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07)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07)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07)     

第七章王級高手

李放、柳如煙和清風帝國皇帝頭一次聽說這種傳聞,心中大為震動。 楊瑞道:“難道真的出現了一位圣級高手,可是他為什么要舍棄自身的精元呢?難道他受了難以復原的內傷,明知必死?真的還有比他厲害的人存在?” 劉一飛道:“這些日子我一直心神不寧,恐怕大陸將有大事發生。” 清風帝國的皇帝道:“會涉及到大陸的和平嗎?”他對大陸武林中的事只是好奇,并不是很關心,他只關心國與國之間是否會爆發戰爭。 秦安道:“根據各方勢力暗地里的活動來看,大陸上暗潮洶涌,遲早會有一場大戰。大陸平靜太久了,將來的一場戰爭是無法避免的,只是早晚的問題,陛下應該早作打算。” 屋中的話題頓時沉悶起來,四十年前的九國大戰,最后只剩下五國。這次不知道哪個國家又會滅亡,戰爭是無情的,一個國家的興榮衰敗關乎著無數百姓的生死。 柳如煙為了打破沉悶,開口道:“不知老將軍是否真的能夠安康?” 楊瑞道:“明天我們三人再為他運功療傷一次,他的傷勢應該可以痊愈了。不過老將軍的年歲畢竟大了,而這么多年來又早已透支了生命的潛能,即使痊愈也就只有一年……唉!” 劉一飛道:“多虧有白玉寒冰相助,為他提供了大量的天地精氣,要不然神仙難救。” 李放道:“白玉寒冰還真是神奇。” 他們哪里知道這塊神奇的白玉寒冰乃是獨孤敗天療傷時的產物。他曾經舍身成魔,借助獨孤戰天的精元,功力在剎那之間竄升至王級境界。舍身成魔的異變和功力突飛猛進的沖擊對他的身體產生了相當大的刺激,使他的肉體強橫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雖然他的功力還遠未到達到圣級境界,無法成就不死魔身,但當生命受到死亡的威脅時,不死魔身的初級境界附帶而來的不死魔功還是會悄悄而又緩慢運行的,幫他修復身體的創傷。 他這次受到當今天下知名奇功飛花飛葉落天功的全力一擊,五臟六腑都受到了嚴重的內傷,生死存乎一線間。他在昏迷前的最后一刻強行運轉了明王不動,明王不動雖然也是不世奇功,但只能將他體內的寒氣逼出體外,對他五臟六腑的內傷并沒有多大功效。 而正在這時不死魔身的初級境界不死魔功全力運行起來,不斷的從體外汲取天地精氣幫他修復五臟六腑。而這時明王不動也發揮了最大功效,將體內寒氣徹底排除了體外,在身體之外結了厚厚的一層堅冰。被不死魔功汲取而來的天地精氣遇到堅冰之后自然而然的便往里貫注,使堅冰有了白玉寒冰的特性。 嚴格來說這根本算不上白玉寒冰,白玉寒冰能夠自主的吸收天地精氣,一直達到飽和為止。而獨孤敗天療傷所形成的這塊“白玉寒冰”只能說是凝聚了天地精氣的堅冰而已,一但他的不死魔功停止運行,那么所有的天地精氣也就自行消散了。 當他體內的寒氣被徹底排出體外時,明王不動也便停止了運行,只剩下初級不死魔身附帶的本源功法不死魔功在悄悄而又緩慢的運行。 李放是幸運的,在路上居然能夠“撿到”這樣一塊聚天地精氣而形成的“堅冰”,使得李林垂死之身得以續命。 傍晚時分李放來到前大廳,款待前來看望李林的各路賓客。在酒席宴上他當眾宣布說李林得白玉寒冰精氣相助已度過了危險期,大廳之中立刻響起了震天的歡呼聲。隨后他又為眾人介紹了三位王級高手,眾人大驚,清風帝國已知的王級高手只有四人,如今卻一下子來了三位,怎不讓人吃驚。 在當今的大陸上,王級高手在普通武林人眼里簡直是無敵的存在,至于帝級高手那只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傳說,而圣級高手那只是神話般的人物,到底有沒有還是一回事。三個天王高手立刻被眾人圍了起來,簡直如眾星捧月一般。就連那些不會武功的王孫公子都上前來和三人打招呼,畢竟當今大陸嗜武成風,武功高強的宗師人物走到哪里都會受人尊敬。 三人立刻成了酒宴上耀眼的人物,連身為主人的李放都被冷落在一旁。 不多時,帝國皇帝也來到了大廳。眾人大驚,只知道這兩天李府來了個大人物,但怎么也沒有想到會是帝國皇帝親臨,眾人慌忙跪倒在地口呼“萬歲”。 帝國皇帝哈哈大笑道:“大家快快請起,不必拘于禮節,今天沒有君臣之分,諸位盡情暢飲,千萬莫要拘束。”話雖然這樣說,但眾人還是拘束起來。武林中人還好些,但那些城主和朝中大員明顯緊張起來。這畢竟是他們的“頭兒”,誰還敢無所顧忌的開懷暢飲。 皇帝也看出他們頗為緊張,開口道:“我都說過了,你們盡管開懷暢飲,朕絕不會怪你們。這樣吧,請咱們帝國的‘歌舞雙絕’為大家來一支舞曲,祝祝酒興如何?” 眾人轟然應好。 不多時柳如煙從后院來到了大廳,身后跟著一個精靈的小丫頭。 眾人都是清風帝國各行各業的頭面人物,大多數人都見過柳如煙,她一現身便受到了熱烈的歡迎,掌聲久久不絕。 只見她一身翠綠色的絲衣,在這盛夏的季節給人絲絲涼爽的感覺。曼妙的身軀玲瓏起伏,惹火的身材使人遐思萬千。烏黑飄柔順的長發飄散在胸前背后,白玉般的臉頰,嬌小俏麗的鼻子,紅紅的嘴唇,潔白的牙齒,顯得那樣的驚艷。一雙如迷霧般的眼睛如夢似幻,更為絕色容顏增添了無限風韻。 待掌聲停落,柳如煙開口道:“如煙在這里謝謝大家如此厚愛,如煙準備為大家獻上一支蝶舞,希望大家能夠喜歡。”說著曼妙的身軀開始舞動起來,飛舞的身姿真如一只翠蝶般靈動、飄逸、賦有詩韻。衣衫輕舞,仿若花間的蝴蝶飄來飛去,裙舞飛揚,如夢如幻。 “想你的時候,我會來到那個老地方 沿著記憶追溯你遠去的腳步 讓每時每秒,在憂悒中想你度過 隨我一起演繹著風情萬種和淡淡憂傷 不要星星作證,月輝就在窗外 想你的時候, 我會讓我溫熱的淚水盈眶 折一只紫色的蝴蝶,飛入你秘色的夢 讓時光在夢里駐足,讓山川為此靚麗 而我只是為了了那一刻 可以成為你的夢中人 再次想起你的時候 我已經在發黃的紙上,寫滿了你的名字 請允許我大聲地呼喚你,請允許我輕輕的落淚 不要對我說: 兩情若是長久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曼妙的聲音悠揚跌宕,如仙音一般。 這如詩如畫的舞曲頓時讓眾人沉醉不已。 舞停曲散,柳如煙向眾人深深的施了一禮,眾人才如夢方醒,頓時響起雷鳴般的掌聲。 待掌聲停落,柳如煙再次開口道:“愿帝國國泰民安,愿李老將軍早日安康。”說著又深深的施了一禮轉身離去。 眾人大呼:“愿帝國國泰民安,愿李老將軍早日安康。” 不久清風帝國的皇帝也離開了酒席回到了后院。 緊張的氣氛頓時緩和了不少,眾人又開始開懷暢飲起來。 正在這時一個家丁跑到李放身前小聲耳語了幾句。李放臉色一變,站起身來大聲道:“諸位,府外來了兩位高人,是拜月帝國的追風天王韓闖和妖天王李昌。” 眾人大嘩,這個時候拜月帝國來了兩個王極高手,顯然是針對李林而來。兩國積怨甚深,尤其是四十年前的那場大戰,使得兩國勢如水火。雖然最后五國達成了停戰協議,兩國不再刀兵相向,但骨子里的那種仇恨是無法消除的。李林在清風帝國是英雄,但在拜月帝國軍人的眼里無疑是惡魔的化身,當年他不僅盡收失地,將拜月帝國數十萬大軍全殲,而且一直攻進了拜月帝國內,殺的拜月帝國的士兵不敢穿軍服。 時間不長,兩名神色鎮定的老人走進大廳之內,步履從容,徑直走到兩把椅子前安然坐下,渾然不將眾人放在眼里。 眾人大怒,這兩人簡直太囂張了。 有兩個年輕的武林中人豁的站起,走到韓闖和李昌面前。 “你們兩人也未免太囂張了吧,全然不將我們清風帝國的武人放在眼里。這不是拜月帝國,這是我們清風帝國。” “小輩一邊去,你們沒資格和我們說話。”說著妖天王李昌隨手一揮,兩個年輕人就像兩根稻草一樣飛了出去。好在妖天王沒有傷人之心,只是將兩人平著揮飛而已,兩人安穩的落在了地上。 眾人大驚,王極高手的功力太可怕了。 楊瑞、秦安和劉一飛三人排眾而出,秦安笑道:“哈哈,老朋友好久不見了,怎么跑到我國來了。” 韓闖笑道:“原來是你們三個老不死的,我這次只是陪李兄走一趟。” 這幾人顯然是舊識。 劉一飛道:“不知李兄來我國所為何事。” 李昌冷哼一聲道:“我來看李林老匹夫怎樣死去。” 這一下可惹起了眾怒,滿大廳的人都對他怒目相向。 李放排開眾人,走到幾個王極高手身前道:“這位前輩,不知我義父有何得罪您之處?” “他是一個卑劣的人。” 李放大怒:“你不要血口噴人,我義父是一個頂天立地的奇男子、偉丈夫,是我們清風帝國的大英雄,你怎能如此污蔑他?” “那是你們清風帝國人們眼中的李林,在我們拜月帝國沒有人這樣認為。我們就不爭論四十年前的那場戰爭究竟是誰先發動的了,單只說你義父是如何贏的那場戰爭吧。 我拜月帝國數十萬雄師挾無敵之威,橫掃你們清風帝國半壁河山。正在這時你義父接替為清風帝國的主帥,他是怎樣和我軍作戰的?他先刺殺了我們無敵的統帥凌天凌元帥,你說他卑劣不卑劣?” “兩國交戰,謀略為上,這怎么算得上卑劣?這只是一個戰術而已。” 楊瑞道:“李兄,我們先不論事情誰對誰錯。事情都過去四十年了,你何必念念不忘呢?” 李昌冷哼道:“你說的輕巧,如果他還活著,如今我們拜月帝國就會多了一個帝級高手,有他在的話,我也不至于受辱于人了。” 楊瑞大驚:“你說什么?何人能夠羞辱你?” 眾人聽的莫名其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