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07)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07)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07)     

不死不滅16 行藏敗露

在酒宴上,獨孤敗天總感覺有人在監視他,雖然他沒有刻意運上帝級神識,但他那種出自武人本能的玄妙感覺還是要比一般武人敏銳上許多。他悄悄運起帝級神識,仔細窺探,終于發現了偷窺者,竟然是銀髯道人。 獨孤敗天暗叫不好,這個老家伙居然在他身上看出了端倪。 他暗想:姜果然是老的辣,在這么多人當中居然能夠認出自己的真身,老家伙的眼還不是一般的毒。怎么辦?趁早逃離?不行,很快就會被他追上。求這里的高手庇護?也不行,跟他們非親非故。管他娘的,以不變,應萬變,過來再說。 過了一會兒慈眉善目的銀髯道人果然走了過來,“這位少俠看著有些面熟,我們是否見過?” 獨孤敗天道:“道長是……” “貧道銀髯。” “哦,久仰道長大名,今日得見,真是三生有幸。”獨孤敗天在心中暗罵:靠,遇見你,真是倒了八輩子血霉。 老道笑著道:“拓拔天,你不認識我了嗎?” 獨孤敗天道:“道長你認錯人了吧,我叫獨孤敗天。” 旁邊的丁平、王子等人也道:“久仰道長大名,今日得見道長仙容,真是榮幸之至。不過,道長你可能真的認錯人了,我們這位兄弟確實叫獨孤敗天,并不是拓拔天。” “哦?是嗎,也許真的是我老眼昏花了。失禮了,獨孤少俠對不起……”突然老道伸出右手閃電般抓住了獨孤敗天的左手。 獨孤敗天根本沒有防備他會來這一手。只覺得被老道攥住的左手疼痛欲折,汗水立刻從額頭冒了出來,順著臉頰大滴大滴的往下淌。他趕緊運起《九轉》功法。但手腕上火熱的疼痛不減,他功力增加一分,老道的功力也增加一分。 旁邊的丁平、劉逸風等人也看出了不對,丁平道:“道長你在干什么?快放手,我兄弟快受不了了。” 周天正等人也道:“道長快松手,有話好說。獨孤兄弟如果真的有得罪您之處,您再責罰他也不遲。” 老道冷笑一聲道:“拓拔天,到現在了,你還不認帳嗎?臉雖然變了,但功法變不了吧。” 獨孤敗天知道不能善了,心道:好,既然你逼我,我就陪你玩大的。 想到這,他抬腳朝桌子踢去。 “哐當”一聲大響,桌子被踢翻在地,“乒乒乓乓”碗碟的碎裂聲頓時傳遍大廳,滿桌的酒菜“唏哩嘩啦”灑了一地。 大廳剎那間靜了下來,所有的目光都投向了獨孤敗天他們這一桌。 今天的酒宴可不是普通的宴會,是為慶祝李林身體安康、和李昌過節一筆勾銷的宴會。此外坐在這里的人都是大有來頭的人,不僅有朝中大員、地方城主,還有各行會的會長、武林中的豪杰,最主要的是坐在這里上座的是五個重量級的人物――――五大王級高手。 任何一個王級高手無論走到大陸何出,都不敢有人怠慢。況且今天五大高手齊聚,這可算得上近十年少有的盛會。 而此時竟然有人在這種場合下將一桌酒席掀翻,顯然未將眾人放在眼里。 銀髯老道的臉色一下子變得難堪起來,他顯然沒有料到獨孤敗天會來這一手,一下子有些懵了。 李放走了過來,沉著臉道:“是誰打翻的桌子?” 獨孤敗天道:“是我。” 眾人都將目光投向了他。 李放道:“這位小兄弟,李某可有對不住你之處?” “沒有。” 李放怒道:“那你為何攪擾宴會?” 獨孤敗天道:“李將軍你誤會了,攪擾宴會的人不是我,是這位道長。” 銀髯老道一聽就知道壞了,這個小子太壞了,趕忙開口道:“胡說,明明是你將桌子踢翻的。” 獨孤敗天道:“是他在李林老將軍身體安康的大喜日子里,當著在坐各位英雄的面向我尋仇,渾然沒有將身為主人的李將軍放在眼里;沒有將五大王級高手放在眼里;沒有將在坐的各位英雄放在眼里。諸位請看,他想將我的左手捏斷。我一時忍不住掙扎起來,才將桌子碰翻。” 眾人將目光齊掃向老道的右手,老道剛才慌了神,一直抓著他的手沒有放,但只是抓著,并沒有用力。此時趕忙將手撒開,眾人都露出“原來如此”的表情。 獨孤敗天運起功力,硬逼出一身大汗。眾人看了,更是深信不疑。 “這個,這個,不是……” 銀髯老道現在的表情要多尷尬有多尷尬,站在那里有些不知所措,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來。 李放沉著臉道:“銀髯前輩,我尊敬您為前輩,但您也太不給晚輩面子了。您就是不給晚輩面子,也要給上坐的五大高手面子吧。” 銀髯老道臉色更加難堪起來。 這時陸風走出人群道:“將軍息怒,您確實誤會家師了。這個小子明明叫拓拔天,他臉上戴了一層面具,他混進李府欲圖謀不軌。我師傅是想揭穿他,才發生了剛才的誤會。將軍不信的話,可派人揭下他的面具。” 獨孤敗天心道:這個小子真夠毒,不過天算不如人算,這才是老子的真正容貌。只可惜你先入為主,棋差一招。 獨孤敗天道:“將軍,事實勝于雄辯。剛才在座的諸位英雄都看到了銀髯道長的所作所為,他自己都已無話可說,但他徒弟卻偏偏要站出來歪曲事實。既然如此,就請將軍派人來檢查我是否戴了面具。”說著將手背在身后。 此時大多數人都已偏向了獨孤敗天這一邊,陸風顯然被他弄得措手不及,現在才想起這才有可能是他的真正容貌。 果然,檢查之人并沒有從獨孤敗天臉上扒下一層面具來。大廳中噓聲一片,銀髯道人師徒四人臉色更顯尷尬。 獨孤敗天道:“各位英雄,他們師徒明明是不將天下英雄放在眼里,借故向我尋仇。諸位我是怎么和他們結仇的嗎?” 眾人早就對他起了好感,大部分人都嚷道:“講出來。” 尤其是丁平,王飛幾人,更是大聲嚷道:“講出來,讓天下的英雄評評理。” 獨孤敗天“慷慨激昂”的將運河上發生的事情講了一遍,當然不忘加點“作料”,比如油和醋。 眾人聽得忿忿不平,紛紛出言指責這師徒四人。 陸風道:“諸位,不要聽這個小子的胡言亂語,他的確不是好人。現在我才知道這次我們見到的這張臉才是他的真面目,他上次戴了一張面具。他當日正和人密謀今日要來刺殺李林老將軍。正好被我們師徒撞破,我師傅出言警告他們不要來此攪鬧,并讓他們發了誓才放他們離去。不想今日他還是來了,而且還誣陷我們師徒。” 獨孤敗天大怒:“你胡說八道。” 陸風不慌不忙道:“諸位請想,如果我師傅想殺他的話,他跑的了嗎?他又怎會接得下我師傅的一記飛花飛葉落天功呢?” 眾人開始懷疑起來,有人說道:“對呀,飛花飛葉落天功可是天下有名的奇功。懷此功的人如果功力高于對手,打上對手一掌的話絕難幸免,除非由落天宮的人解救。” 眾人紛紛將眼光轉向獨孤敗天。 “諸位,我確實沒有騙你們,我確實和這個銀髯道長對了一掌之后僥幸逃得性命。” 陸風冷笑道:“拓拔天,不,獨孤敗天,有本事你再和我師傅對上一掌試試看。” 獨孤敗天道:“,你這個手下敗將不敢和我動手,只會鼓動你師傅算什么本事。陸風,我敢發誓如果你敢和我動手,我一定打得你連你媽都認不出來嘍。” 眾人大笑。 獨孤敗天又道:“和你師傅動手又有何不可,如果這樣就能夠說明事實真相,動手又何妨呢。我獨孤敗天就證明給天下英雄看,我自創的九轉功法足以克制住飛花飛葉落天功,今天就讓獨孤敗天自創的九轉功法名揚天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