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6)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6)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6)     

不死不滅15 結交

獨孤敗天走進后院大廳,只見五位王級高手坐在大廳正中,兩旁圍滿了人,如眾星捧月般。這也難怪,五大王級高手坐在了一起,這是多年來少有的事情。用不了多久,就會成為大陸最熱的新聞。 五大高手顯然早已習慣了這種場合,談笑風生,怡然自若。身為主人的李放陪坐在一旁,李放今天非常高興,笑得都快合不攏嘴了。不僅他義父身體康復,而且李昌和李林的過節在今天一筆勾銷,可以說雙喜臨門,喜上加喜。 一場大戰使得眾人興奮無比,原來武道可以達到這種境界。他們看到了希望,看到了目標,找到了超越的對象。尤其是年輕人,對未來充滿了憧憬,仿佛明日自己就可以縱橫天下,稱雄大陸。 獨孤敗天隨便找了個座位坐下,碰巧正挨著那個總愛吹噓自己碰到了許多大人物的瘦小漢子丁平。只見他身邊還坐了幾個年輕人,看樣子是他的忠實聽眾,正在聚精會神的聽他在那里吹噓如何巧遇某位王級高手的“傳奇經歷”。 不一會兒,丁平將“傳奇經歷”繪聲繪色的講完了,幾個青年聽的如癡如醉。他抬頭一看,旁邊又多了一個高大魁偉的青年,立刻來了精神,開口道:“兄弟,剛出來混的吧,怎么稱呼?” 獨孤敗天怎么聽,怎么覺得別扭,感覺像是兩個黑社會碰到了一起似的。 “小弟獨孤敗天,確實是剛剛出來闖江湖,不知大哥怎么稱呼?” 丁平道:“我就是人稱無敵俠客的丁平丁大俠。” 獨孤敗天差點笑出聲來,就他這樣還敢自稱無敵,怎么看怎么像一個三流水平的樣子。要不是知道他的底細,還真沒準被他唬住。 獨孤敗天道:“久仰,久仰。” 丁平一聽更是高興,拉住他的手道:“兄弟,我給你介紹幾個朋友。他們和你一樣,也是剛剛出來闖江湖。” 丁平將獨孤敗天拉到幾個年青人面前道:“兄弟們,我給你們介紹一位新朋友。”說著一指獨孤敗天道:“這位少俠叫獨孤敗天,和你們一樣,剛剛出來混。” 幾人向獨孤敗天點頭了一下頭。 接著丁平又對那幾人道:“你們幾個自我介紹一下吧。” 先開口的是一個看起來有些柔弱的青年,皮膚白皙,個子不是很高,但容貌很漂亮。的確很漂亮,要不是看他有喉結,獨孤敗天還真以為他是個女人呢。 漂亮男人開口道:“我叫劉逸風,是大道門的弟子。” 第二個站起來的青年身材魁梧,濃眉虎目,鼻直口方,顯得非常英挺,而且給人給人一股正氣感。“我叫周天正,無門無派。” 第三個青年顯得很拘謹,個子很矮,皮膚黑黑的,和丁平到有幾分相像。“我、我叫王子。” 獨孤敗天差點笑出聲來,這么奇怪的名字,怪不得他有些拘謹,原來如此,但他強忍住沒有笑。 坐著的幾個青年雖然早已經知道了他的名字,但此時再次聽他自我介紹,還是忍不住笑了起來。而且丁平幾人還不時的拿眼瞄向第四個青年,第四個青年臉色通紅,但沒有笑。 王子見獨孤敗天并沒有笑,顯得很感激,同時沖那幾個青年嚷道:“笑什么,名字是我父母起的,有什么好笑的。” 輪到第四個青年自我介紹時,他顯得更加忸怩。這是一個英俊的青年,劍眉星目,但說話的底氣明顯不足,“我叫王飛。” “轟” 眾人再次大笑,獨孤敗天也笑了起來。怪不得眾人神色古怪,前邊一個王子,后邊一個王飛,這個世界真的太小了。 他們這一桌笑個不停,惹得臨桌之人都不停的向他們注目。 過了一會兒,眾人都恢復了常態,丁平道:“既然大家都認識了,那以后就是朋友了,朋友有難,拔刀相助。大家以后要多加親近,相互扶助。” 眾人開始還有些拘謹,但聊了一會兒,便熟絡起來。開始還天南地北,風土人情,到最后你穿多大號的鞋子,他穿多大號的長褲都上了聊天話題,無所不談。 獨孤敗天發現這幾人都很健談,丁平原本以為找到了幾個忠實聽眾,沒想到他反成了聽眾。 聊著,聊著,王飛道:“獨孤兄弟,你是哪里人?清風帝國姓獨孤的可不多。” 獨孤敗天嚇了一跳,他還真不知道清風帝國獨孤姓的人很少。“哦,我家住在通州城外的深山中。聽我爺爺說,以前我們家祖上住在漢唐帝國,后來不知道什么原因搬到了清風帝國。小弟一直在深山中長大,對外界的事情不太了解,以后還要幾位大哥多加關照。” 王子道:“都是自家兄弟了,還這么客氣干嗎,以后我們一起闖江湖。江湖不是有什么六杰、七狼、十公子什么的嗎,咱們也來一個組合。” 劉逸風道:“對,咱們就叫六小天王吧,今天看了兩大王級高手的比武實在太讓人興奮了。” 周天正也道:“好主意,丁大哥年紀最大,肯定當大哥了。我們幾人再按年齡排一下順序。” 結果丁平三十歲,當了六小天王的大哥。 老二劉天正二十三歲。 老三王飛二十二歲。 老四王子二十歲。 老五獨孤敗天十九歲。 老六劉逸風十九歲,但比獨孤敗天小兩個月。 六人越聊越投機,獨孤敗天漸漸發覺丁平也不像他想象的那樣只知道吹噓,他的江湖經驗很豐富。給獨孤敗天他們五人講了好多的江湖禁忌,告訴他們什么人惹不得;什么人應該躲著走;什么樣的人值得結交。 幾人聽的頻頻點頭,獨孤敗天道:“要是早認識丁大哥幾天,我也不至于鬧笑話了。” 丁平道:“鬧什么笑話了?” 獨孤敗天道:“這輩子我恐怕都不敢明目張膽的到通州城去了,如果我去了的話,估計全通州城的武林人都要追殺我。” 眾人大奇,忙追問原因。 獨孤敗天就把第一天闖江湖的事情說了一遍,但省略了很多,沒有提萱萱。 眾人聽罷大笑。 王子笑道:“獨孤兄弟,我真是服了你了,你可真夠偉大,出道第一天,就讓一個小城的全體武林人追在你一個人屁股后面跑,高!” 王飛驚訝道:“獨孤兄,當日那個人便是你?” 獨孤敗天道:“當然是我了,還有誰有我這么倒霉。” 王飛細細的打量他幾眼方道:“怪不得初次見你便覺得有些眼熟,原來你就是通州城人們所說的瘋子。當時我正好從通州路過,剛好看見一大群人在追一個人,有人說他是小偷,有人說他是強盜。說他身上有好多珍寶,誰能抓住他,珍寶就歸誰。我拼了命的追那個人,差一丁點就抓住了那個人,結果還是讓他跑了。”說著瞧了瞧獨孤敗天。 獨孤敗天道:“那幫混蛋太缺德了,居然這樣中傷我,怪不得我發覺追我的人越來越多,大街上是個人都在追我。甚至連大姑娘、小媳婦、十歲兒童和七十歲的大媽都跟在我后面跑。我當時還在納悶呢,難道通州城老少皆會武,原來如此。早晚我要找通州城的武林人算這筆帳。” 眾人哈哈大笑,劉逸風笑道:“算了吧,獨孤大哥,誰叫你自己口無遮攔。” 眾人紛紛聊起自己當年的“英雄臭事”。 時間過的很快,一會兒便到了中午。茶水都被撤下,豐盛的酒宴擺了上來。眾人推杯換盞,把酒言歡。大廳里熱鬧非常,到處是敬酒、罰酒聲。五大王級高手面前更是圍滿了敬酒的人。 丁平道:“兄弟們,我們要不要過去給幾大高手敬酒?” 周天正道:“算了吧,咱們這樣的小人物根本擠不到他們面前,你沒看到敬酒的那些人胡子都白了嗎。” 劉逸風道:“就是,我們干嗎要給他們敬酒,他們是大天王,我們是小天王,我們一點也不比他們差。說不定十年之后,我們就超越了他們呢。” 王飛道:“說的好,他們已經老了。未來是屬于我們的,我們早晚會超越他們。” 王子道:“對,長江后浪催前浪,一代新人換舊人,十年內我要使自己成為王級高手。” 丁平道:“兄弟們,看著你們這樣豪情壯志,我很高興。我也曾經和你們一樣,一身熱血,滿心激情,但現在……唉,歲月磨盡了英雄夢,如今我只能在夢中來一展宏圖了。” 獨孤敗天道:“丁大哥,你這樣就不對了。臨淵羨魚不如退而結網,我就不相信我們超越不了他們。早晚我要讓全大陸的人都知道獨孤敗天這個名字,我要讓這個名字變成一種信仰。” 王子道:“獨孤兄弟真有氣魄,要是別人說出這樣的話,我一定以為他瘋了。但獨孤兄弟說這些話時,我有一種感覺,他一定能夠做到。” 丁平道:“來,祝兄弟們早日成為王級高手,我們干杯。” “干”“干”…… 獨孤敗天暗道:年輕真好,年輕雖然狂妄甚至無知,但年輕充滿了激情,充滿了希望和活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