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1)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1)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1)     

第八章霧隱峰門人

“喂,老騙子,我送你上去。”獨孤敗天笑著向他走去。 老騙子嚇得一把抱住了司徒皓月,道:“不!皓月兄弟會帶我上去的,不麻煩你了。”最終老騙子被司徒皓月背著飛上了峭壁上方,當他們上來時絕色少女又已無了蹤影。峭壁下最少有一半人無功而返,上來的群雄繼續前進。 霧隱峰頂不愧為古仙人遺址,亭臺樓閣,奇花異草,小橋流水,仙鶴飛舞……讓人疑在夢中。 負責接待群雄的霧隱峰弟子男的英俊,女的嬌艷,一個個如金童玉女一般,惹得那些青年俠士和女俠們頻頻向他們注目。 “這位少俠可是獨孤敗天?”一個俊美的霧隱峰男弟子在獨孤敗天身后叫道。獨孤敗天回頭看了看他道:“我們認識嗎?我不記得曾經見過你。” “獨孤公子當然不會認識我,事實上自我學藝以來還未曾下過霧隱鋒,但這一個月以來獨孤公子名動清風,即使在霧隱峰也常聞公子大名,故此小弟和幾位師兄想結識一下公子。” 獨孤敗天心中暗道:“想結識我?想結識我這個‘假冒偽劣’的李詩表哥吧。”不過他口上卻道:“霧隱縫乃漢唐帝國武學圣地,門人弟子無不是人中英杰。兄臺和我結交,那我可真是高攀了。” “不不,是我高攀了。小弟鄭清,以后還望獨孤兄弟多多關照。這些都是獨孤公子的朋友嗎?” “對,這些都是我的朋友。”獨孤敗天一一為他介紹,眾人又是一番客氣。 鄭清道:“獨孤兄弟,我的幾個師兄也想結識你一下。” 獨孤敗天笑道:“霧隱峰高徒想和我結交,真是讓我受寵若驚,只是此時戰天精元大會就要開始了……”說著露出為難的神色。 “呵呵……沒有關系,大會開始不會涉及到實質性內容,先請幾位前輩說幾句話,然后才討論精元石的歸屬問題。” 獨孤敗天笑道:“既然如此,恭敬不如從命。”接著他又向司徒三兄弟和老騙子三人交代了幾句便隨鄭清向不遠處的一所精舍走去。 精舍附近有不少的翠竹,顯得這里格外清靜悠遠。屋中坐著三個年輕人,年紀大約在二十五六歲之間。他們見獨孤敗天進來趕緊站了起來,熱情的道:“這是獨孤兄弟嗎?” 獨孤敗天道:“在下獨孤敗天。” “獨孤兄弟一表人材果然人中之龍,快快請坐。” 鄭清趕忙過來介紹:“這是我的大師兄張一平。”說著一指居中的那個年輕人。“這是我的五師兄劉文遠,這是我的六師兄肖亮。”說著他又指了指另外兩個年輕人。 張一平個子不算太高,中等身材,看看起來非常的英挺,一雙虎目神光湛湛,一看就是個高手。獨孤敗天暗暗吃驚,他隱隱覺得這個年輕人修為在他之上。劉文遠身材比較高大,只比獨孤敗天矮了一點點,給人一種壓迫感,身上散發著一種懾人的氣勢。肖亮看起來比較文靜,和大多數霧隱峰男弟子一樣比較俊美,像個書生。 幾個人相互客氣了一番后張一平道:“我聽幾個巡山的師妹說獨孤兄弟是李詩師妹的表哥,這是真的嗎?” 獨孤敗天心道:“來了,不過也太快,太直接了吧。”嘴上道:“不錯,李詩是我的一個遠方表妹,我們兩家又是世交,所以比親兄妹還要親。 張一平笑道:“這樣說來,我們更加親近了。”話聲一頓又道:“李詩師妹天縱之資,在眾多門人弟子中武功修為最為高深,實乃我霧隱峰百年來最杰出的弟子。而且又有獨孤兄弟這樣的表兄,以后在江湖行走必然能夠大振我霧隱峰之威。” 獨孤敗天笑道:“張兄這樣說讓小弟羞愧的快無地自容了,天下誰不知霧隱峰乃漢唐武學圣地,誰不敬仰,區區一個獨孤敗天何足掛齒。” “獨孤兄太謙虛了。” “聽張兄說我的表妹功力很高,我真的感到很奇怪。她從小嬌生慣養,吃不得半點苦,即使長大后每次到我家去也是一副嬌嬌女的模樣,就差衣來伸手,飯來張口了。她這樣還能夠修得一身高深武功,張兄一定是在我面前為她說好話。”他邊說邊邊觀察幾人的神色,劉文遠和鄭清明顯露出關注的神色,而張一平和肖亮神色沒有絲毫變化。獨孤敗天將這一切盡收眼底,心中暗暗做了計較:劉文遠和鄭清遠沒有張一平和肖亮沉穩,心志不夠堅定,可以好好“結交”。張一平如此在他意料之中,肖亮的表現卻出乎他的意料,不知道為什么,此時獨孤敗天有一種直覺,這個人不像外表那么簡單,使他有一點反感。 張一平道:“沒想到李詩師妹還有這么可愛的一面,在山上她生活特別樸素,總是勤修苦練武功,也許只有在親人面前才有那種表現吧。她的武功在同輩中確實已穩居第一,就連我們的大師兄都要差她半籌。” 獨孤敗天笑道:“張兄就不必為她說好話了。前不久她到我家那次,我還跟她比劃過幾招呢,功力雖然不弱,但也沒有你們說的那么厲害。結果我不小心傷了她,她一氣之下便不告而辭,害得我們一家為她擔心了還一陣子。” 劉文遠道:“原來如此,怪不得前些陣子李詩師妹從山下回來那幾天悶悶不樂,還說該死的‘什么天’……”說到這里他趕緊住口,不好意思的看了看獨孤敗天。鄭清道:“獨孤兄弟有所不知,李師妹自幼得師輩們喜愛。長老們不惜犧牲自身功力隔段時間就會用封功大法封住她一部分功力,這樣她修煉起來就會壓力重重。但一旦她突破長老們的封功大法,她的功力就會突飛猛進到另一個層次。我猜想那段時間李師妹一定又被長老們封閉了一部分功力,還沒有突破那個限制,所以……” 鄭清突然意識到這樣說有可能惹獨孤敗天不高興,忙改口道:“當然獨孤兄乃人中之龍,贏了李師妹也很正常。” 獨孤敗天心中暗道:原來李詩當日被封住了部分功力,加之這次突破了門中長老的封功大法,功力突飛猛進到另一個層次,難怪前后給人的感覺有天壤之別。他笑道:“原來如此,怪不得李詩表妹說我其實根本贏不了她。” 正在這時一直未開口的肖亮突然道:“獨孤兄是清風帝國人嗎?” 聽他這么問,獨孤敗天的心就是一跳,“不錯。” 肖亮又道:“獨孤兄武功修為如此高深,想必家中長輩必非無名之輩,但從未曾聽說過清風帝國哪個世家復姓獨孤啊?” “唉,此事涉及到家中的一些隱私,我不好多說。我只能說我家現在已脫離江湖,算不得武林人了。” 肖亮臉上充滿歉意,道:“獨孤兄對不起,我不是有意打探。” “呵呵……沒關系,誰沒有好奇心。”獨孤敗天又笑道:“我這個表妹心高氣傲,我常笑她,像她這么清高,對誰都看不上眼,到最后難免成為一個老姑娘獨守終身。”他看四人都微微露出關注的神色,繼續道:“現在我放心了,霧隱峰人杰地靈,竟然有幾位兄臺這許人物,我想表妹一定會有選擇的。”說完“滿含深意”看了四人幾眼。 張一平笑道:“獨孤公子說笑了,李師妹怎么會看上我們呢。” 劉文遠道:“最起碼大師兄就比我們強。”獨孤敗天注意到在說劉文遠說到他們的大師兄時肖亮眼中精光一閃。 鄭清道:“不怕獨孤兄弟笑話,山上許多師兄都對李師妹頗有……頗有好感。”說完臉一下子紅了。 獨孤敗天哈哈一笑,道:“今日和幾位兄臺相見之后,深感相見恨晚。我發自內心的感覺有一種親切感,感覺和幾位特別投緣,我有什么說什么,幾位對李詩表妹印象應該不錯。”說著他瞧了瞧幾人,心道:“媽的,豈止印象不錯,好的都要快上天了。”他接著又道:“我是他表哥,雖然她有時難免和我耍些小性子,但我說的話她還是參考的。我非常希望表妹能夠有一個好的歸宿,希望幾位兄臺莫要使我失望。”獨孤敗天如此露骨的表示,屋中幾人哪能不明白,心里雖然非常高興,卻不顯現出來,只是面上不住的恭維獨孤敗天。 獨孤敗天心道:“媽的,反正是空頭支票,你們高興吧。嘿嘿……‘李詩表妹’對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