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1)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1)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1)     

不死不滅11 王戰序幕

獨孤敗天道:“多謝柳姑娘為我撒了那樣一個彌天大謊,我對你的感激之情真的是無以言表,恨不得馬上以身相許。” 柳如煙俏臉一紅,“你在胡說些什么,我只不過在遵守自己的諾言而已。” 獨孤敗天笑道:“我說的是真心話,我真的很感激你,要不我現在就以身相許吧。”說著上前兩步。 柳如煙嚇得趕緊退后幾步,顫聲道:“你要干什么?” “以身相許來報答你呀。” “你走開,不然我喊人了。”從沒有人對她這樣無理,她一時慌了神。 獨孤敗天退后幾步笑道:“我覺得小姐是一個謊言大師,想和你‘過兩招’,誰知將你嚇成這樣。我真的有那么可怕嗎?你不覺得我很帥嗎?”說著擺了幾個自認為瀟灑的動作。 看著他如此可笑的樣子,柳如煙不禁笑了起來。心中暗想:這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呢,詭計多端?自大、自戀狂?天性率直?她搖了搖頭,都不像,真是一個奇怪的人。 她突然感覺有人在向她的臉上吹氣,連忙醒過神來,“呀”驚叫出聲。只見獨孤敗天在她身前不足一尺處,正在笑嘻嘻的看著她,難怪會有熱氣撲到她的臉上,她一下子臉紅起來。 獨孤敗天道:“我就說嗎,像我這樣帥的男人,怎么會惹人厭呢?僅僅一個微笑又讓一個絕色美女從此為我茶不思、飯不香。” 柳如煙簡直羞的無地自容,偏偏那個家伙還不斷的瘋言瘋語,“哎,人長的帥就是沒辦法,天生桃花運,少女終結者。” “你給我閉嘴。”即使在這種情況下,由于平時所接受的禮法教育,柳如煙也說不出什么難聽的話來。 “美女千萬不要兇,兇起來就不可愛了,美女你怎么不說話了,是不是在想著什么時候嫁給我。” 望著這個高大而又強壯的的不象話的青年,柳如煙真不知說些什么好了。她的心中“撲、撲”跳個不停,內心有些慌亂。這個男人給她一種新奇的感覺,平時她所面對的人無不對她禮敬有加,只有這個男人敢如此大膽的調侃她。 她暗暗責備自己為何要在他面前心慌呢?可是越想平靜心情,心越亂起來,臉越來越紅。 獨孤敗天原本只想調侃一下這個大美女,可是看到她臉色越來越紅,吐氣如蘭的樣子,不由的癡了,忍不住將她抱在了懷中。柳如煙此時心神早已慌亂,在他懷中劇烈掙扎起來。獨孤敗天頓時感覺一股異樣的刺激襲遍全身,緩緩低下頭來,吻在了她的紅唇上。柳如煙開始還惶恐的掙扎,后來身體逐漸軟了下來,伏在了獨孤敗天的身上。兩人感覺體內的血液沸騰了起來,而后身體越來越輕,仿佛輕輕飄了到了云霧中。 這一吻好長,直到呼吸困難,兩人才戀戀不舍的將唇分開。柳如煙一把將獨孤敗天推開,臉色潮紅,心中不住的在責怪自己為何如此“瘋”。她是一個接受正統教育的女子,平時所接受的教育都是些女子要如何端莊,如何守禮等,剛才的事情她平時想也不敢想。 獨孤敗天咂了咂嘴道:“好香,好甜呀。” 柳如煙恨聲道:“你還說,都是你……” 獨孤敗天驀然醒悟過來,自己在干些什么?自己又不是真的喜歡她,自己的心里早就有了一個影子,不,兩個影子。想到這,他就更加心煩起來。 看著柳如煙的表情,她并沒有怎么責怪他,他心里一驚,莫非她對自己有些好感。要是那樣的話,自己真的闖禍了。他雖然天性灑脫,不“迂腐”。但他深深的知道,有些女人是不能招惹的。 這個美女可不是一般的人,她可是清風帝國的名人,而且性格是那種淑女類型的。自己若真的和她扯上些關系,而又不能娶她,后果是嚴重的,千萬不能誤人誤己。 想到這,獨孤敗天不禁對這個美女有些愧疚,這是一個無辜的美女,是自己無緣無故“招惹”了她。而且說起來,這個美女還算是自己的恩人呢。 可是他轉念一想,又笑了起來。自己是不是太自以為是了,憑什么敢肯定人家會對自己有意思呢,想到這,他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柳如煙望向他的眼神有些羞澀,看的獨孤敗天有些害怕。 獨孤敗天趕緊找借口道:“呃,柳姑娘,呆會兒外面可能有一場王級高手的比武,你要不要去看?” “我對武功不感興趣,你自己去吧。”獨孤敗天逃命似的離開了這個房間。 柳如煙看著他的背影感到一陣好笑,這是怎樣的一個人,真是看不明白,內心對他的興趣越來越大了。 獨孤敗天逃出柳如煙的屋子長長的出了口氣,他自己都感覺有些好笑,居然要逃避一個絕色的美女。 后院的人明顯比剛才少了許多,大概都“瞻仰”過李林老將軍的“絕世豐姿”了。 他來到大廳,拉了一把椅子坐下,聽這些人“高談闊論”。 一個皮膚黝黑的瘦小漢子道:“你們聽說過翻掌震天張文龍這個人嗎?那個人可是一個次王級高手,我可是親眼看到過,只見他雙掌一揚,一道閃電劃空而過,將半丈開外的一塊大青石打成了粉末。” 眾人道:“真的?有那么厲害嗎?” “當然是真的,我親眼所見,那還能假,而且他老人家還傳了我兩招呢。” 眾人不禁露出先羨慕的神色,瘦小的漢子不由得意起來。 正在這時一個大漢突然開口道:“丁平,我記得前兩天你還抱怨說沒去過帝都呢,而張老前輩這些年來一直呆在帝都,你怎么會看到他呢?” 瘦小的漢子一下子底氣不足起來,說話都有些結巴了,“誰……誰知道……也……也許他老人家剛好出來散心,被我看到了。” 眾人大笑,丁平一下子臉紅起來。 又有人開口道:“這個家伙整天說自己見過什么大人物,他要真的見過那些大高手,我還見過魔帝呢!” 眾人又是一陣大笑,丁平灰溜溜的溜走了。 有人開口道:“你們說這些都不現實,別忘了呆會可能真的有一場王級高手的大比拼呢。” 一說到這個話題,眾人的興致明顯高了起來。 一會兒有人說李昌三百招之內必敗于清風帝國這邊的王級高手,還有人說有可能會發生五大王級高手的混戰,眾人一時爭的不可開交。 有一個叫張強的的人站出來說:“我們下注如何,誰想下賭注到我這來。” 場中不乏嗜賭之人,一會工夫,張強身邊便圍滿了人。 賭清風帝國這邊的王級高手必在三百招之內制服李昌的人數最多。 獨孤敗天暗笑:這些人還真是愛國。 正在眾人吵吵鬧鬧之際,大地忽然輕微的顫抖起來。眾人以為地震了,慌忙跑到院中。只見院中一前一后走進兩個人來,正是李昌和韓闖。 李昌每向前踏一步,院落便顫一下,眾人的心臟也跟著劇烈的跳一下,眾人面上都露出痛苦的神色。 獨孤敗天也感覺身體異常難受,仿佛有一只手在一下一下的揪著自己的心臟一般。他趕緊運起《九轉》功法,暗暗調息。待到身體恢復到正常狀態,他向左右觀看,只見有一半人已恢復了常態。他暗想:看來一流高手確實不算什么,近乎一半人都有此修為。 正在這時他看到了落天宮的四師徒,陸風一臉痛苦的神色。銀髯道人正一掌抵在他的背后,另一只手抵在許云的背后,幫他們運功相抗李昌腳步聲的威懾。而馬龍則痛苦的站在一邊。 看來對徒弟也分三六九等。 獨孤敗天知道,以陸風原有的功力根本不需如此,只因受傷在身。 正在這時眾人的身后傳來一陣擊掌聲,一下一下富有節奏感,正好和李昌的腳步聲同步,將腳步所造成的威懾全部抵消,眾人立時感覺好受起來。 眾人回頭觀看,正是清風帝國的三大王級高手。而鼓掌的人正是楊瑞,楊瑞大笑道:“李兄近年來功力越來越深厚了,佩服,佩服。” 李昌道:“你的功力也是大有精近。”話聲一頓,接著道:“楊老頭,你真的要阻攔我?” 楊瑞道:“我非阻攔你不可。李兄過去的事情……” 李昌打斷他的話道:“我不想聽一些沒用的話,要么你放我過去,要么你我一戰。” 韓闖在后面露出一個我也無能為力的樣子。 楊瑞道:“既然如此,你我就來個君子之戰如何?” “何為君子之戰?” “你如若勝過我,我們三人退在一旁,不在阻攔你。你若勝不了我,你發誓以后不得再來報仇。” 李昌覺得這個條件對自己有利,畢竟對方有三個王級高手,而自己這邊只有兩人。如若真的混戰起來,吃虧的肯定是他們這邊,當下痛痛快快的答應了。 清風帝國這邊的人又是歡喜又是憂,喜的是自己這邊的大高手好像很有把握的樣子。憂的是萬一失敗,三大高手就要站到一邊,不再理會接下來的事情。而到那時,還有誰能阻攔住李昌呢? 正在這時以兩大高手為中心刮起一股旋風,邊上的眾人被吹的搖搖擺擺,齊向后退去。 王者之戰拉開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