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6)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6)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6)     

不死不滅18 生死

獨孤敗天道:“前輩過獎了。” 楊瑞也笑道:“我看少俠的武功頗似三百年前神龍見首不見尾的一代天驕―――――無名氏的神功絕技,不知少俠是否和他有些淵源?” 獨孤敗天心中一動,他知道楊瑞所說的一定是獨孤家三百年前自創明王不動心法的傲世天才―――――獨孤隨風。心中暗道:開玩笑,當然有淵源了。那是我爺爺的爺爺的……誰知道,反正是我們家先輩。 不過他嘴上卻道:“晚輩的武功確屬自創,至于前輩所說的無名氏,晚輩聽都沒聽說過。” “哦,原來如此。那無名氏乃一代人杰,是大陸已知的最后一個武圣。唉,大陸三百年來未曾現圣了。”楊瑞臉上滿是落寞之色。 獨孤敗天心中大驚,他沒想到獨孤隨風也曾經是一個圣級的存在。達到圣級境界那便是翻手為云,覆手為雨,堪破生死的超然存在。他暗想:難道隨風老祖還在人世?看來老頭子他們瞞了我好多的事情,有時間回去以后,一定要問個仔細。 李昌笑道:“老家伙不要感慨悲戚了,人家還要比武呢。” 楊瑞大笑道:“不好意思,人老了,就是愛羅嗦。比武繼續,比武繼續。” 獨孤敗天再次和銀髯老道對立。此時老道的臉色頗為難看,不僅是因為獨孤敗天接住了他的‘落英繽紛’,更主要的是場中有兩個王級高手顯然對獨孤敗天心生好感。 老道眼中扈戾之色一閃而過,道:“獨孤敗天,請接我落天掌第二式:萬里雪飄。”說著以他為中心旋轉起來,他的身形如陀螺一般。 大片大片的冰花雪葉鋪天蓋地般涌向獨孤敗天,凜冽的寒風勁氣吹的他臉頰生疼。他忙發出護體真氣使勁的抗拒著,但不一會就變成了一個雪人。 老道得意的大笑起來,“螢火之光也敢與皓月爭輝。” 他那幾個徒弟也是異常得意。 圍觀的眾人大驚,丁平等人更是焦急異常。 可是正在這時,一股毀天滅地的氣息在場中蕩漾開來,功力稍弱之人立刻軟倒在地。 五大王級高手面面相覷,壓抑不住心中的震撼,同時開口道: “難道是帝級神識?” “難道是帝級神識?” “難道是帝級神識?” …… 正在這時,一聲大喝震蕩全場:“九轉第一式:八表雄風,開。”獨孤敗天身上的冰花雪葉如煙花一般爆裂開來,四處激射,眾人慌忙躲閃。老道驚訝的張大了嘴巴。從那股毀天滅地的氣息一出現,他就知道壞了。他一下子就想起了他的徒弟陸風所描述的:“毀天滅地的神識攻擊,讓人不可抗拒。”他當時還不相信,這次他終于見識了。看著功力稍弱之人已軟倒在了地上,他終于明白,眼前年青人的精神修為已遠超越了他。 獨孤敗天如太古魔神臨世一般,毀天滅地的氣息自他身上發散開來,充斥著全場。高大魁偉的身軀如山似岳,震懾著在場的每一個人,使人有一股頂禮膜拜的沖動。 力拔山兮氣蓋世! 飛舞的冰花雪葉未及獨孤敗天周身三尺便爆裂開來消融、消逝。 這樣的功力在場之人也許有好多人都能夠達到,但他身上的那股氣勢卻無人能夠與之爭雄。獨孤敗天靜靜的站在那里,宛如霸王臨世,又似君臨天下的帝主,更像俯視眾生的魔神,王霸之氣充斥全場。在場之人都被深深的震撼了,五大王級高手也不例外。 獨孤敗天大喝道:“銀髯讓你見識一下九轉功法中掌法的第二式:雄霸天下,接招。”這一招是他剛才的頓悟,出于地下宮殿的‘驚天一擊’,而又超脫于它。威力也許及不上‘驚天一擊’,但更適合于他此時功力的超常發揮。剛猛雄勁的雙掌帶著一往無前的氣勢拍向銀髯老道。 銀髯老道雖然震撼于獨孤敗天恐怖的精神修為,但他深信自身實實在在的功力遠遠高于對方。當下也大喝一聲:“萬里雪飄。”晶瑩雪白的雙掌如白玉般發出淡淡毫光,迎向獨孤敗天。狂風暴雪剎那間充斥全場,給炎炎夏日帶來了絲絲涼意,也使得比武場更加的詭異。 兩人的雙掌終于結結實實的撞在了一起,“嘭”狂風暴雪立時肆虐全場,眾人急忙躲避。 獨孤敗天連續倒退幾大步后,“撲”的一聲吐了一口鮮血。鮮血還未落地,又化成了絲絲血霧,而后又變成了晶狀體,鮮紅的血晶揚揚灑灑飄落一地。 眾人大駭,看來比武兩人之間的溫度已經下降到了另人恐怖的地步。 獨孤敗天的身體有些搖晃,艱難的開口道:“飛花飛葉落天功果然是奇功絕學,只可惜落在了你的手中,難以發揮他應有的威力。如果神功有知,必覺蒙羞。老道,你根本不配用此功。” 銀髯道人聽了獨孤敗天的話氣得簡直想罵娘,只是顧及自己的身份又將“我XXX。”生生咽了回去。但臉上的“慈眉善目”跳個不停,“小輩,死到臨頭,還在逞口舌之利,第三掌我一定要取你的性命。” 他嘴上雖然說第三掌一定要取獨孤敗天的性命,但心里卻一點把握也沒有。他發現這個青年就像打不死的蟑螂一般,功力并不怎么高,但就是打不死。正在這時老道忽然心頭大震,心神如受錘擊一般。“撲”的吐了一口鮮血。 場中眾人大嘩,紛紛鼓噪起來。 “老道讓一個后生晚輩打傷了……” “那個年輕人真是了不起。” “老道太沒羞了,就會欺負后生晚輩。” “那樣高的身份,真是丟臉。” …… …… 眾人議論紛紛,幾乎所有的人都沒有想到銀髯道人會受傷吐血,同時對獨孤敗天這個青年高手露出欽佩之色。可是讓他們驚訝的是,獨孤敗天又連續吐了三大口鮮血。他們哪里知道,這是獨孤敗天強行運用帝級神識攻擊的結果。老道雖然明白自己受了對方強大的神識攻擊,但這如何讓他說的出口,說一個毛頭小子的精神修為比他這個老江湖還要深,那豈不要被眾人笑死。 場中的五大王級高手可是看的真真切切,相互看了一眼,臉上具是震驚之色。能夠用神識攻擊給對方實質性的傷害,最低也需要帝級的精神修為。而眼前這個在他們眼里看來功力并非十分高強的青年居然做到了,怎不讓人震驚。 “好,好,小子你行。”銀髯道人抹了一下嘴角的鮮血接著道:“小子,你死定了。”自從他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獨孤敗天恐怖的精神修為,他下定決心一定要除去這個未來的大患。 “老道,你他媽盡管放馬過來,老子還怕你不成。”獨孤敗天腳步虛浮,搖搖晃晃,任空中飄舞的雪花飄落在身上。眾人都已看出此時他已是強弩之末,站著的身軀在微微顫抖,根本不可能再接下老道的最后一掌。 “公子認輸吧。”清脆悅耳但充滿焦急的聲音自后方傳來。 獨孤敗天回頭一看,只見柳如煙和珊兒不知何時已來到了人群之外。剛才正是珊兒在出言勸他,平日精靈可愛的小丫頭此時滿臉的焦急之色。柳如煙雖然面上古井無波,但獨孤敗天已從她的雙眼看出了深深的焦慮。 他將頭轉向另一方,只見王子、王飛等人也是面現焦慮之色的望著他。分明是想勸他放棄比武,但又猶豫不決。他們深知如果就此認輸,獨孤敗天失去的不僅是勝利的榮耀,他更將失去自信和勇氣,也許會就此一蹶不振。 獨孤敗天又深深的望了他們一眼,扭頭面向了銀髯老道。老道早已蓄勢待發,眼中冒出森森寒光,宛如實質一般。獨孤敗天知道這個老家伙已經動了殺意,定要除去自己不可。他小心的戒備著,急全身功力于雙掌。 “落天宮。” 老道終于發出了可怕的一擊,白燦燦的雙掌帶著絲絲破空之聲砸向了獨孤敗天。獨孤敗天幾乎要窒息了,他周圍的空氣仿佛被抽走了一般,只有飛舞的雪花和徹骨的寒意。他知道如果這時迎向老道那必殺的一擊“落天宮”,那只有一個字“死”。他忙飛身縱向了空中,身子拔起將近兩丈的高度,然后又頭下腳上的向下沖去,雙掌直擊銀髯道人的天靈蓋。 銀髯道人怒目圓睜,他本想這一掌就將獨孤敗天結果于掌下,卻沒想到這個小子這么滑溜,避其鋒銳,功其不備。他雙掌高舉,朝天轟去。 獨孤敗天笑了,他知道自己的全力一擊攻向老道的倉促一擊占了太大的優勢,即使不及老道,也不會落敗身亡了。突然他發現老道也笑了,笑的陰森森,一張臉孔說不出的可怖。可是他已經沒有時間考慮了,兩人的雙掌第三次撞在了一起。但這一次無聲無息,兩人的雙掌緊緊的粘在了一起。 一波又一波的強大內力沖擊,自老道身上如潮水一般通過雙掌涌向獨孤敗天。仿佛無窮盡般的內力勢如破竹般,很快就沖垮了獨孤敗天那已經衰弱的內力阻抗。獨孤敗天頭下腳上,長發散亂的垂向下方,滿臉都是汗水。一波又一波的內力沖擊使得他五臟六腑仿佛碎裂了一般,疼痛難忍。 終于他再也忍不住了,大口大口的鮮血自口中噴出,直噴向銀髯道人。冒著熱氣的鮮血在距離老道面門三寸處就被他深厚的護體真氣阻擋在外,化作顆顆鮮紅的血晶飄灑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