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5)     

不死不滅13 王戰落幕

二人之間真氣又開始激蕩起來,強烈的勁風使整個前院飛沙走石、煙霧彌漫。 獨孤敗天深深的震撼了,這驚天動地的一擊不是他當日舍身成魔時所達到的境界。他現在終于知道,當日他只初窺王級之境,并沒有達到王級的大成之境,這才是真正大成的王級高手。 待勁風停止,沙塵不再飛揚,一切歸于平靜,一片廢墟展現在眾人面前。搖搖欲墜的大廳早已傾塌,前院遍地是細沙,再也找不到半塊磚石。 楊瑞和李昌兩人遙遙相對,胸前都灑滿了鮮血,臉色雖然慘白,但眼中的戰火卻燃越烈。強大無比的氣勢自兩人身上發散開來,鋪天蓋地一般涌向眾人,令人有一股頂禮膜拜的沖動。眾人趕緊運功相抗,但功力稍弱之人已經雙腿顫抖。最后不得已,帶著戀戀不舍的神色跑到眾人身后,遠遠的躲開。 這樣的氣勢對獨孤敗天并無多大影響,因為他早已達到了帝級神識。 這是一場純精神的較量,二人不斷的提升功力,氣勢不斷攀升。 李昌的氣勢終于攀升上了最頂點,大喊一聲:“妖王七擊最后一擊,妖法無天。” 同一時間,楊瑞的氣勢也攀升到了最頂點,大喊道:“大悲神功最后一式,天地同悲。” 紫、白兩道光芒自二人手心發出,耀眼的光芒蓋過了太陽的光輝,刺的眾人雙目生疼,眼淚止不住流了下來。 眾人明白那是將先天真氣自一雙肉掌轉化后又催發而出的先天劍氣,眾人之中或許有人達到了先天之境,但僅憑一雙肉掌便催發出有如實質般的先天劍氣,別說做到,就是想都不敢想。 初窺先天之境,便已位列超一流高手;達到先天之境,便已是超級高手,能夠將先天真氣發放于體外的,便達到了次王級高手。 王級高手已能夠將先天真氣轉化為先天劍氣,催發于體外。克敵殺人于無形,有神鬼莫測之能,這已超出了一般高手的想象范圍。 兩團先天劍氣,有如實質金屬相碰一般,在空中撞擊后“鏗鏘”有聲,震的人耳骨發麻。撞擊時,四下飛散的光芒如炸雷一般,將前院轟的到處是一米多深的大坑,飛沙走石,塵土飛揚。 然而紫白兩道劍氣還在上下盤旋交鋒,“鏗鏘”之聲不絕于耳。 ――先天劍氣波及到的范圍越來越大,隱隱有向后院蔓延的趨勢。 李放看得大急,李府的下人、家眷都住在后院,如果再這樣下去,后院的人就危險了。他轉臉看向秦安,秦安走過來拍了拍他的肩膀說:“放心吧,后院的人沒事,戰斗馬上結束了。 李放一聽,更加緊張,這可是關系到他義父生死的一場戰斗。 場上二人的戰斗已經到了白熱化,紫、白兩道劍氣在前院上空不斷回旋、沖擊,如上山虎遇上了下山虎,云中龍遇上了霧中龍,棋逢對手,勢均力敵。 遠遠望去,前院飛沙走石,塵土飛揚。但在沙塵之上,劍氣沖天。一紫一白兩道劍氣如兩條神龍般,怒吼著,咆哮著,仿佛要將空間撕裂,破空而去。 又是一陣“鏗鏘”之聲,而后天地間便一下子靜了下來,沖天的劍氣剎那間消失,一切歸于虛無。 待到煙塵散盡,眾人閃目觀看,兩大王級高手都躺在了地上,遍的都是沙石。 秦安、劉一飛和韓闖三人趕忙飛躍過去,眾人隨后也圍了過去。 楊瑞和李昌二人的嘴角不斷向外冒血,胸前的衣襟早已經被鮮血染紅,膚色慘白,臉上具是痛苦之色。 秦安趕緊將楊瑞扶起,“啪、啪……”先點了他身上的幾處大穴。然后就地坐下,雙掌抵在他背后,幫他運功療傷。 韓闖也席地而坐,幫李昌運功療傷。 圍觀眾人除了震驚王級高手的高強武功之外,心中也忐忑不安,不知道這場比武到底是誰贏了。 李放心中更是緊張萬分,萬一是楊瑞輸了的話,待李昌恢復功力后,誰還攔得住他。 這時突然有人開口道:“趁這兩個拜月帝國的大魔頭無暇分身,我們殺了他們,以免那個李昌傷害李林老將軍。” 眾人轟然應好,人群蠢蠢欲動。 事情就是這樣,凡是有人敢挑頭,就會有一些追隨者。 站在一旁的劉一飛把眼一瞪,怒道:“哪個人敢上前一步,我劉一飛必取他首級。” 蠢蠢欲動的人群立刻安靜了下來。人的名,樹的影,堂堂王級高手發怒,那還了得。況且眾人剛剛看完一場王級大戰,與王級高手交手無疑是自殺。誰不愛惜生命,挑頭的人已不知躲到哪里去了。 劉一飛接著道:“我清風帝國的習武之人豈能干出那種卑鄙之事,如果我們真的那樣做了,全大陸的人都會恥笑我們,說我們技不如人,只會耍陰謀手段。清風帝國的武人是光明磊落的,絕不會趁人之危。 況且楊瑞和李昌兩人早有君子協議,他們的事情還沒有了結,現在任何人都不能干預。如果有人硬要插上一腳,請先過我這一關。”說著雙眼掃向眾人。 看了剛才的王級大戰,誰還敢上前“領教”,況且劉一飛說的又不是沒有道理。 獨孤敗天心中暗想:這果然是一個強者的世界。如果沒有一個王級高手在此坐鎮,恐怕拜月帝國的兩大王級高手就要含恨收場了。身死是小,但死在一幫宵小之手,恐怕死后也不會瞑目。 正在這時秦安和和韓闖分別收功而起。韓闖沖著劉一飛一抱拳道:“多謝劉兄維護之情。” 劉一飛笑道:“你我都幾十年的交情了,還這么客氣干什么?” 秦安怒道:“你們真的是將清風帝國的臉丟盡了,是誰挑頭的?是誰?” 誰還敢應答。 韓闖笑道:“秦兄不必如此,如果事情換作我拜月帝國,今天的事情恐怕也會如此。畢竟這不是一場單純的比武,這涉及到一個受人尊敬的將軍的生死,擁護、愛戴他的人必定要為他的生死著想。” 一場風波就這樣平息下來。 過了一個時辰左右,楊瑞和李昌二人紛紛轉醒。見二人醒來,三大王級高手紛紛露出喜色。 劉一飛道:“你們兩個老家伙怎么年紀越大,火氣越盛,到了最后連老命都不要了,竟然施展出那么霸烈的招式。” 韓闖也道:“你們兩個老東西是不是嫌命長了?” 楊瑞苦笑道:“我也不想那樣呀,可是這個老家伙硬逼著我出手。我如果不施展那一招‘天地同悲’,不被他打成肉泥才怪。”話聲一頓接著道:“老家伙你雖然沒有輸,但你也沒有贏我。你可要遵守諾言,不得再向李林老將軍尋仇。事情都都過去四十年了,誰對誰錯?都是戰爭的錯!他都快八十歲了,恐怕今年都過不去了,你根本不必動手。” 眾人一聽,楊瑞果然狡猾,竟然耍了個文字游戲。眾人當時沒太在意他們定的協議,以為只論熟贏,根本沒想到平手這種情況,姜還是老的辣呀! 李昌笑道:“你這個老家伙不必這樣嘮叨了,我要想報仇的話,何必選在你們三人在場時來呢?李林在你們清風帝國受到全國人的尊敬,這樣的一個人,我如果真的殺了他,是對是錯呢?我想了很久,終于想明白了,這不是一個人的錯,這是戰爭的錯。所以我決定放棄報仇。 只是我咽不下四十年前那口氣。四十年前,我千里迢迢趕來報仇,卻被你們清風帝國的老一輩王級高手打得灰溜溜跑回了拜月帝國。而且讓我發誓,四十年內不得找李林報仇,你說我咽得下這口氣嗎?” 秦安道:“哦,你這個老家伙咽不下這口氣,就盯上了我們三人,想要在我們三人身上一雪當年之恥。有你的,老家伙,怪不得火氣那么沖。” 李昌尷尬的笑了笑:“誰叫你們清風帝國的老一輩欺人太甚。還有楊老頭,你定的那個狗屁規矩,說什么只要我贏不了你,就不能找李林報仇。你也太小看我了,你以為我不知道你在咬文嚼字,我還不知道你的那點伎倆。” 楊瑞尷尬的笑了笑:“所以你將一肚子氣都撒在了我身上?我還以為你這個老家伙真的要和我拼老命呢。” 眾人大笑。 一場風波就這樣平息了,皆大歡喜。 前院是沒地方呆了,眾人趕往后院。 獨孤敗天望著兩大高手戰后的前院,心神俱醉。一股滔天的豪情自他心中涌起,他強烈的感覺到了心潮的澎湃。他找到了武道的第一個目標,他要盡快達到王級之境。他感覺到血液在沸騰,這是獨孤家沒落千年的血液在蘇醒,這是不敗的傳承,一股強大無比的信心在他心中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