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07)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07)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07)     

不死不滅19 情至魔跡再現

丁平、王子、王飛等人再也忍不住了,紛紛大聲呵斥。 “老道,你好不要臉,明明是比武,你卻無賴一般和一個晚輩比拼內力。” “無恥,落天宮竟然會出現這樣的敗類。” “老道太卑鄙了,我鄙視你。” ………… ………… ………… 這幾人在場中大吵大鬧,立時使好多觀戰的群雄也“義憤填膺”,紛紛指責老道。當然也有好多是落天宮的朋友,這些人當然偏向老道這一邊,場面立時混亂起來,吵罵之聲不絕于耳。 五大王級高手對視了一眼,在彼此的眼中看到了相同的看法――――等一等在出手。他們總感覺這個年輕人很特別,似乎在他的體內有著一絲不明的波動。 吵鬧的眾人眼見五大王級高手都無動于衷,混亂的場面又逐漸的平息了下來。但丁平、劉天正、柳如煙等人卻更是焦急,珊兒急得小臉上都掛滿了淚珠。 正在這時獨孤敗天又大口大口的吐起了鮮血,周圍的地上滿是血晶,鮮紅一片,觸目驚心。此時他臉色蒼白,渾身乏力,倒立的身軀在瑟瑟發抖。他感覺自己的五臟六腑已經碎裂了,甚至全身的筋骨也是根根寸斷。疼痛對于他來說早已麻木,意識逐漸模糊起來。 “敗天哥哥。”場外傳來一聲撕心裂肺的叫喊。 群雄紛紛閃目觀看,一個美若天仙少女滿臉悲戚之色,正從院門外飛快的向場中沖來。 “月兒” 聽著那曾經讓他心醉又讓他心碎的聲音,獨孤敗天的腦中立刻閃現出了司徒明月的倩影。怎么會聽到月兒的聲音呢,難道是錯覺?很快他就看見了人群中那個滿臉焦急悲戚,不斷向場中沖擠的嬌俏身影。 獨孤敗天腦中頓時一震,緊接著又是一陣空白。為什么?為什么在這里遇上了月兒?獨孤敗天再一次迷失了自己,星星閃爍,布滿蒼穹。哪一顆是你呢?最亮的那一顆?還是一閃而逝的流星?還是那一輪圣潔而又永恒的明月?沉重的嘆息在內心向起,深長悠遠,是無奈也是期待。美麗、生動的的點點滴滴一剎那全部涌上了心頭,一幕幕往事如在眼前一般。 一個粉雕玉琢的小女孩跟在少年的身后,聲音嬌憨而又甜美:“敗天哥哥,你慢點,我跟不上你了。” “敗天哥哥,你背著我。”小女孩爬到少年的背上,甜甜的笑了。 “敗天哥哥,我長大后要嫁給你。”小女孩語氣堅定,神情可愛。 一轉眼,小女孩變成了一個明艷的少女。少女躲到少年的是身后,伸手蒙上了他的眼睛,“猜猜我是誰?” 少女拿出香帕細心的為少年擦汗,嬌聲道:“敗天哥哥不要和他們打架了,陪我玩。” 少女嬌憨的依偎在少年的肩頭,“敗天哥哥我長大后要嫁給你。” 轉眼間場景又變了,明艷少女變成了一個美麗的姑娘,艷麗的容顏嫵媚多姿。同樣是在為一個年輕人擦汗,然而年輕人卻不是他,婀娜的身影和另一個年輕人親昵的坐在一起。 獨孤敗天的眼睛濕潤了,無邊的苦澀自他心中涌起,大口大口的鮮血再次從他口中噴灑而出,他無力的閉上了眼睛。 “不,敗天哥哥。”司徒明月絕望的大叫,另人肝腸寸斷。 鮮紅晶亮的血晶在空中紛紛揚揚飄灑而下,像一顆顆跳動的小小的心,又像一大顆碎裂成無數半的心。 獨孤敗天高大魁偉的身軀倒立的筆直,漆黑的長發無力的下垂著,雙目微閉,隱約間眼角有晶瑩閃爍。 司徒明月絕望的幾乎快倒在了地上,身形打晃,艱難的向人群中擁擠。丁平、柳如煙等人一個個都雙目通紅,牙關緊咬,雙拳緊握。五大王級高手相視了一眼,他們知道是時候分開二人了。 場中的銀髯道人還是雙手舉天,托著獨孤敗天,深厚的功力不斷向對方涌去。內心激動無比,他知道不消多長時間,眼前這個可惡的青年就會徹底的從這個世界消除。 可是正在這時一絲波動從場中央向外涌起。這絲微弱的波動雖然弱小的可憐,但每一個人都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似一粒細小的石子投進了心湖中,在每一個人的心中都蕩起了絲絲漣漪。溫馨、躁動、希望、不安……這是股復雜的情緒,說不上是一中什么樣的感覺,一股異樣在眾人心中涌起。五大王級高手也不例外,他們剎那停住了身形。 五人駭然相視,功力達到他們這種境界時已基本不為外界所動,可是此時此地卻在內心涌起了絲絲漣漪,五人除了震驚還有一絲迷惑。 這絲波動越來越大,眾人的心跟隨著波動有節律的微微跳了起來。場中的銀髯道人感受最深,這絲波動給他帶來的是深深的恐懼。他習武多年而成的武人的靈性使他有一股直覺,不好的事情將發生在他身上。 正在這時,獨孤敗天無力下垂的長發突然飄揚起來,根根向上,隨風飄動,半閉的雙眼隱隱有光芒閃現。 群雄頓時沸騰起來。 “怎么了?你看他的頭發怎么飄了起來?” “看,他半閉的雙睛閃閃發光。” “難道他在積聚功力?” “后生可畏。” “這么重的傷居然又運起了功力。” “天那,那家伙簡直是九條命的怪貓,打不死的蟑螂。”說這句話的家伙正好挨著王飛、周天正等人。 周天正把眼一瞪:“你才是貓,你才是蟑螂,人家那叫不死神龍。” 嚇得那個家伙趕緊躲向了一旁。 比武場中一片喧嘩,眾人議論紛紛。 珊兒興奮的直拍手,司徒明月也將腳步停了下來,五大王級高手默默站在一旁,靜靜的觀看。 正在這時一股絕對震懾人心的氣息鋪天蓋地般自場中央擴散開來,人群剎時無聲,靜悄悄地。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茫然不知所措。隨后一股深深的恐懼自眾人的內心涌起。那股震懾人心的氣息仿佛進入了眾人的心里,而那股深深的恐懼仿佛亙古以來就已掩埋在眾人心中,直到此時才破封而出。好多人都在顫栗,懷著深深的恐懼望著場中央。 獨孤敗天知道自己被刺激的又要成魔了,這種感覺和當初在長風鎮外的樹林里誅殺兩個丑公子時一模一樣。一股深深的恨意自他心中升騰而起,逐漸,無邊無際的恨意充斥了他的大腦,他有一股要將這個世界毀滅的沖動。 他雙眼一熱,從半閉的雙眼,他感覺外界到處充滿了血紅。而且內心深處非常渴望這種鮮紅的血色,他甚至有一種迫切的去創造這種血紅的沖動,他想瘋狂的去殺戮,想殺光所有的人。 好美的紅啊!他在內心贊嘆。然而一股哀意又從他內心升起,無盡的哀意仿佛自遠古悠悠流淌而來,仿佛歷經了無數的歲月滄桑深深的沉淀在了他的內心深處。 在場眾人也由那股絕望恐懼的心緒變的無盡悲哀,不可抑制住那股心傷的情緒,天地間仿佛浩蕩起無邊無際的悲意。 在場群雄的心緒完全隨著獨孤敗天心緒的變化而變化,獨孤敗天內心想瘋狂殺戮的想法與無盡哀意并存,剎時天地間仿佛也是絕望的恐懼與無盡的悲意混合而成。 獨孤敗天感覺眼中紅光越來越盛,他知道自己馬上就要成魔了。他趕緊閉起了雙眼,深怕他那雙血紅發亮的雙眼暴露在群雄面前。他知道自己的功力還遠未達到成魔的程度,只是身體一時受到激發刺激,暫時成魔而已,只要過一段時間便能自動恢復過來。 此時銀髯老道的功力雖然還不斷向他涌來,但他已絲毫沒有感覺了,海納百川般接受這股功力,來不斷的刺激自己身體的每一個細胞。 四五千人的場地靜悄悄的,沒有一絲聲音。 獨孤敗天感覺自己的每一個細胞都被激發活了,身體的潛能剎那間被釋放了出來。一股無以倫比的強大感覺剎那間涌上了他的心頭,強大到他有一股想毀天滅地的沖動。這股強大的氣息自身體剎時外放出去,立時充斥了全場,震蕩著每一個人的心神。 在眾人震撼的眼神中,獨孤敗天雙掌催動功力不斷的向銀髯老道涌去。老道的雙腳踏碎了地上的青磚,雙腳深深的陷入了地面中。獨孤敗天依舊頭下腳上,長發飛揚,根根向上。他外放的洶涌澎湃的真氣使得周圍飛舞的雪花都逆向而行,向天飛舞。強大無比的氣勢使人有一股頂禮膜拜的沖動。 老道的身體繼續下陷,直到胸部以下都陷入地下時,獨孤敗天突然雙掌用力一推,緊接著凌空一躍,頭上腳下落在了地上。而銀髯老道只留下一個白花花的頭顱和一雙胡亂揮舞的雙手露在了地上。 獨孤敗天內心深處無盡的哀意與想毀滅一切殺意并存,他在努力的克制著那股浩瀚的殺意。但心中難受異常,,他忍不住仰天長嘯。 “啊……” 浩蕩的聲音如龍嘯九天,又似遠古的神魔之音。在場眾人被震蕩的腦中一片空白,好半天才恢復神志。 獨孤敗天的上衣被鼓蕩催發的真氣撐的片片碎裂,雄健的體魄如魔神一般完美,長發無風自動,飄揚飛舞。高大魁偉的身軀如山似岳,使人有股高山仰止的感覺。而空中原本飄舞的雪花在他衣衫碎裂的剎那突然凝住了,一動不動的定在空中。 獨孤敗天就如神一般立在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