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6)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6)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6)     

不死不滅17 九轉之明王不動

“我獨孤敗天就證明給天下英雄看,我自創的九轉功法足以克制住飛花飛葉落天功,今天就讓獨孤敗天自創的九轉功法名揚天下吧。” 飛揚跋扈為誰雄? 天下風云出我輩。 王圖霸業談笑中。 逍遙載灑紅塵路。 誰愿等閑歸。 在坐的群雄對于他提到的九轉功法到沒有太在意,一個后生晚輩能夠創出什么武功,頂多是一時心血來潮的產物,但對于他沖天的豪情卻深感敬佩。 一個不到二十歲的年輕人敢挑戰老一輩的高手,無論成敗,光這份勇氣就足以讓人欽佩。 銀髯道人問道:“獨孤敗天,你在向我挑戰嗎?” “如果澄清你們加在我身上的卑劣謊言也算是挑戰的話,就請你接受我的挑戰吧。” “好,年輕人果然勇氣可嘉,我妖天王很欣賞你。如果你能夠接得住銀髯的三記飛花飛葉落天功,我李昌保你平安無事。” “多謝前輩。” 獨孤敗天立刻心中大定。他知道即使接得下銀髯道人的飛花飛葉落天功,也要身受重傷,到時沒有人庇護,難保不遭毒手。 獨孤敗天沖李放一抱拳,“將軍,為證明我的無辜,在下只好斗膽在李府撒野了。若有得罪之處,望請海涵。” 李放本來就對獨孤敗天心存好感,又有妖天王的承諾,當下對他更感親切。 “少俠不必客氣,大家都是習武之人,不必拘于小節。但有一點,點到即止,不要傷了和氣。” “好,銀髯前輩,我們到前院去比武。” 眾人又來到了前院,不久前的一場王級大戰的戰果又浮現在眾人眼前。傾塌的大廳,凹凸不平的前院,消融的院墻和化為飛灰的青磚,無不說明曾經的大戰是多么的驚人。 望著這驚人的“壯舉”,獨孤敗天內心涌起了滔天的豪情。 天下英雄出吾輩,王圖霸業談笑中。 大丈夫生于天地間,就應該轟轟烈烈的闖蕩一番。如果事事畏首畏尾,還不如就此變個女兒身呢。 獨孤敗天眼中燃起了熊熊的戰火。 銀髯道人與他對面而立,不敢有絲毫松懈之處。他深知這個小子邪門的很,在船上時挨了那么重的一擊,兩天不見,又生龍活虎的站在了他面前。 兩人暗運功力,隨時準備給對方致命一擊。 正在這時突然有人喊道:“慢,我們有話和獨孤兄弟說。” 獨孤敗天回頭一看,是自己剛認識的那幾個朋友,他緩步走了過去。 丁平小聲道:“兄弟,大哥功夫可能沒你好,但江湖閱歷還是要比你多一些的。這個老道的飛花飛葉落天功你可萬萬不能用手去接呀,中者斃命。你的功力遠遜于他,千萬不能為了一時意氣而逞能。好漢不吃眼前虧,你當面給道個歉又能怎樣?大哥我這些年來丟人的事多了,你這樣不算丟人。” 獨孤敗天很感動,他一直以為丁平是個江湖騙子,沒想到他竟然是個熱血的漢子,這個朋友沒有白交。 “丁大哥,你的好意我心領了。不過,你放心,我不會有事,我真的曾經領教過他的那個飛花飛葉狗屁功。當時我都沒有事,現在更不懼怕他。” 王飛等人在旁邊道:“丁大哥怎么樣?我們早就說了獨孤兄弟是那種寧可站著死,不可跪著生的真豪杰。明知山有虎,也要往虎山行。” 劉逸風道:“獨孤大哥,呆會兒和他動手時,你不要和他對掌,用我這把劍和他過招。雖然不是什么名劍,但也勉強能夠削斷一般的銅鐵,很鋒利。” 獨孤敗天苦笑道:“我還沒有創劍招呢,只創了一套還不算成熟的拳法,不過也能夠當掌法用。” “啊……” 眾人難以置信的睜大了眼睛,這樣還怎么打。 獨孤敗天道:“兄弟們放心,我不會有事。呵呵,別忘了,我說過我要讓我的名字變成一種信仰,我哪能這么早就掛掉呢。” 獨孤敗天再次來到場中,此時他內心熱乎乎的,他感覺這幾個朋友沒有白交。 銀髯道人壓低聲音道:“小子,這可是你自己找死。” 獨孤敗天同樣小聲道:“你個老雜毛真是陰魂不散,我走到哪你追到哪。你以為我怕你,來吧,把你那個什么花呀、葉呀的狗屁功打出來吧。” “找死。” 老道的氣勢陡的一變,剎那間,前院充滿了一股肅殺之氣。周圍的溫度剎時變的如臘月寒冬一般,讓人冷徹心肺。 雖然獨孤敗天早已領教過這門奇功,但一股深深的寒意還是從體外和內心深處同時升起。 老道的氣勢與上次不可同日而語,以前的他如果說冷得像一塊冰,那么現在的他就像一把冰劍,一把待人而噬的冰劍。 森森徹骨寒意直襲獨孤敗天,似有形,還無形;似寒氣,又像殺意。 明王不動與飛花飛葉落天功似乎天生相生相克,受到飛花飛葉落天功的激發,以明王不動為主的九轉功法自行運轉起來。 一絲明悟自獨孤敗天內心深處升起,寧靜致遠,淡泊名利。看那花開花落,聽那雨打芭蕉,世間榮辱皆忘。 獨孤敗天站在那里,靜靜的,一動也不動。在他眼里天地間仿佛一切都是那樣的寧靜而和諧,微風是柔和的;藍天白云是幽遠的;艷陽是明麗的;就連眼前的群雄都顯得那樣樸實,甚至銀髯道人都顯得不再那么可惡。 清靜無為正合明王不動心法的奧義,他體內的真氣如涓涓細流,自丹田至百脈循環往復,生生不息。 陰冷的寒氣、殺意被一掃而光,全身如沐春風般,神清氣爽,身舒體泰。 在場大多數人都感覺到了獨孤敗天的變化,但究竟哪里發生了變化,卻無法捉摸。 五大高手同時動容,獨孤敗天所散發的氣息的變化只有像他們這一級別的高手才能夠真真切切的把握到。 一個人的氣質居然能夠在剎那間發生改變,只有一種可能,這個人身懷兩種截然不同的高深內功心法。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不同的心法相互沖撞。除非天縱之資閱兩部不同的心法而又超脫于這兩部心法。 更讓五大高手心驚的是這個青年凝練的精神修為,短短的一剎那,從普普通通的修為升華到了不次于他們的境界。 銀髯道人感覺獨孤敗天整個人逐漸飄渺起來,似披云戴霧一般,他所發出的強大精神攻擊剎那間變得無從著力。 明王不動,不動明王。心靜,身靜,清靜無為,寧靜致遠。 獨孤敗天有一種錯覺,他仿佛已經超脫于這個塵世,無欲,無求,舍心之外別無他物。體內真氣運轉更加流暢,生生不息而充滿活力。 銀髯道人越來越心驚,他感覺眼前的這個年輕人不再是他所認識的獨孤敗天。上次他和獨孤敗天打斗時感覺他霸氣凜然,充滿豪氣,給人一種壓迫感。而眼前的這個青年是那樣的虛無飄渺,讓人捉摸不定。 銀髯道人知道不能夠再這樣下去了,忙將飛花飛葉落天功催發至極限。整個人變得更加陰冷起來,露在外面的肌膚也變得異常白皙。尤其是一雙手掌,晶瑩如白玉,泛起了淡淡毫光。 周圍空氣的溫度再次急劇下降,大片大片的冰花雪葉自空中紛紛揚揚,飄舞而下。白瑩瑩,亮晶晶,絢麗奪目。 圍觀的群雄有好多人是頭一次見識這門奇功,見如此異相,紛紛稱奇。 老道大喝一聲:“獨孤敗天,我讓你這個目無尊長的小子見識一下落天宮的絕學。落天掌第一式:落英繽紛。” 潔白如玉的手掌帶著漫天飛舞的冰花雪葉向獨孤敗天席卷而去,急速飛舞的冰花雪葉發出絲絲的破空之聲。 群雄大驚,這哪里還是絢爛的冰花雪葉,分明是滿天飛舞欲奪人性命的暗器。 丁平,周天正等人更是心驚,臉上紛紛變色。 獨孤敗天大喝道:“明王不動,不動明王,轉。” 說著雙手掌如畫太極一般在空中揮灑起來,紛飛的冰花雪葉如遇阻力般紛紛繞路而過,偏向別處。 待冰花雪葉散去,銀髯道人也已如飛而至,晶瑩如玉的雙掌散發著徹骨的寒意。 獨孤敗天再次大喝:“明王不動,不動明王,破。”雙掌立于胸前,慢慢迎上老道的落英繽紛。 一個急速前行,一個慢慢迎上。一靜一動,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轟” 雙掌終于在空中相撞,發出震天大響,飛舞的冰花雪葉頓時向群雄席卷而去。 眾人大驚,紛紛運功相抗。待冰花雪葉消弭于無形時,眾人閃臉觀看。只見獨孤敗天已經連續向后退了八步,在地上留下一行深深的腳印。腳步所過之處,凡潮濕的地方都已經結冰。 眾人大駭,飛花飛葉落天功名不虛傳,果然是天下少有的奇功。同時對獨孤敗天自創的九轉功法頗為驚訝。明眼人都已經看出,獨孤敗天吃虧在功淺力薄。單以功法而言,他自創的功法絕不差于飛花飛葉落天功。 九轉功法竟然能夠將飛花飛葉落天功的寒氣傳導于地下,眾人大為折服。 一口鮮血涌上了他的喉頭,他又生生咽了下去,但是嘴角還是滲出了絲絲血跡。 此時獨孤敗天身體異常難受,雖然他以明王不動為主的九轉功法卸去了那份刺骨的寒意。但老道那深厚無比的功力他還是沒有辦法全部卸去,等于生生硬拼了一記。 “啪、啪、啪……”李昌一下一下鼓起掌來,臉上滿是贊許之色,道:“九轉功法果然了得,好一個‘明王不動、轉’,如羚羊掛角無跡可尋;好一個‘明王不動,破’,一往無前,頗具大家風范。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呀!” 眾人無不動容,能得王級高手推崇,九轉功法頓時身價百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