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1)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1)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1)     

第八章破冰而出

李昌頓時顯得尷尬無比,楊瑞沒有繼續問下去。 李昌道:“我此次前來,就是要看著李林如何死去。” 李放道:“恐怕讓您失望了,我義父已經安然脫險了。” “什么?不可能。” 秦安道:“李兄這是真的,老將軍得白玉寒冰之助已經脫離了危險。” “白玉寒冰,天那!他媽的這怎么可能?”在一旁的追風天王韓闖忍不住內心的驚訝,全然不故王級高手的身份,說起臟話來。 這也難怪他如此吃驚,白玉寒冰一直是傳說中的瑰寶,已有百年未曾現于世上。 但既然血天王秦安都如此說了,那絕對假不了。 李昌大叫:“我不甘心,明天午時我會再訪。既然他不死,我就親手來殺他,神阻殺神,佛阻殺佛。”說完轉身就往外走。 這句話顯然是沖著三大王級高手說的,別人誰能攔住他。 追風天王韓闖苦笑道:“我會勸他的。”說著沖三人一抱拳,轉身離去。 大廳中人看的莫名其妙,同是拜月帝國的人,為何兩人的態度如此的不一樣。 楊瑞道:“大家一定有很多疑問吧,此事說來話長,我就簡單的說一下吧。” “四十年前的拜月國統帥凌天就是李昌的師兄,兩人與其說是師兄弟,不如說是師徒,凌天代師傳藝,可以說李昌對他又敬又怕。凌天確實是天縱奇才,三十歲便修成了一身王級功力,也因此注定了他驕橫、不可一世的性格。作戰之時,他的營帳之外,從不要衛兵守護,他自認為無人傷的了他。 就是這樣李林將軍夫婦才能以次王級高手的實力行刺成功,即便如此也落得李夫人慘死當場,李將軍重傷而歸。” 眾人聽的大驚,想不到四十年前交戰雙方的統帥都是無敵的高手,軍中真的是臥虎藏龍。 楊瑞接著道:“李昌得知他師兄凌天死于李林之手,當下從拜月帝國趕往我們清風帝國,要為凌天報仇。但在途中被我國老一輩的王級高手阻攔住,并逼他發誓,四十年內不得找李林報仇,使得他無功而返。也許那為老人家早就料想到李將軍再難活過四十年吧。 四十年過去了,想不到李昌還念念不忘此事。李昌這個人說起來還算的上是一個俠者,曾經做過不少好事,除過江洋大盜,殺過武林魔頭。但惟獨對他師兄的事情耿記于心,不能釋懷。” 劉一飛也道:“武術無國界,說起來我們三人都和他有些交情,但明天還是少不了和他一戰。” 眾人聽的默然,這是誰的錯?這都是戰爭的錯。 獨孤敗天體內不死魔功不斷運轉,天地精氣不斷的從寒冰之中進入體內。受損的五臟六腑在天地精氣的滋潤之下慢慢的被修復,不死魔功的運轉速度也越來越慢,最后終于停止運行。 少了不死魔功的吸引,天地精氣逐漸開始消散,整塊堅冰開始龜裂。正在這時柳如煙推門而入,她剛剛從前大廳回到后院,想探視一下李林。她看到了一副奇異的場景。 “白玉寒冰”不斷龜裂,而它的四周如同仙氣彌漫一般,裊裊云煙環繞在上方。她吃驚的張大了嘴巴,被王級高手稱為堅不可破的白玉寒冰正在不斷碎裂。她走到床邊細細打量,如同仙氣一般的白霧頓時向她涌來,她頓時覺得神清氣爽,渾身上下說不出的舒泰。 柳如煙明白這些白氣可能就是楊瑞他們所說的天地精氣,但不明白白玉寒冰不為什么在不斷碎裂,而天地精氣正在逐漸消散。她趕緊將李林挪到“白玉寒冰”旁邊,讓正在不斷消散的天地精氣將他環繞。 正在這時大塊的堅冰徹底的四分五裂了,她更加吃驚了,“白玉寒冰”當中竟然有一個人。只見此人滿臉的落腮胡須,三十五六歲的樣子,身材魁偉。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她差一點就要失聲大叫。柳如煙畢竟不是尋常女子,她沒有失聲驚叫,只是仔細的打量眼前之人。 她忽然發現眼前的這個人眼皮在跳動,接著睜開眼來。 獨孤敗天緩緩的睜開了眼睛,只見身上身下好多的碎冰塊,而且云霧繚繞。突然映入他眼中一張吹彈欲破的俏臉,看著有些熟悉,但一時想不起在哪見過。只見此女一臉驚駭的表情,轉身欲逃。獨孤敗天一把將她抓了回來,并用手捂住了她的嘴。 “你是誰?這是哪里?” 美女“嗚嗚”有聲。 獨孤敗天暗罵自己糊涂,捂著她的嘴巴,怎能讓讓她開口回答。當下露出一個自認為友善而又瀟灑的笑容,開口道:“姑娘,你不要害怕,我不會傷害你的。” 可是這個美女卻露出更加恐慌的神色。獨孤敗天一把將仿制面具扯下來,開口笑道:“這下不怕我了吧?怎么樣,帥不帥?” 柳如煙滿臉震驚之色,心中暗想:天那,這是怎么了,白玉寒冰之中怎么會有人呢?而且還是一個奇怪的人。震驚過后,她又開始冷靜下來。 獨孤敗天見她臉上的神色明顯緩和了許多,開口道:“姑娘,我真的沒有惡意,我放開你,你不要叫好嗎?如果你答應便點一下頭。” 柳如煙點了一下頭。 獨孤敗天松開捂著她嘴的那只大手,但另一只手緊緊的抓住她的一條胳膊,怕她突然跑掉。 “請問姑娘你是誰?” “我是柳如煙。” “啊,我想起來了,我見過你,怪不得這么眼熟呢。我聽過你的歌,但沒見過你跳舞。聽說你跳舞也很不錯,恩,看你這副身材一定跳的錯不了。”說著上下打量起她來。 柳如煙“唰”的一下羞紅了臉,她沒想到獨孤敗天居然如此打量她。平常別人都是用尊敬的眼神看她,就是有些心懷不軌之輩也只是偷偷打量,哪有像眼前此人如此毫無顧忌的上上下下仔仔細細的瞧了個遍。 “你看夠了沒有?” “沒有,這么好看,哪能看夠?” “你……”柳如煙不禁氣結。 獨孤敗天道:“好了我不看了,以后再看。我還有好多問題想問你,我這是在哪里?”說著將抓著柳如煙的那只手松了開來。 “在李林老將軍的府宅,這間屋子就是老將軍的臥室,而你身后的那個人就是老將軍。” 聽他這樣一說,獨孤敗天頓時嚇了一跳。回頭一看,只見一個憔悴的老人躺在木床上,和自己隔著不遠,好像是睡著了。 獨孤敗天道:“他怎么了?而我怎么會到了這里?” 柳如煙道:“他重病在身,現在處于昏迷狀態。至于你怎么到了這里,那要先問問你自己,你怎么會跑到了白玉寒冰當中?” “什么白玉寒冰?我聽不明白,你說詳細一些。” 當下柳如煙將李放如何撿到白玉寒冰,而三個王級高手又利用這塊寒冰為李林療傷的經過說了一遍。 獨孤敗天聽的目瞪口呆,在他身上居然發生了這么離奇的事情。他居然曾經成為過武林中的瑰寶白玉寒冰。屋子里一地的碎冰,事實擺在眼前。過了好半天他才反應過來。大叫道:“我知道了,一定是那個牛鼻子,臭雜毛,死老道的飛花飛葉狗屁功在我身上發作,將我給我冰封了。還好我神功無敵,將那些狗屁寒氣全都化解了。至于如何成了白玉寒冰我就不知道了。” 柳如煙看著眼前這個青年,心中充滿了好奇,平常她接觸的那些人在她面前無不彬彬有禮,哪有像他這樣滿嘴臟話的。“喂,你說話斯文一些。” “你不覺得這樣說話很痛快嗎?不信你試一下,你在每句話前都加句‘他媽的’。”說著獨孤敗天不禁笑了起來,幻想著要是眼前這個美女要是也如他剛才一般滿嘴臟話,那將是多么有趣的一件事。 “……”柳如煙好久無言。 獨孤敗天突然開口道:“喂,美女,我有那么帥嗎?別發呆了,趕緊多吸點‘仙氣’,你不說這些天地精氣嗎。”說著大口呼吸起來。 柳如煙氣得將臉扭向一旁。 獨孤敗天道:“你們不是要救這個老頭嗎?趕緊將這些冰塊喂給他吃。”說著將柳如煙拉到了李林身旁。 柳如煙一想也對,趁著天地精氣還沒有散盡,趕緊將細小的冰塊喂給李林吃。此時正是盛夏季節,天氣異常炎熱,不多時冰塊就融化的差不多了。而裊裊的天地精氣也變得越來越淡,越來越稀薄。 獨孤敗天道:“你不要總喂他,你自己也吃一些。” 柳如煙道:“這怎么行,我又沒有疾病,而老將軍重病在身,我怎么能那樣呢?” 獨孤敗天笑道:“你都喂了他那么多,再這樣下去,即使沒病也要撐死了。” 柳如煙俏臉一紅。 “怎么還不吃?” 柳如煙臉一紅道:“這些冰塊都曾經包在你的體外,想著就惡心,你讓我怎么吃?” 獨孤敗天道:“什么,惡心?真是死要面子,連你最最尊敬的老將軍都吃了,你還怕什么?”說著抓起最后一把冰塊向她送去。 柳如煙連忙閃向一邊。 見她不肯吃,獨孤敗天也不再勉強,終于最后的一塊碎冰也化了,天地精氣徹底的消散了。 其實柳如煙和李林還是吸收了不少的天地精氣。李林因為久病纏身,這些精氣并沒有能增強他的體質,只是將他原有的舊疾根除了。柳如煙則不同,雖然她不會武功,但這些天地精氣還是使她體質大大增強,今后一生恐怕都再難得病。 看著地上大片融化的冰水,獨孤敗天道:“柳姑娘,我希望你不要把我的真正容貌告訴別人,因為我正在逃避一個極為厲害的仇家。” 柳如煙想了想道:“好吧,那你告訴我,你是誰?在你身上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獨孤敗天道:“我叫獨孤敗天,剛剛出來闖江湖就遇上了一個蠻橫不講理又厲害的離譜的老家伙,非要我命不可。還好我給他看到的只是一張假臉,這次我受傷就是拜他所賜……”接著獨孤敗天將在大運河發生的事情講了一遍。 柳如煙道:“你放心吧,我不會將你的事情說出去的。” 獨孤敗天道:“其實我可以隨便編套謊話來騙你,但不知怎么回事,我有一種感覺,認為你值得信賴,所以連真實姓名都告訴你了。”接著笑笑道:“可能咱倆有緣吧。” 柳如煙頓時臉紅了起來,嗔道:“你胡說些什么。” 獨孤敗天整理了一下衣衫,笑道:“喂,美女我要走了,別想我,我們還會再相見的。”說著打開后窗躍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