準備接招。 “老道你可要小心了,我可要出招了。” “你怎么那么多廢話,快出吧,貧道接著就是。” “我可真的要……”獨孤敗天突然將話頓住,猛的一個翻身,頭下腳上朝大運河中躍去。 老道這才知道上當,但為時已晚。等他沖到船邊時獨孤敗天早已躍進了河里,只在河面上留下一朵浪花,早已沒了影子。 老道氣的咆哮道:“拓拔天你即使上天入地,早晚有一天貧道也會捉住你,到那時我要抽你的筋,扒你的皮。” 許云和馬龍望著狀若瘋子般的師傅一句話也不敢說,戰戰兢兢的呆在那里。 “你們兩個還站在那里干什么?還不快將那些水手叫上來,趕緊操船搜索河面。 “是,師傅。” 一會兒,那些水手哆哆嗦嗦的從下艙爬了上來。 老道怒道:“飯桶,還不快操船搜索河面。” 水手們趕緊掉轉船頭在附近搜索起來。可是搜索了將近一個時辰卻毫無所獲,在獨孤敗天的小船上也沒有發現什么有價值的東西。 馬龍道:“師傅,那個小子說不定早就上岸逃了。” 老道罵道:“笨蛋,你動動腦子。今天月光這么明亮,我一直注視著附近的岸邊,根本沒有看到他上岸,他只有躲在水里才不會被發覺。” 馬龍沒趣的退到一邊。 許云道:“師傅,這個小子一定受了重傷,要不然他絕不會逃,我想他已經沒多少力氣了,一定是順流而下了。我們趕緊順流追下去,一定能夠追上他,遲了的話,他就可能上岸了。” 老道點頭道:“你說的有道理,我原先以為他已經沒有多少力氣了,雖然順流,但水速太過緩慢,他要想往下游游去也要花費不少力氣,故此認為他沒有走遠。看來是我錯了,快,向下游去搜索。” 正在這時陸風醒了過來,他這次受的傷其實并不算太嚴重,只是心神受到了攻擊,血吐出來以后就無大礙了。這主要是獨孤敗天功力太淺,要不然帝級的神識攻擊怎會如此不濟,即使不能立即取他性命,也要他就此癡呆。 剛才老道他們的話他都聽到了,忙開口道:“師傅萬萬不可,正因為這……” “徒兒你醒過來了,真是嚇死為師了。你剛醒來,身體還很虛弱,不要多說話,安心的養傷吧。”老道顯然對這個徒弟刮目相看,另眼對待。 陸風道:“謝謝師傅關心,我的傷并不嚴重。剛才你們的話我都聽見了,千萬不可以向下游追去。” 他師傅和許云同時問道:“為什么?” “正因為這個小子狡猾無比,他一定會選擇一條出乎我們意料的路線逃走,我猜他一定向上游游去了。” 許云拍手道:“對呀,我怎么沒想到呢,這個小子狡猾無比,的確有此可能。” 老道也手捻須髯露出贊許的神色。 當下大船掉頭向上游追去。 其實獨孤敗天并沒有離開大船半步。他小時侯玩捉迷藏游戲對“越是最危險的地方越是最安全的地方”體會頗深,深知個中三味。所以他剛跳進水中,便游到了大船的船底,只露半個頭在水面,雙手牢牢的抓著船底。好在此船上下成梯形,上面的人根本發現不了下方有人。其實他想游向別處也不可能,他在船上之時便已是強弩之末,待跳到水里之后已經沒有了一絲一毫力氣。 他大氣都不敢出,生怕被老道感應到。默默的運轉九轉功法中的明王不動,來化解體內的寒氣。但這次他受的傷太重了,最后那驚天一擊的盜版敗天一擊雖然和老道的飛花飛葉落天功平分秋色,但他還是受到了巨大的反沖,使他的內臟嚴重受損。老道盡管也受到了反沖,但畢竟功深力厚,只是內腹血氣翻涌,調息一下就沒事了。 船上眾人說的話他聽的一清二楚,在大船向上游方向駛去時,他忙松開雙手,奮起全身最后一絲力氣向岸邊游去。 他慢慢的爬上岸,艱難的向草叢中走去,僅僅十幾步的距離卻耗費了他全身的力氣,剛走進草叢便“乓”的一聲摔倒在地。 他的神志漸漸不清,但他不敢就此迷糊過去,使勁咬了一下手指,劇烈的疼痛使那懨懨欲睡的頭腦又有了幾分清醒,拼著最后的那點力氣又運起明王不動來。 他的神志終于不再清醒,但明王不動已在自行慢慢運轉,只是運轉的非常緩慢。 慢慢的,他渾身上下結了一層冰,連口鼻都不能夠幸免,冰層越來越厚,終于將他的身體凍成了一個大冰塊。 獨孤敗天被冰封了。 若是有人看到在盛夏季節一片綠油油茂密的草叢中居然會有如此大的一個冰塊,一定會驚訝的合不上嘴。 天光漸漸放亮,日出東方,又是一個炎炎熱日。 草叢中的堅冰被太陽一照射,更顯得晶瑩剔透。只見冰中一個高大的男子安然的靜躺在里面,一點也沒有痛苦之色,表情安詳,就仿佛睡熟了一般。隨著時間的推移,冰的顏色慢慢的發生了變化,由晶瑩剔透變得如白玉一般,顏色不再透明。里面那個高大男子的外貌也已看不太清,漸漸的,只能看到里邊有一條淡淡的人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