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5)     

第三章老騙子

三人攀上半山腰處便被人截住了,是幾個相貌英俊,儀表不凡的青年。其中一人道:“三位少俠請留步,仙山暫時還未開放,請八月十五再行上山。” 張平道:“山下的客棧都已住滿了人,我們無處落腳,故此打算到山上來露宿。而山上莫過于峰頂山色最好,所以我們打算到山頂去看一看,幾位就通融一下吧。” “對不起,師命難違。我們職責在身,不能放幾位上去。” 老戚道:“你們不會說一不小心沒看到我們,是我們自己一不小心跑到上山去的。” 幾個年青人奇怪又好笑的看了看他,一人笑道:“幾位少俠實在對不起,這是我們的職責,現在不能讓任何人上去。其實峰頂并沒有什么特別的景色,和這里相差無幾,幾位如果想欣賞仙山美景的話盡可在附近欣賞。” 獨孤敗天道:“幾位兄弟實在對不起,既然你們職責在身,我們當然不會讓你們為難,就此別過,再見。” 幾位青年本來就對這個高大魁偉的青年非常注意,因為像獨孤敗天這種身高的人在天宇大陸實屬罕見。此時見他如此通情達理,頓生好感,當下又指點了一下他們山上好風景的地點。三人謝過,就此告辭。 此時天色漸黑,來山上觀賞風景的武林人越老越少,大都已下山。正在這時草叢中傳來一聲虛弱的呻吟:“水……”三人相互使了一下眼色朝草叢圍了過去。只見一個白發蒼蒼的老者躺在草叢中臉色發白,渾身不住的顫抖。獨孤敗天趕緊走過去扶起老者,內力源源不斷的輸送過去。而張平和老戚兩人也快速離去,到附近去找水源。 獨孤敗天暗暗吃驚,這個老者明顯受過嚴重的內傷,體內經脈破損不堪。然而他的體內空空蕩蕩,沒有絲毫真氣,預示著此人可能不會武功。輸進去的真氣僅僅有少許在他體內游走,大部分如泥牛入海一般消失的無影無蹤。張平和老戚將寬大的樹葉卷成碗狀在一處山泉舀了一些水取了回來。三人將這些水灌進他的口中,不一會老人慢慢將眼睜了開來,這是一雙充滿智慧的雙眼,略微帶些玩世不恭的色彩。 “孩子們,謝謝你們救了我。” 老戚道:“沒關系,我們一不小心發現了你,所以一不小心救了你。” “哦,我現在一不小心餓了,孩子可以一不小心幫我打只野兔回來嗎?”老人面帶微笑,不過看起來有些賊兮兮,再也不像剛才那一副充滿了睿智的樣子。 老戚氣的直瞪眼:“老頭你可真是蹬著鼻子就上臉,使喚人不當一回事。” 獨孤敗天道:“你怎么能這樣對老人家說話呢,快幫老人家打只野兔回來,順便一不小心再打只山雞,我一不小心也餓了。”張平道:“我一不小心也餓了。” 老戚翻著白眼站起身來道:“奶奶的,侵犯我言論權,一不小心讓你們把我的招牌話給學去了。”邊說邊朝樹林深出走去。 這時老者臉色已經緩了過來,笑呵呵道:“賊老天,你又沒收去我,呵呵……真是禍害命不長,好人遺千年啊!沒辦法,誰讓咱是一個大好人呢。” 看著這個極度自戀的老人獨孤敗天真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張平道:“喂,老頭,我好像聽說過‘禍害遺千年’。再有,不是老天不收你,是我們兄弟救了你。” 老者一瞪眼道:“去去去,年輕人口無遮攔,童言無忌,大風吹去。去,幫老人家摘水果去,留著飯后消遣。” “哎呦,老頭你這是什么態度?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你怎么能對恩人這么說話?”張平氣的直跳腳。 “咳……咳……你吼什么,難道你的長輩沒教育過你要尊老愛幼嗎?快去摘野果吧,到時候有你的好處。” 張平兩眼一亮,滿臉阿諛奉承之色:“難道……難道您是傳說中的高人,游戲紅塵,生病落難于此?” 老人挺挺胸脯,一臉正色:“小鬼果然有見識,還不快去摘野果。” “是,是是……我這就去,您老人家在這里等著。獨孤兄弟幫我好好照看老人家。”說完屁顛屁顛的跑了。 獨孤敗天看著張平遠去嘴角泛起一絲笑意:“老人家,晚輩幫您松松筋骨,讓您更加更的舒坦一些。” 老頭看著他,心里直發毛,口中道:“免了……免了,我現在舒服得很。” “老騙子,你還真以為自己是個高手,體內絲毫真氣也沒有,一身內傷,也敢妄稱高人?” “咳咳……年輕人你還嫩呀,你怎么能憑體內沒有內力就敢斷言我不會武功呢?我老人家的武功已經修煉到了化境,再難寸進,故此打破常規,自廢武功重新修煉。”老頭見獨孤敗天動容,接著道:“知道嗎,這可不是一般高手能夠做到的。這需要天大的勇氣,鋼鐵般的意志,大無畏、不怕犧牲的精神,積極樂觀的態度,堅忍不拔……” “停”聽著老頭沒完沒了的叨咕,再看看他那副自我陶醉、極度自戀的表情,獨孤敗天心里升起一股想扁老頭的沖動。 張平和老戚結伴而回,離老遠就聽見老頭在大呼小叫:“你別過來,啊……色魔,你別碰我。救命啊……殺人啦……強盜啊……色魔……”還有獨孤敗天哈哈的大笑聲,不過在張平和老戚的耳中怎么聽都是淫笑。 兩人面面相覷,“不會吧,獨孤兄弟還好這個?他怎么能對一個重傷的高手、老人如此無禮呢!” “就是,就是……獨孤兄弟怎么一不小心有了這種愛好呢,不好,他昨天一不小心拉了我的手,嘔……我吐……” “我也吐……嘔……” 二人飛快來到現場,兩人目瞪口呆,只見獨孤敗天正在追著老頭痛扁。 “兄弟住手,不要打老人家,有話慢慢說。你怎么能這樣對付一個落難高手呢,一點同情心也沒有。” “屁高手,他是一個老騙子、自戀狂。”獨孤敗天一臉正色道。 老戚也道:“我也感覺這個老頭一不小心就是個騙子。” 獨孤敗天道:“他就是個騙子,體內一絲真氣也沒有。我們好心救了他,他卻作威作福胡說八道,把你們兩人呼來喝去,隨意使喚。” 張平臉色鐵青:“真的?” “當然是真的。” “你欺騙了我的感情。”張平大喊一聲撲了上去,狂扁老頭。老戚手底下也不閑著,狂K。 “哎呦,少俠饒命。我錯了,我是個騙子,我不會武功,饒了我吧。” 二人狂扁了老頭一頓,終于出了心中的一口惡氣。經老頭自己介紹三人才知道,老頭到處招搖撞騙,一次遇上一個江湖人,被人家一掌打的口吐鮮血。傷勢時好時壞,總算將命保住了,但時時發作。他近來聽到消息,漢唐帝國武學圣地——————霧隱峰將召開戰天精元大會,一時心血來潮想要來此渾水摸魚,結果剛剛走到此處便舊病復發。幸虧幾人相助,才得以有驚無險的保住性命。 獨孤敗天一邊吃著手中的烤肉一邊問道:“老人家好吃嗎?” “好吃。”老頭吃的滿嘴流油,一臉饞相。 張平道:“你這個老頭太不象話了,這么一大把年紀了還到處招搖撞騙。幸虧遇到我們兄弟三人,要是別人早就將你超度了。” 老戚道:“就是,就是,以后一定要一不小心改邪歸正。” 老頭笑嘻嘻道:“對,對,我一定一不小心改邪歸正。” 第二天太陽還沒有出來時獨孤敗天便早早的醒了過來,他找了一處山泉洗漱了一番便開始吐納調息。驚濤千重、明王不動、驚天訣三功輪流運轉。如今他的功力介于超一流與超級之間,比之一個月前的一流身手不知高明了多少。 當第一縷陽光照射到他臉上時,獨孤敗天收功而起。望著霞光萬道的旭日他心中一片寧靜,遠處山巒起伏、云霧繚繞;近處奇花異草清香撲鼻、沁人心脾。不知名的鳥兒婉轉啼鳴,遇人不驚,淡淡的霧氣繚繞于林間緩緩流動。在這一片花香鳥語的世界里,處處顯得那樣的和諧自然。 獨孤敗天靜靜的站在那里,身靜、心靜,體內明王不動緩慢而自然的流轉起來,如涓涓細流,似淡淡清風。此時的世界在他眼中處處充滿了生機,處處是那樣的和諧。他可以清楚的感覺到樹上鳥兒的喜悅,不遠處水潭中魚兒的歡暢,樹林深處小動物的安寧…… 獨孤敗天仿佛亙古以來就存在這里,和這個世界早已融為一體,再也不分彼此。他有一種感覺:我就是那天,我就是那地,我就是那流動的云,我就是那浮動的風……天地萬物……青山綠水……一草一木盡在我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