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死不滅》 最新章節: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五章結局(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四章生死平衡(12-15)      第十卷百圣大戰二十三章大戰(12-15)     

不死不滅12 又見萱萱

回到客棧后司徒泯月忍不住嘆氣道:“怪不得父親不讓我們出師,今天見識到嘯天劍法和蒙面女子那出神入化的武功后,我有一股心寒的感覺。同樣是年輕人他們的武功比我高的太多了。” 獨孤敗天安慰道:“不要氣餒,有些人開始習武時進步神速,待到后來便停滯不前,再難寸進。而另外一些人習武初期進展緩慢,直到中年之后才突飛猛進,從而名動天下,這就是大器晚成。呵呵……也許你就是屬于后者。” 司徒傲月道:“照老騙子的說法真正的高手是不會來爭奪精元石的,即使來也是一小部分人,照此看來天下奇人異士何其多啊!”他忍不住一陣感嘆。 聽他如此說,獨孤敗天一下子想到了萱萱,如果讓他們知道有一個十七八歲的小姑娘一身功力傲視天下,已達到了帝級境界,豈不要驚的掉下下巴來。就在此時此刻他忽然有一種直覺,萱萱就在附近。自從那次在地下宮殿他的神識修為達到帝級境界以后,他便有了一種靈覺,一種玄而又玄的直覺,就像現在這樣,他有一種感應:萱萱來了。 獨孤敗天站起身來對屋中幾人投去充滿歉意的目光,道:“你們先到另一個房間,我感覺有一個朋友要來,我想和她單獨談談。” 幾人一愣,老騙子小聲嘟囔道:“背人沒好事。”獨孤敗天對幾人抱以歉意。 幾人出去后他心里開始忐忑不安,他清清楚楚的記得上次臨別之際,他把萱萱氣的差點抓狂,這次見面真不知該如何應付這個讓人頭痛的小魔女。燭影一閃,屋中便多了一個人,一個體態曼妙的少女悠閑的坐在一把椅子上,手中把玩著一塊玉石。獨孤敗天大驚:“板兒磚,不……精元石。” “咦,你認得這方玉石?”如玉般的容顏泛著淡淡的笑意,一雙靈動的大眼睛正在看著他。“小白,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瞞著我” 獨孤敗天知道眼前的佳人肯定是戴著仿制面具的小魔女,因為那雙美麗無雙的眼睛和那句“小白”已證實了佳人的身份。 獨孤敗天心道:“豈止認識,那是是從小到大伴我在長風鎮‘縱橫馳騁’的極品武器——————板兒磚,焉有不認識之理。唉,一不小心說漏嘴了。”他趕忙道:“萱萱,見到你好高興,你可知道這些日子以來我為你茶不思,飯不香……” “那你就趕緊補一下吧。”桌上的一個蘋果飄了起來,準確無誤的堵上了他的嘴。 “小白,你怎么知道這方玉石就是精元石?”萱萱一臉笑嘻嘻的看著他。 “是呀,我們怎么知道它是精元石呢,但是萱萱看上的東西一定是好東東,所以我就順口而出它是精元石。” “獨孤敗天看著我。” “干嗎要看著你,就是看也看不到你的真面孔,我對人造美女不感興趣。” “你看不看?”小魔女帶著些許威脅之意。 “想不到我獨孤敗天的魅力如此之大,竟然讓功力達到帝級境界的天之驕女求我看她。”獨孤敗天夸張的作出一臉自戀之色。 萱萱不搭理他的胡言亂語,一雙靈動的大眼睛神光閃動。獨孤敗天開始還是欣賞的眼光,到后來他不由看的癡了,他完全沉醉了,不能自拔的緊盯著那雙漸漸變的如迷霧般的眸子,他徹底敞開了心靈,身體一動不能動。 正在這時,萱萱笑道:“呵呵……真好笑,小時侯那么壞,整天欺負小伙伴。咦,七歲的一天晚上尿了床……呵呵……笑死我了……呵呵……” 獨孤敗天驀然驚醒,但過去發生的事情如過電般在腦中閃現,怎么也無法阻止回憶,聽中萱萱如數家珍的說出他小時侯的那些臭事,他簡直羞愧的無地自容,有一股想撞墻的沖動。“小魔女你在做什么?你對我動了什么手腳?” “沒什么,在你身上試驗一下‘他心通’的皮毛——————讀心大法。想不到你小時候那么有趣,那么壞,呵呵……比我小時侯還要厲害。咦,十一歲的時候偷偷親了一個叫司徒明月的小女孩,你這個色狼,那么小就懂得欺負女孩子,壞死了。”邊說邊在獨孤敗天身上擰了幾下。獨孤敗天簡直欲哭無淚,再這樣下去他對萱萱就沒有什么秘密可言了。他突然想起舍身成魔的事情,激凌凌打了個寒顫,如果讓這個小魔女知道的話非殺了他替天行道不可。 獨孤敗天大叫道:“萱萱,你不能這樣,你忘了嗎?我們是好兄妹,你怎么能夠偷看哥哥的隱私呢?” “啐,誰是你妹妹,你還敢提以前的事?上次分別時竟敢那樣占我便宜,哼。”萱萱粉頸通紅,伸出纖纖玉手揪住了獨孤敗天的耳朵。“你這個大色狼,大壞蛋,叫你壞……我揪……我揪……” 獨孤敗天疼的眼淚好懸沒掉下來,口中叫道:“快放手,再不放手……我就……” “你就怎樣?” “我就……我就什么也不說了……” 萱萱終于出完了氣,繼續讀心大法。 正在這時獨孤敗天內心最深處一個聲音道:“小丫頭有點意思,不過有些東西你是不能夠知道的,讓你看看獨孤敗天對你的‘思念’吧。” 萱萱看著獨孤敗天的那些陳年舊事嬌笑不已:“呵呵……十三歲時不小心把你爺爺的胡子燒光了。十四歲時捉了只大野豬放到了司徒世家的院子里,弄的司徒世家上下雞飛狗跳。哦,原來是那個叫司徒明月的小姑娘被他爹爹訓了,在幫她出氣。哼……那么小就懂得討女孩子歡心,夠壞。”說著又擰了獨孤敗天幾下,痛的他直呲牙咧嘴。 突然獨孤敗天的記憶被“屏蔽”了,而另外一些畫面躍入了萱萱的腦海。獨孤敗天對天發誓:“萱萱,我早晚要打你一頓屁股……早晚有一天我要將你娶進家門,讓你給我做小老婆……讓你變成一個低眉順耳、惟命是從、乖乖聽話的小媳婦……” 獨孤敗天突然發現自己不再回憶往昔的那些臭事了,滿腦子都是平日對萱萱的那些幻想。 萱萱越看越羞憤,粉頸通紅。而后來獨孤敗天的腦中突然傳來一組組關于她和他的不堪入目的畫面,羞得她立刻停止了讀心大法。“獨孤敗天你死定了,竟然這么壞,敢打我的壞主意。我打……我打……”拳腳不停的往獨孤敗天身上招呼。 獨孤敗天叫道:“哎呦……疼死我了……哎呦……那也不能全怪我啊……誰叫你那么可愛……又那么厲害……” “砰” 他撞翻了一張桌子,正在這時房門也被撞開了,老騙子、司徒三兄弟等人一下子闖了進來。老戚道:“哇,老大你這么菜,一不小心被你的女人打翻在地。” 萱萱一聽此言更有氣,伸手一招,老戚的身子便飛了過去,她抬起腳來對著他的屁股就是一腳。老戚慘叫著:“啊……”便從窗戶飛了出去。 萱萱正要繼續發威,突然發現了老騙子,老騙子也看清了她,兩人臉上同時變色。萱萱道:“老頭是你,你怎么在這里,你……你可千萬不要去瞎說,我……我什么也沒干。”萱萱有些慌亂,一把撈起桌上的精元石,道:“這塊破石頭我馬上送上霧隱峰,你可不要去亂說。”說完便從屋中消失了。 老戚從外邊爬進來,剛剛站起身子,萱萱又突然跑了回來,一腳踹在了他的屁股上,他慘叫著:“啊……又來了。”便又從窗口飛了出去。 萱萱直奔老騙子,一手揪住他的衣領,另一只手揪住他的胡子,道:“老頭,我再警告你一次,你敢亂說話,我和你沒完。”說完如一陣風般消失了。 老騙子臉上陰晴不定,好半天才恢復常態。屋中其他幾人除了震驚萱萱那身高深莫測的武功外更多的是好奇。 好半天老戚才從院子里爬起來走進屋子,難得的這次他沒說一不小心,道:“老大,那個女人是誰?這么兇,這么厲害。” “她是我的……去,哪涼快哪呆著去。”