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07)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07)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07)     

第一章大事件

最近一個月天宇大陸發生了幾件重要的大事。第一件事就是沉睡四千年的圣級高手重現大陸,事情起源于幾位王級高手為開元城城主李林療傷用的一塊白玉寒冰,當日冰破之時一位擁有圣級功力的蓋代高手從中脫困而出。且當時有目擊證人,是清風帝國的一名頗有影響的女子———“歌舞雙絕”柳如煙。 這場風波影響之大,超出了所有人的預料。從江湖武人到統治階層王孫貴族再到平民百姓,幾乎大陸人人得知圣級高手重現大陸。各種版本的神話傳說層出不窮,什么圣戰又要開始、遺忘的歷史、失落的傳說、仙魔大戰、彼岸、魔界之門大開…… 對此大陸統治階層快速做出了反應,清風、漢唐、無雙、新明、拜月五國的統治階層一方面安撫百姓,發出各種告示說圣級高手現世根本不會帶來任何戰斗,各種謠傳都是沒有根據的。另一方面與武林中的知名人士聯系,讓他們現身說法,“澄清事實”。不久之后武林中的知名高手紛紛出動,告訴世人,其實大陸上隱藏著不少的圣級高手,他們早已淡泊名利,一心只追求生與死的奧秘,甚至已堪破生死,跳出紅塵,根本不理俗界中事,這次只不過不小心被普通人看到而已。 這場風波總算慢慢平息了下來,受此事件影響,大陸學武之風漸盛,各帝國開始考慮是否要以國家的名義開辦武院。 第二件大事,也和圣級高手有關,源起于漢唐帝國。傳說千年前睥睨天下的武圣獨孤戰天遺有精元石一塊,可是獨孤家的后人不知何種原因淡出了武林,對本來就極為秘密只有極少數人知道是怎么回事的精元石更是變的一無所知,結果守精元石千年而不知其用處。不久前好幾股秘密勢力潛入漢唐帝國打精元石的主意,結果卻發現精元石已被霧隱峰得去。近一個月來各種勢力先后登門“拜訪”霧隱峰,迫不得已霧隱峰廣發英雄貼昭告天下各路英雄,八月十五大開山門,迎納大陸豪杰商討精元石得主問題。 還有一大事,就是一個月前五大王級高手齊臨開元城,并發生了兩大王級高手的大戰,造成了一時的轟動。畢竟大陸王級高手的對決已有好多年未發生,如此轟動一時的大戰成了人們嘴邊常議論的話題。 最后一件事和前幾件事一比就顯得微不足道了,這件事僅在清風帝國造成了一時的轟動:清風帝國出現了一個名為獨孤敗天的年輕高手,自創九轉神功大敗落天宮老一輩高手銀髯道人。更有傳言此年輕高手在和銀髯道人對決時由于莫名的原因功力曾剎那間攀升至王級境界,獨孤敗天這四個字一時成了清風帝國武林界長掛在嘴邊的名字。 平靜多年的大陸開始暗流洶涌,無數的勢力開始蠢蠢欲動。 獨孤敗天坐在一家酒樓里聽著這些大事件心潮澎湃不已,這些事不是和他有直接聯系就是和他有間接聯系。其實他只關心一件事,八月十五霧隱峰商討精元石歸屬問題。至于第一件大事“沉睡四千年的圣級高手”,他一笑置之。他是事情的始作俑者之一,沒想到當初柳如煙的一段謊言竟然造成如此大的風波,他深知如今柳如煙恐怕正處在深深的自責之中。 獨孤敗天內心深處一聲嘆息:“為什么沒人相信四千年前曾經發生的事情呢?”可惜他毫無所覺。 獨孤敗天來到了望月城,一個傳說中離月亮最近的城市,是所有信仰月之女神人們的圣城,也是清風帝國的第三大城市,處在清風與拜月帝國的交界處。清風、拜月兩國之所以交惡就是因為望月城的歸屬問題。由于歷史的種種原因望月城劃屬在清風帝國的版圖之內,但對于全國有半數人信仰月之女神的拜月帝國無疑一種無法忍受的事實。這是歷史遺留的問題,盡管兩國現在已經“友好”往來,但望月城無疑是一個不穩定,隨時會被點燃的導火索。 獨孤敗天來這里是要履行他的諾言,送給柳如煙的小丫鬟珊兒一本秘籍————驚天訣。原本要送的飛花飛葉落天功不可能了,現在這個時候去落天宮那不是找死嗎。獨孤敗天想到冷雨那如天仙般的嬌顏,如玉一般的傲人身材,和那雙冰冷的、充滿仇恨的眼神,心里說不上來是一種什么滋味。他知道自己變了,變的成熟了……甚至是有些陰險、有些無情了…… 獨孤敗天來到了望城外的落月山莊,很少有人知道這片山莊屬于清風帝國的“歌舞雙絕”柳如煙。正因為它不為外人所知,少了那些王孫貴族的打攪,柳如煙分外喜愛這里。落月山莊外表看來很普通,普通的就像一個農場主的莊園。莊園外是一片翠綠的葡萄藤架,一串串晶瑩剔透的翠玉葡萄掛滿了藤架,讓人饞涎欲滴。 古樸的莊園大門體現著主人不是一個奢華、享受的人,門房中人對獨孤敗天客客氣氣,也說名了主人的修養。不多時久違了的兩道仟影迎了出來,多日不見,柳如煙依舊明艷如往昔。盡管眼中早已說明她的喜悅,但還是顯得那樣的端莊。 “啊,公子你可來了,我好想你————的秘籍呀!”精靈古怪的珊兒還是那樣調皮,邊說邊笑著,露出兩個可愛的小酒窩,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轉來轉去。 “想我的秘籍,那就繼續想吧。”獨孤敗天一臉輕松的道。 珊兒一下子就跑了過去,要進行“搜身計劃”。 柳如煙笑道:“珊兒不得無理。獨孤公子歡迎你來落月山莊,里面請。” 珊兒沖著獨孤敗天皺了皺可愛的小鼻子,然后又跑了回去。 獨孤敗天道:“初看之時我還以為來到了農場,越仔細觀察越覺得有一股返樸歸真的味道,的確是一個好地方。這里的一草一木都可以看出主人的修養,如煙姑娘果然是個奇女子。” “獨孤公子你太客氣了,我們都已經是朋友了,你就不用這樣恭維我了。” 珊兒道:“見色忘義的大壞蛋,怎么沒見你夸獎我一番啊。算了,把秘籍給我就行了。” 柳如煙嗔道:“珊兒……” 獨孤敗天一陣大笑,珊兒吐了一下小舌頭。 三人邊聊邊向里走,客廳中的家具舍棄了金銀的雕飾,顯得古色古香,給人一股和諧寧靜的感覺。墻壁上掛著一些名人的字畫,也盡顯古韻。 待獨孤敗天落座后柳如煙道:“獨孤公子上次為何不辭而別,一個月來都沒有消息,害的珊兒還為你擔心了好一陣子呢。” 珊兒急道:“我哪有呀,我才不會為他擔心呢,到是你……” 柳如煙瞪了她一眼,嚇得她又把話縮了回去。 “唉,害的珊兒白白為我擔心一場,真是對不起呀,罪過,罪過。”說著笑了起來,他哪里不知道,這個小丫恐怕擔心的是那本秘籍,而柳如煙到是有可能為他擔了一陣子心。只是他從一開始就不想招惹這個女人,以他現在的心態來看是:尾大甩不掉。 柳如煙聽他這樣說有些失望,但馬上又恢復了常態,道:“獨孤公子,你知道嗎,上次我幫你撒的謊言現在造成了多么大的風波,我現在感覺自己是一個大騙子,真的很自責。” 獨孤敗天笑道:“錯不在你,在我。再說,這也沒什么,到是為大陸上的人們提供了一個聊天的話題,你根本不用自責。” 聽他這樣說,柳如煙也釋然了。 隨后獨孤敗天簡要的將這一個月來的經歷說了一遍,當然主要是大山中什么樣的野獸溫馴,什么樣的殘暴,什么樣的美味可口……最后他又提到了冷雨,當然免去了那段香艷而刺激的經歷。只是說自己僥幸打傷了冷雨,現在不可能再到落天宮去弄飛花飛葉落天功的秘籍了。 珊兒一聽就急了,“嗚嗚……大壞蛋說話不算話……嗚嗚……”她名為柳如煙的小丫鬟,可是柳如煙從來都沒有把她當成下人看待,故此她說話從來不顧忌什么。 看著她又哭又鬧,柳如煙也無可奈何。 獨孤敗天道:“小孩子就是小孩子,真是沉不住氣,你看這是什么?”說著從懷中拿出一本薄冊,這是他這幾天默寫下來的驚天訣。小丫頭一看,立刻就不哭了,喜笑顏開:“公子你太好了,這是——驚——天——訣。”她一字一頓的念道。 “對,這本秘籍的名字就叫驚天訣,比那個殘缺的飛花飛葉落天功不知要強上多少倍。如果你能夠將這本秘籍融會貫通,徹底參悟透的話,這個大陸上幾乎沒有人是你的對手了。”獨孤敗天微笑著道。 珊兒激動的趕緊將這本秘籍背到了自己的身后,生怕獨孤敗天反悔再次要回去。 柳如煙道:“還不快謝謝公子。” 平時那個精靈古怪、聰明無比的小丫頭這個時候顯得有些笨拙,機械的點頭道:“謝謝公子。”她完全沉浸在了巨大的喜悅當中。 獨孤敗天將臉一板,認真的道:“珊兒,你身上懷有這本秘籍的事情除了你家小姐,千萬不能跟任何人說。如果讓別人知道,將會有無數的武林中人來爭奪它,到時它將給你引來無數的敵人。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珊兒明白,一定不會對任何人說的。也一定不負公子所望,定要將這套武功練好。” “你明白就好,只是武學當中那些最基本的穴道的位置,還有一些基本的常識你都不知道,你怎么學呢?真是個頭痛的問題呀。”獨孤敗天的眉頭皺了起來。 柳如煙道:“這到不是問題,山莊中的王婆婆和孫婆婆都是武林高手,可以讓她們指點珊兒入門。 獨孤敗天暗罵自己糊涂,柳如煙這樣一個名人怎么會沒有人保護呢,而且絕對是高手。 “這樣我就放心了。珊兒你一定要好好的將這套功法練成,將來也許需要你來解救我于危難當中呢。” “放心吧,將來我保護你。”說著她俏皮的揚了揚頭。 三人都笑了。 獨孤敗天暗道:慚愧,我將主意這么早就打在了這個小孩子身上。 他是有目的而來,他深知珊兒的資質,故此將驚天訣送給她,因為他有一種預感,他要走的道路充滿了艱辛,需要一些可靠的助力。這次不光是為了履行諾言,還是一次有目的的投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